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马加爵死去的不是子弹!新华网今天透露真机(多图)
 
诸葛青
 
2004-6-18
 

马加爵接受记者采访

【人民报消息】6月17日,马加爵被执行了死刑。

新华网转载了华东新闻6月18日李泓冰写的评论《马加爵之死大快人心吗?》,文章说:马加爵昨天被执行枪决。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死亡结局。有网站在讨论:马加爵之死是否大快人心?这个话题着实让人心绪复杂。不眨眼的杀了四个同学,恶贯满盈,被判死刑理所应当、依法必然,这个结局应该大快人心。

文章写道:但是───云南大学学生寝室里,一下子空了五张床,它们年轻的主人全都命赴黄泉,这能大快人心吗?五个贫困家庭节衣缩食供出来的希望,一下子就肥皂泡般破灭了,遗下的,是更加绝望的苦日子,这还能大快人心吗?读一下这封马加爵从前的家书:“爸妈,在校门前的天桥上,偷偷落泪望着你们离去……亲情总是很感人,让人心酸。你们千万要保重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报答你们?”写这封信的大学生被枪决了,大快人心吗?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冷静的杀手,三天用锤子砸死四个同窗唐学李、邵瑞杰、杨开红、龚博?令人跌破眼镜的是,马加爵捶死的不是平时恶语相对的同学,而是好朋友。理由简单到令人目瞪口呆:不能容忍好朋友也象别人一样嘲笑我!


谁之过?!
那几个好友的挖苦讽刺彻底打碎了马加爵的虚荣心,他说自己「太失败了」,于是他想到死,想到杀人……。

事发后,有些人一厢情愿的认为农村孩子马加爵是因为贫困被人讥笑而动杀机,他自己断然否认,马加爵临刑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没有理想是最大的失败」。他还说,如果当时在他心情恶劣的时候有人听他说说话、倾诉倾诉,后来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了。但他当时并没有找任何人去舒解自己的满怀恨意。他说,「我找不到人去说话。」

当然他还是找得到人去说话的,要看谈什么话题,谈麻将、股票、色情、赚钱等等到处都可以找到谈话的对象,想找个火上浇油的绝非难事,但要想找到能够正确引导他思考、化解他心中恨意的人却不容易。记得文革前大学里都有专门做思想工作的辅导员,现在就不行了,连曾庆红当校长的党校都在卖文凭赚钱,看黄片上瘾,谁辅导谁啊?

争鸣动向杂志透露了几则曾大校长管辖下的丑闻:

各省党校纷纷搞经济效益,招收私企老板进党校学习,速成班一个月收费一万元,一学期收三万元─高级班收费达五万元。据悉报名颇为踊跃。钱权交易,各取所需。

据中纪委通报:广东、福建、海南等省党校,举办厅级干部三个代表思想学习班,业余时间集体欣赏由公安、海关查获的日本超级色情片。有的领导干部竟称:干部也是人,看(色情片)犯哪条法?据悉,济南、合肥、南京、南昌等地有些党校均长年放映色情片。中央书记处下达命令:各级党校以各种籍口放映境外、外国色情影片,经查证属实,该党校校长予以撤职;组织放映、提供影片、录像者,开除党籍、公职。

要让这样素质的党的领导干部给马加爵上党课,他们会讲出什么内容来呢?

动向杂志2003年11月刊透露,大陆色情业年消费超过五千亿元,仅次于食品餐饮业、服装业,居第三位。有二千多万人从事有关色情业的服务,其中用于色情业的消费,有三千亿元属于「公费」。

嫖娼还得老百姓给买单,中共的“三个代表”就是强行代表人民的财产支配权!

一位笔名「枉评天下」的新华网友就《马加爵被执行死刑内幕:最后时刻瘫软在地 发表评论》:


祸国殃民的卖国贼江泽民
马案给社会敲响了警钟!我们在进行经济建设的时候,对思想道德建设做得不够,出现了“一头沉”现象。从而在一代青年身上发生了“信仰危机”,转而“金钱至上”占据了人们的心灵,社会上的腐败现象又从另一方面助长了这种思潮的蔓延,比如无“人”,无“权”,无“钱”,就业就是个问题。这种思潮无疑已侵蚀到时代骄子大学生当中,集中体现在他们对前途的担心和情绪的浮躁上,这也许就是马加爵犯罪的症结所在!推而言之,“信仰危机”是多数犯罪现象、丑恶现象以及腐败现象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一位网友说:让我们默哀,为马加爵,为我们自己,为我们的社会!

这两位网友说到了点子上!

道德危机、信仰危机是出现马加爵案件的根本原因。看看深圳每天600起刑事案件,看看广州那些骇人听闻的杀人案,就知道马加爵案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是整个中国的问题,是整个民族的问题,是炎黄子孙未来前途的问题。难道不是吗?

新华网友的评论让人惊醒──让马加爵死去的不是子弹,让那四位大学生惨死的不是铁锤,而是中共,是卖国贼江泽民领导下的烂到不可收拾的中共!

这就是马加爵刑事案件给我们的启示!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