中国经济过热之内幕 (多图)
 
德国中国经济研究会
 
2004年6月24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



中共官场流行“后路工程”,正最后瓜分中共建政后五十多年积累的国有资产。(AFP/Getty Images)

若将中国政府的真实负债、中国国有银行的真实烂账、国有银行的存款结构等公布出来,虽然中共官员腰缠万贯,中共可能已是全球最穷的组织。据统计,近五年来,中共一万个贪官已携 4,500 亿美元出逃。中共官场流行“后路工程”,正最后瓜分中共建政后五十多年积累的国有资产。

自2003年温家宝访美以来,今年 1 月底又有胡锦涛访法国, 4 月份又派吴仪访美, 5 月份温家宝再度出访欧共体五国,时值中国出现了所谓的“经济过热”。

很多爱国华侨渴望重振中华心切,因而不自觉的产生一个错误的想法,西方欧美各国,还有亚洲各国,更是错误地认为中国政府不再是江氏旧政了,而是胡温新政了。各国为了各自的利益与胡温新政拥抱,争相到中国投资,与中国发展多边关系。

其实胡温新政是换汤不换药,在重组胡温新班子时,有 80% 的政府各重要职位都安插了江的亲信。在九名政治局常委和二十四名政治局委员中,上海帮及江的亲信占绝对多数,这就决定了这个政府的性质没有变。当然,胡温吴仪这三个人在共产党内与江泽民罗干周永康等有些区别。

“经济过热”的由来

过去的十八个月中,胡温要振兴东北,而上海帮要建设江南,两帮均重权在握,争相用国有银行贷款大搞很多专案基本建设投资。2003年中国公布的国民生产总值为 116,000 亿人民币(带 15~20% 水分) 但中国发改委( 原国家计委)公布的中国 2003 年总投资达 16 万亿人民币,相当于过去三年投资总额,这已经是可怕的了。

国家投资带动了地方诸侯投资,江氏政权在过去的十年中造就了数批本事很大的年轻的共产党接班人,他们分布在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各级党委、银行、集团公司、税务部门、司法机关、国家舆论工具等要害部门,身居要职,精通中央各项政策,对付中央有万般应变之能力,诸侯的力量比党中央大万倍。他们为了自身的权利,可以相互勾结,抱成一团, 加速瓜分国库,与国有银行等,并安排他们的后路,因为他们对中共政权之结局看得最清楚。

随著国家投资高潮到来,诸侯们也掀起了大热潮, 一个接一个的项目,到底投了多少,无人知道,国家也没有公布。 5 亿人民币以下的项目不必报省审批,中央更不知道。中国有多少常州这样的地区及城市,常州市可批 5 亿人民币以下的专案,那么南京市就可批 50 亿以下的专案,上海市就可批 500 亿以下的专案,全国有四个中央直辖市事, 有二十七个省级市, 有两百多个地区级市,四百多个县级市,两千多个县级行政单位。到底诸侯们投入市场多少资金,中央不得而知,即使知道了些详情,也不敢公布,怕震动太大。

据观察,自 2003 年第四季度开始至今年一季度一连出现了三个全国性的物价暴涨的高峰, 从历年来的物价低落变成了暴涨,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中国市场虽大,货币流通量属中央银行管制,必须有一定的节制,按中国目前的经济金融实力,如果控制在 12 万亿人民币左右不会出现通膨。但果这一段时间中央银行完全失控,特别是今年一度市场上货币流通量最高峰达到 60 万亿人民币左右,这说明除国家投资以外,各方诸侯及其他单位又投入了 30 万亿人民币左右。

中国金融基础之真实面貌

如果中国的经济金融基础确实像国内外报导得那么好。应该完全可经受得住这一阵过热,也许是好事。但事实并非如此,江氏执政十三年,全国大小城市确实建设得不错,海外更被蒙住了,认为中共建设的“了不起”,却不知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吸引外资的“橱窗”,掩盖了中国的金融危机。

我们把从 1995 年开始搜集到的,尚不够完整的中国的经济金融情况做了去伪存真,去粗存精的处理拿出来公诸于世。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

江泽民政权十三年后留给胡温─上海帮政权的遗产:除了全国城市建设得比较漂亮以外,其余是一堆破烂的债务。中国搞经济的最大的问题是浪费:凭政治热情加蛮干搞经济建设,不尊重科学和科技人才。这方面已有许多经济学家予以了论证。从 1958 年的“大炼钢铁”到今天的“经济过热”,无不如此,所以注定是失败的。浪费占第一位,贪污只是民愤大,但只占第二位。

江泽民执政十三年,是从 1990 年到 2002 年,任中国金融领导小组组长,他是抓实权的,他有六个领导小组组长的头衔,国家大的实权全都抓在他手里。在他执政期间,把很多国家和企业的坏账、呆账,压到四大国有银行。

1989 年赵紫阳下台后,移交给江泽民、李鹏、朱镕基四大银行的存底足有超过 13 万亿人民币。那时的钱是货真价实的,那真是属于中共所有。但在这十三年的改革开放中,巨大的浪费、各种亏损、贪污等等,亏空了存款,还负债累累。

实际上,中共是世界上最穷的组织,但中共官员们都腰包鼓鼓。

中共搞经济为什么说浪费是最大的问题呢?举个例子说:2001 年 11 月,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中国的中央银行)戴相龙在北京对外宣布,中国四大银行贷款总额为 68,000 亿人民币,损失 7% 收不回去了,有呆账 20% 左右。2002 年 5 月 8 日,在上海召开的全国金融领导小组会议还披露出来:朱镕基在内部就没有必要再讲假话了。朱说:全国贷款损失 68,000 千亿人民币,等于全国人民的存款大部分没有了……

章家敦(Gorden G. Chang)著的书《中国即将崩溃》中译本八十四页,(当时约有十一万家国企)1999 年中共只能保一千家国企,95 年到 2001 年倒闭的大中小国企非常多。那 68,000 亿人民币仅仅是借银行贷款收不回去的损失,实际上工厂企业垮台后,其他损失也是非常惨重的。

大体上讲,十三年中,浪费、贷款损失、国有资产流失、大吃大喝、外贸亏损、政治开支等(中共历次政治运动开支不大,唯四年来打击法轮功运动据报花了 4 万亿人民币),共开支了 31 万亿人民币左右,贪污腐败开支了 80,000 亿人民币左右,这些都压在四大银行身上,所以四大银行扣除损失掉的 13 万亿自流资金外,又添了 26 万亿人民币的赤字挂在各银行的墙上。

这仅是体现在四大银行的赤字,还有挂在从地方到中央的各级政府身上的债务,如:

5,000 亿美元外债,相当于 40,000 亿人民币
60,000 亿左右国库卷
80,000 亿欠工人的工资、社会劳保金等等
60,000 亿以上的地方政府债务
……

政府负债至少在 240,000 亿人民币以上,那么中国内外债务达 500,000 亿人民币以上,(折 50,000 亿欧元),若依中国官方人口资料计算,十三亿人平均每人要负担 38,461 人民币国债。如把这笔人民币折成美元为 4,668 美元,折成欧元为 3,846 欧元。有些人认为这与欧美的国家的国债差不多少,这种看法是外行的错误的看法。国际兑换率是如此,但实际应用价值,中国的 38,461 人民币( 按十三年平均价值计算)比美国的 4,668 美元也差不多少。

中国人得吃多少年苦才能还上这笔国债。而这么大的国债中共政权还在极力掩盖,不让中国人和各国知道。这几年有不同程度的披露传到中国去。由于中共的舆论封锁有很多掌握大量真实资料的一些经济学者不敢说实话,怕遭到报复。

当然现在中国四大银行仍有 220,000 亿人民币以上的资金,但性质完全变了,不再是共产党的钱了,大约有一半是全国人民超过十年以上的的储蓄存款,另一半是全国工厂企业各单位开户的款。

脆弱的经济和失民心的政权

中国城市人口有四亿七千万左右,起码有 50% 的老人和小孩处于不工作年龄,失业者超过八千万人,按人口计算,失业率为 17%,若按适龄劳工人数计算,失业率为 34%。

中国农业人口约十亿人左右,没有土地及工作的约占 30%。中国十七个省约五亿五千万人口处在高危险区, 深受三十多种苛捐杂税的压榨,随时可爆发农民与地方政府的冲突。

中国贫富悬殊占世界之最:富的有几十亿、几百亿、几千亿人民币,穷的“上无片瓦,下无扎针之地”。中国大约有两万多个亿万富翁,五万几千个千万富翁,90% 以上的人口处于贫困水平,贫富过于悬殊是社会动荡,治安不良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国大约有六千万共产党员,大约有六百万党员干部,掌握著从最低乡村级权利到国务院总理,国家主席的最高权力,如果照中国现行法律实施,超过 10,000 元人民币就够起诉资格的话,那么 95% 以上都是贪官,很多是制度和社会潮流造成的贪官,属于小贪,但有一百几十万是大贪,全额在一百万人民币以上,有几万人是巨贪,金额从几千万到几百亿人民币。

一万个贪官携 4,500 亿美元出逃

最近五年来,有超过一万个贪官携带 4,500 亿美元逃往国外。

江泽民打著稳定压倒一切,用中国辉煌的经济建设成绩为借口,对中国的气功热进行压制,打击。对 98 年、99 年中共高层极具争议的法轮功练功活动,江泽民利用了个人的权势压制了多数派,用欺骗和强权,仿毛用了“炮打司令部”的办法,发动了全国性对法轮功疯狂镇压,到目前为止,不到五年时间,用酷刑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人士,包括他们的亲属已超过一万五千人,决非法轮功网站上所说的九百七十多人。三年内中国法轮功到底死伤多少,自会有确切的资料报导出来。

继 99 年迫害法轮功之后,接著江泽民又下令镇压了中功。中功当时号称三千万人,抓了他们六百个领头的,投入监狱,很快这帮人就无声无息了。并下令禁止十五种功,不得在公共场合练习。

对待具有中国特色基督教家庭教会,据称有五千万以上的成员,虽然没有象对法轮功那样在舆论上围剿,实际上也实行了镇压,并对有些积极的传道士与法轮功一样论处。不仅对宗教信仰迫害,也对拆迁户伸冤告状的平民,民主人士等。

高层频繁出访为稳定外资

在实际上已经破产的经济金融基础和人心不稳定的社会基础上,无理智的大规模投资扩建,照例说极其危险。但今日之胡温─上海帮江泽民政权还有一些外来资金,包括大量台湾资金输入,这个中共政权得以维持的关键因素之一。

全世界有二十多个国家在中国投资,有一千家以上的全世界最大的跨国企业在中国投资,据中国商务部透露,在中国投资的厂商超过四十七万家,截止2003年4月底,中国共拿到了5,200多亿美元的投资,另外从很多世界银行拿到了5,000亿美元以上的贷款。中国出现的经济过热已影响到那些在中国投资的大集团的利益,引起了胡温们的重视,中共高层最近频繁出访,到美国、欧共体、日本等。一来是安抚,让国际相信中国经济“过热”会调整好,二来劝这些国家扩大对中国的投资及借贷。

整顿过热必然带来过冷

中共高层深了经济过热的复杂性,攸关共产党的政权。胡温想要严厉整肃金融界及企业界把过热降温达到正常,但是,但整不动。上海帮掌握的江南,凡上海帮批准的专案,照上不误,那在东北胡温们批准的要上的专案,也不会下马。

那么势必紧缩贷款的对? style="color:black;background-color:#ffff66">??是?B>??国几百万中小私人工厂企业公司等。他们中只要是使用了银行的贷款,就将是“关、停、并、转”的物件。所以整顿的必然结果胡温上海帮批准的大专案照样热的发烧,而广大中小企业没了贷款的支援,必将成为宏调的牺牲品,冻得发抖。

台商的处境堪忧

对于欧美大厂家、大公司,中国方面会照顾他们的利益,在用电源材料供给价格方面等会给与优惠待遇。但对台商就不一样了,90 年时,中国急于打开改革开放的局面,由于六四的影响,西方投资者举棋不定,所以对台商特别优待。十几年下来,台商在国内投资的估计超过三十万家,现在中国对台商就不那么好了,原因有三:

第一,政治上没有靠山,很容易受欺负,特别是政治上倾向于陈水扁政权的就一定遭到排挤。

第二,与中国产品在出口上产生竞争。

第三,对中国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

随著电力紧缺等问题的出现,以上三种台商必然遭到排挤,预计今年九月份开始,有不少台商撤回台湾。这是聪明的,钱还赔得少一点,有些台商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明年再撤,甚至不撤,可能血本无归。

对中国经济金融真相普遍的误解

像欧共体多国、美国、日本等那些大企业、大集团、很多世界银行,他们雇用那些经济研究机构中的大多数专家,从电脑中摘录资料给他们的老板,关于中国经济金融报告都说中国经济情况甚好,适合于投资。这些资料都是抄来抄去的,受到中国政府发布的虚假经济资料影响。这也难怪他们,因为这是中共政权为什么能维持这么长的时间统治的诀窍:舆论的控制与美化宣传。

在中国投资时间稍长的大厂商,借款给中国的东家们,过去几年大部分赚钱,今年也还能赚点钱,但明年可能会遭遇很大的困难。

中国的胡温、上海帮们正拚命的挣扎,胡温今年一连两次来欧洲访问,认准欧共体是他们最重要的战略伙伴。要与欧共体全面发展经济、军事、政治、文化等交流。一方面想拉拢欧共体各国到中国继续扩大投资、扩大贷款、增强其实力,另一方面想与欧共体联合以对抗美国,把台湾压下去。

法国总统希拉克为了? style="color:black;background-color:#ffff66">??得?B>??国的钜额订单,并从德国、日本手里抢得承包高速磁悬铁路线一百亿美元的大单子,被中共利用,放弃原则换取经济利益。在1月24日至28日期间,迎合了中共的要求在巴黎光天化日之下抓捕扣押来自世界各国参加中法文化交流的法轮功一百多人,遭到法国议员和法国人的指责,受到欧盟的批评。

最近,希拉克在政治上遭遇到空前的困境。胡锦涛刚走一个星期,希拉克的得力助手,前总理阿兰朱佩,因腐败被判刑十八个月,监外执行。接著希拉克另一得力助手,前国防部长莱奥塔尔,也因腐败被判刑十个月,监外执行。

祸不单行,今年3月4日法国举行中期选举,希拉克的政党“保卫共和国联盟”在法国六大选区中吃零蛋,议员与人民要求现总理辞职未成。但不久此总理的交通部长,又出了问题,因车中带了十七岁的罗马尼亚小妓女被巴黎警察逮到而暴露了身分,被迫辞职。5月份最后一个星期,巴黎戴高乐机场主通道塌到,还砸死了两个中国人,这些倒楣的事会一直缠著希拉克。

随著在中国投资的风险不断的增加,投资者也慢慢清醒过来,意识到去中国扩大投资是死路一条。他们将很快转向比较稳定安全的国家和地区去投资,如转向印度、巴基斯坦、越南、新进欧盟的十国、俄罗斯等。

这些国家在吸引外资上条件十分优惠,在激烈的国际竞争环境中,为了解决该国国内就业、国家亏损等问题,各发达国家也被迫对外资开出更优惠的条件,以能获得更多的外来投资。如美国2003年就获得了866亿美元的外来投资(联合国统计资料),当然欧共体二十五国会紧跟美国。

由于中共政权的胡作非为,中共的政经真相将在逐渐的对外曝光之后使其在不久的将来迅速丧失外国的金融支援,以及大批的外来投资。他们长期以来所制造的大笔政经烂帐也必将导致其在世界上越来越被各国所排斥,最后也必将如章家敦先生所言:中共政权必将于五年之内垮台,这样的结局已是无可避免,端看国际社会能否针其垮台的冲击做好因应准备,以便挺过这巨大的危机了。

现在中国四大银行仍有 220,000 亿人民币以上的资金,但不再是共产党的钱了,大约有一半是全国人民超过十年以上的储蓄存款,另一半是全国工厂企业各单位开户的款。

 
分享:
 
人气:17,78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