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有啟發 !音樂使人健康的活生生例證(圖)
 
陳致平
 
2004-5-20
 
【人民報消息】

摘要

中國音樂的五聲來源於五度相生,古人認為五音是正音,因為它與五行的金、木,水,火,土相對應。人有五宮,五臟,五指,這與五音組成的五聲音階,也是非常和諧的。

什麼是「樂」?天有日月星辰,地有山川河海,歲有萬物成熟。凡自然界中事物的一切差異與和諧,皆可稱做「樂」。而「音」又是從哪裏來的呢?在音之前必有聲,一切物體,如山間潺潺流水,產生聲,聲與聲相感應,產生了有規律的變化時,就會出音。音與音的和諧相配,發出樂耳的聲音既音樂。古人認為音樂可以動蕩血脈,通暢精神和正心。由於每個人自身的身體結構不同,心肝五臟的氣質氣機上的差異,就造成了對音樂的感受上的不同。

從對陰陽五行的認識中,古人研究出了一套非常完善的體系,即:


五行--金 木 水 火 土
五臟--肺 肝 腎 心 脾
五音--商 角 羽 徵 宮
五竅--鼻 目 耳 舌 口

它們之間既相生,相克,又相互制約,有著非常微妙的內在的聯繫。

如:


聽宮聲,使人品溫和,寬容且廣大;
聽商聲,使人品端莊,正直且好義;
聽角聲,使人有惻隱之心,且能慈悲愛人;
聽徵聲,使人樂於行善,並且愛好施捨;
聽羽聲,使人講究整潔規矩,且愛好禮節。

宮調式樂曲:風格悠揚沉靜,淳厚莊重,有如「土」般寬厚結實,可入脾。

商調式樂曲:風格高亢悲壯,鏗鏘雄偉,具有「金」之特性,可入肺。

角調式樂曲:有大地回春,萬物萌生,生機盎然的旋律,曲調親切爽朗,有「木」之特性,可入肝。

徵調式樂曲:熱烈歡快,活潑輕鬆,構成層次分明,性情歡暢的氣氛,具有「火」之特性,可入心。

羽調式樂曲:風格清純,淒切哀怨,蒼涼柔潤,如天垂晶幕,行雲流水,具有「水」之特性,可入腎。


我在美國西雅圖行醫十多年了,與許多同行一樣,治病時間長了,人也變得機械了,治病通常按照一個固定的程序走。一次,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我的診所來了一個患慢性哮喘,急性發作的病人,因為當時忙不過來,就讓她先等一下,當時房間裡正放著一首樂曲。不一會兒,當我回到診室時發現她已經安然的入睡了。與剛才喘得透不過氣來的情形相隔不過短短的十幾分鐘,她睡的居然如打了鎮靜劑一般。我驚訝極了,同時注意到房間裡的音樂還在放著,醫生的直覺告訴我她的症狀可能是因為音樂而舒緩的。

此後,我又有意識的試驗了幾次,並且讓病人回家去用音樂配合治療,收到了不少預期的效果。關於音樂可以治療疾病,音樂與人的健康的關係在當今正統的醫學領域和研究中,還沒有被專家們真正的廣泛重視和應該過。我們不得不承認現代醫學對人體、生命的奧秘,了解和知道的還很有限和膚淺。

(一) 音樂的語言

芸芸眾生,大千世界,因為風土、地域、文化上的差異,人們會因為語言的不同而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但卻能夠從對方的歌聲中,演奏的曲子裡懂得其想表達的情感及喜怒哀樂,這就是音樂的神奇。

當一個生命來到人世間之前,還在母親的肚子裡時,他已經能聽到母親的心跳、腸胃的蠕動、肺的呼吸聲,和母親的說話聲,受母親情緒的感染。根據自己的感覺,從聽到外界的聲音中,表達自己的情緒。

在談音樂與健康關係之前,讓我們先看看中醫與西醫在治療上的差別:

西醫的治療特點是根據病人的體溫、血象,各種檢查化驗得出來的結果,與正常的指數相對比,然後得出結論,或施藥或手術。我們都知道「是藥三分毒」,有時一種藥的副作用很大,為了減輕藥的副作用對人體的傷害,經常需要再加另外的藥,最後的結果是病人的藥越服越多,由於藥物反應而引起很多其它的病狀,如果停了藥有時會帶來更嚴重的後果。

還有一種情況是,對於那些說自己身體不舒服,而經過檢查各項指標結果卻正常或找不出問題的患者,西醫只有把這一類歸於臆想症,認為患者精神出了錯,毛病是自己想出來的,送到心理醫生那兒去。直到有一天在檢查結果中發現指標不正常了,才會趕緊施行治療。

西方醫學把疾病的診斷轉移到診斷儀器上去,表面上是增加了診斷結果的客觀性,而實際上是越來越忽視表現在身體上的疾病與內在的精神層面的不可分割性和互相之間的影響,而且這種作法也越來越忽略人與人之間千差萬別的個體差異,趨向於把人當作大批量生產的、毫無差別的工業產品來處理和對待。分割人的精神與肉體 (或者心理現象與病理現象)之間的聯繫,把他們當作不相關的兩個範疇來對待,這個錯誤非常類似於牛頓物理對於時空概念的陳舊認識:牛頓物理把時間和空間當作毫無關係的、獨立的基本物理變量來處理,而實際上愛因斯坦發現它們是緊密相關、不可分割的一個整體的兩個方面。形象的打個比方,西方醫學對於人的精神與肉體(或者說心理與病理)的相互關係的認識,至今還在牛頓物理學的水平,而中醫在這方面的認識,卻在千多年前就達到愛因斯坦相對論的水平了。

雖然近幾十年來,醫學界也對精神對健康的作用有所認識,但在目前還不能把這些認識全面、系統的運用到診斷和治療的實踐中去。從儀器到藥方,從藥方到治療器械或者副作用極強的西藥,病人受醫生的擺布,醫生被儀器所左右。這就是現代醫學普遍存在的狀況。

而中醫是以主觀的感受,客觀症狀的反應,用辯證施治的方法去治療的。中醫說的證候的「證」字,既不是症狀,也不是病名,按照古漢語字義及構詞法,證字繁體是 「證」,《說文》段註雲:證者諫也。侯亦作「候」,「伺望也」,意思是醫生經過全面仔細的觀察和思考之後,根據疾病的共性、特徵,與每個患者不同的病機特點和個體差異,總結出來的規律,來說明病情症狀的一種術語。

古人雲:「病無定症,醫無定法」,因人、因病、因時、因地的不同,而採取不同的醫治手法。從這個角度說,傳統的中醫在辯證施治上比西醫要先進許多。

a.音樂能增加記憶力

在臨床上,我曾經嘗試過讓一位患有老年癡呆症的病人(Alzheimers disease),聽一首他年輕時最喜歡的音樂,這位幾乎已誰也不認識的老人,近幾年一直生活在一個自己的世界裡,當他一聽到那悠美的小提琴獨奏曲,那首曾經令他心醉的旋律時,他彷彿從睡夢中驚醒,一下子雙手抓住他的孩子說「柴可夫斯基。你的母親在哪裏?」兒子流下淚來,母親已經過世了,父親像陌生人一樣,誰也不認識了,往日的親情被疾病如一堵厚墻似的隔開。父親曾經是他最好的朋友,後來失魂落魄般的誰也不在他的世界中了。那首小提琴獨奏曲是父親與母親相識、相愛、結婚後一直陪伴他們的音樂。兒子從此天天放父親喜歡的各種音樂,竟然使這位曾脾氣暴躁,生活在絕望中的老人,又回到親切、溫和、感激周圍一切之中。

音樂使他慢慢的恢復了記憶,改變了他的心緒。使他記起自己那些被遺忘的歷史。

b.音樂能幫助睡眠

失眠是痛苦的,當夜幕降臨時,萬物寂靜,人都疲勞了,要進入夢鄉時,卻有一些人無法入睡。難以入眠的原因太多了,因情緒而不能入睡的是其中一大原因。由於一夜的折磨,第二天情緒更加低落,憂鬱,煩躁,一段時間下來,人的精神也會到崩潰的邊緣。

西醫治療睡眠也傷透腦筋,除了藥物還是藥物,從一種鎮靜劑到另一種鎮靜劑,無論什麼病情,病症,引起的失眠,都用鎮靜劑。結果是病人有的是昏睡不醒,有的是服一把也沒有用,有的是再也離不開藥物,否則將無法入睡。

中醫認為心藏神,心血虛則神不安、失眠、健忘、夜不能寐,臨床表現有虛煩不眠、夜夢紛忙、眩暈心悸等症。這裏音樂的節奏是很重要的,此刻用音樂來幫助安神,節拍應該是緩慢與心跳的頻率相符。

人的語言是經過後天經過學習得到的,而對音樂的感覺卻是先天與生俱來的,他不用通過頭腦去理解,分析,或翻譯成你熟悉的語言方式,它可直接進入你的心裡,與心靈溝通。

c.音樂能治療痛症

就拿「肋痛」來說吧!「肋痛」常見於肝膽病變,因情志抑鬱,肝失調達而致肋痛者,每每多見。臨床病症是胸悶不舒,口苦,噯氣頻作,病情隨情緒波動而增減,根據中醫的不通則痛的原理,用音樂來疏導、調和,使之順暢。

在國外,由於物質生活較好,人在少年時沒有很多生活上的憂慮。進入中年時,生活,環境各方面的壓力開始增加,轉入了困境,於是心思郁結,憂鬱不已,消沉頹廢,遂致衰弱而病。這種因社會,境遇的變化而造成的情致失調從而導致身體不健康的例子實在太多,如:在國內最常見的纖維肌綜合症、慢性疲勞綜合症、心臟病、高血壓等各種病變以至發展到癌症。

由於社會經濟的發展,人們的生活節奏加快,現代人開始患與現代生活環境有關的現代病,臨床的表現症狀方式不同,病情有異,但根本上都來源於一個基本因素—精神壓力(stress).

精神壓力大的確可導致許多疾病的發生,也是目前中年人死於心臟病突發的根本原因之一。高血壓,頭痛,由於緊張而導致的肌肉的病變,如:頸椎病、肩臂痛、各種腰痛症、扭傷、脊椎變形而引起的疼痛,腸胃病的各種現象等等。由於長期生活在巨大的壓力下,人需要尋找一些解脫精神壓力的辦法,於是人們開始酗酒、吸毒,或服用各種止痛藥,鎮靜劑,可以使自己暫時逃避現實,從痛苦中解脫片刻,處在虛無縹緲的由藥物而造成的幻覺中,最後卻愈走愈遠,導致無法挽回的結果。嗎啡、杜冷丁、海洛因、ox conten這類大劑量的止痛劑現在也可以不用醫生的處方。在黑市,在網上,在不正當的地方花大量的錢可以買到。人們不惜代價,就是為了逃避這現實,因為他們太渴望片刻的解脫,使自己的精神能放鬆一下,有時又真是活膩了。

於是國外又建立了各種戒毒中心,規模越來越大,需求量愈來愈多了。像在西雅圖的微軟(Microsoft)公司裡工作的員工,可以享受免費的心理咨詢。

d.音樂能消除疲勞

記得過去我曾到過鄉村民間去采風,當時並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多好聽的民歌、山歌都從農村來,很多是勞動時,打夯時,拉纖時的歌曲。後來才逐漸懂得了,哦,歌聲除了可以為大家統一勞動節奏外,最重要的是它可以解除疲勞,一唱山歌就忘了辛苦,心也舒暢了,人也快樂了。

e.音樂與情緒

人有七情,喜怒哀樂驚恐悲,高興時我們又唱又跳,瞧過年時,豐收時,歡慶時,結婚喜慶時,用音樂來表達那語言無法說得清的感覺。悲傷時,又離不開音樂來敘述心裡無盡的悲哀,這時,莊重的音樂可以使人既沉浸在痛苦中又能約束自己的情感不至於太落於悲傷中不能自拔。

音樂可以激起人對自己民族,文化的驕傲,自豪之心,又可以喚起對故鄉的思念之情;音樂可以把我們帶回時間的差異中,幾個音,幾個字就可以把思緒喚到生命的任何一個過程中。

記得我在青年時期,最怕聽的是清晨高音喇叭裡的軍號聲,那聲音衝破一切寂靜,美夢,和緊閉的門窗,一直打到腦袋的最深處,怎麼捂被子堵耳朵都沒用。直到現在你如果問我最不喜歡的是什麼聲音時,我會告訴你,「清晨的喇叭聲。」

在國外,一到節日,各種音樂會相繼出現,特別是聖誕期間,再忙,人們也會想辦法抽空去聽音樂會,是這種特殊的音樂?還是聖誕節本身給人造成的這個節日的氣氛?這時,也是我們在海外的遊子最想家的時候,也許是這種人與人之間的和諧的感覺,這種被音樂包圍的充滿善良的氣氛,使人的情緒會改變,此刻也調節了人的心弦。

(二) 音樂與健康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感於物而動,故行於聲;聲相應,故生變;變成方,謂之音;比音而樂之,及幹戚羽旌,謂之樂。樂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於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聲噍以殺;其樂心感者,其聲啴以緩;其喜心感者,其聲發以散;其怒心感者,其聲粗以厲;其敬心感者,其聲直以廉;其愛心感者,其聲和以柔。六者非性也,感於物而後動。是故先王慎所以感之者。故禮以導其志,樂以和其性。(《禮記.樂記.樂本》)

它的意思是說:所有的聲音都是從人的心中產生出來的。人心的活動,是由外界事物引起的。人心受到外界事物的刺激而引起波動,便表現為「聲」(樂音);各種「聲」互相應和,就發生變化,變化而形成一定的組織,稱之為「音」(曲調);用樂器把音演奏出來,配合上舞蹈,就成為「樂」。樂是由音發展而來的,他的根源是在人心對外界事物的感受。所以悲哀的感情由於感應外物而激動起來,發出的聲音就憂戚而急促;快樂的感情由於感應外物而激動起來,發出聲就寬舒而和緩;喜悅的感情由於感應外物而激動起來,發出的聲就開朗而自由;憤怒的感情由於感應外物而激動起來,發出的聲就粗暴而嚴厲;崇敬的感情由於感應外物而激動起來,發出的聲就正直而莊重;愛慕的感情由於感應外物而激動起來,發出的聲就溫和而柔美。這六種聲不是人的本性所具有的,而是人心感應外物,使內在感情激動的結果。

在臨床上我也曾嘗試用中國音樂去感動那些外國人,開始我還有一個也許他們根本不懂中國音樂的觀念,因為這不是他們的語言。但事實上當音樂響起時,當我看到他們的反應並不比中國人弱時,有時甚至更感動,我才明白音樂確實是沒有國界和人種之別的。

音樂的語言習慣也與人的語言習慣相同,比起語言來,卻更簡單,悠美,但情緒的表達與長短,強弱的節奏是一致的。中國的音樂也與中國的語言最近,五音與詩詞的五言,七言有著一定程度的對應關係,古人吟詩,是用唱的形式表達的。

在現實生活中,音樂確實可以治病的。一個人,如果真的能做到正直、平和、慈悲、有體諒之心,那麼它的內心的愉快就會產生,而愉快又會促進內心的安和,內心平靜,平和就能使生命長久,活得長久就可以通達知天命,進而敬神佛。

一天,診室裡來了一個患有肩周炎的病人,他的右手是一個有三個鉤子的鐵手,而不是肉肢,他的臉上有一付嚴峻的表情,雙目炯炯但沒有絲毫可以讓人可以接近的意思,他的右手是在他8歲時一次車禍中失去的,當時據說快過節了,一家人都樂得忘乎所以,大喊大叫的邊唱歌邊開車,車子後來翻到山溝裡,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但從此失去了一隻手臂。

似乎音樂是他的傷痛之處,至少給他一個不吉利的感覺,當他一到診室,第一句話是「請將音樂關掉」,我照做了。針灸後,我不禁問他,「John,你的業餘愛好是什麼?」他想了一會兒,「我沒有業餘愛好,除了工作,就是抽空叫別人如何在燃燒的煤球上走二十米。」我立即感到燒紅的煤球的溫度,慶幸自己站在診所的地毯上,不知說啥是好。

遠處傳來救護車的鳴叫聲,那聲音令人不舒服,於是我轉了一個話題,「有一種金屬的碗,可以發出一種非常不尋常的聲音,你願意聽一聽嗎?」「好啊,」他被針灸後的情緒顯然比剛才好一些。這種聲音是由四到五個大小不同的銅碗用木棒敲擊後發出來的,低音似乎可與人的頭骨發生共鳴,中音又彷彿直接打入你的腹腔,這聲音一陣一陣如潮水般的湧入人的身體,又如波濤般吹進人的心靈,他聽呆了,自從與音樂絕緣後,這是他從來沒有聽過的聲音。久違了,大自然太熟悉了,這聲音使他又回到他久別記憶中。一小時很快過去了,他問我:「明天可以再來嗎?」 我點點頭。

音樂可以醫治人的身心,使人經過心氣的調節,情致的順暢變成健康者;反之,也可以使人因感官受刺激而變得激動、粗暴。古人說哀而不傷,是說人和情緒都不能過頭。「傷」既傷氣、傷心、傷神、就會產生危害。音樂也用來治療精神憂鬱症,及各種痛症,消化系統疾病等,還有用於催眠治療及追憶前世今生的輪回轉世的案例。

音樂可以把人帶入各種境界、時間和空間中。它用一種非常特殊的方式,根據人的思維的記憶將人領進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中。一個健康的身體來自於內心的平衡,對世間真與善的理解和追求也包括在其中。

一天,有一個病人對我說:「醫生,音樂是很優美,動聽,確實能把人領進一個平和的境地中,但可惜的是音樂能給人的安慰太短暫了,太不長久了,現實中生活並不那麼美好,令人擔心憂鬱的事太多了……」沒有一個平靜的,寬容的心哪會有環境的和諧呢?

日本的水結晶試驗專家江本勝博士的一次演講結束後,我問他如何看待中國音樂時,他的回答,「中國音樂得出的實驗結果是肯定的,是相當好的。」聽了音樂的水會結出令人驚嘆無比的晶花,這種巧奪天工的造型,設計,十分精美.那是水聽了音樂後表達的自己的語言。人體的百分之七十是由水組成的,既然聽了音樂的水能變出如此美麗的圖案來,那為什麼這個有血有肉有靈的身體就不能變化呢?人有善惡兩種基本因素,(包括人的情感)這兩種因素一直存在在人的性格的最本質處,人心的最深處,如果善念經常加以誘導,人的慈悲,看見別人痛苦想幫助,就是人的佛性的一面;反之,人的惡的一面經常刺激,不加克制的讓它發展,就會導致魔性的一面增加。

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人類會更進一步了解和認識到音樂的價值,通過它去探索生命和宇宙中更深一層的規律和真象。因為音樂,是神傳給我們的能啟發智慧和靈性的語言。

參考書目

《黃帝內經·素問》
司馬遷《史記·漢書·樂書》
《中醫診斷學》
《禮記·樂記·樂本》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