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眾對伊拉克虐囚事件的不同反應
 
2004-5-15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特約記者夏語冰採訪報導) 巴格達附近阿布賈裡布監獄發生的虐囚醜聞由美國軍方調查發現,經美國媒體披露後,在國際社會引起強烈反響。美國朝野一致譴責這種暴行,參、眾兩院通過決議譴責虐囚事件,並向受害者及其家屬道歉。美國總統布什也表示虐待伊拉克囚犯的美軍將被繩之以法。這次虐待囚犯事件,顯示人權價值在西方社會的民眾與媒體心中的重要地位。那麼中國的民眾有什麼樣的反應呢?5月12日,記者採訪大紀元專欄作家楊銀波先生。

記者:楊銀波先生,您好。美國士兵虐待伊拉克囚犯的事件,中國的民眾有什麼樣的反應呢?請您談一談。

楊:我在網站上查了一下,有6萬6千5百多貼子。官方的網站、媒體-簡直是鋪天蓋地的宣傳戰。中國和阿拉伯的媒體宣傳越來越厲害,我周圍的人們談起美國士兵虐待伊拉克囚犯來,好像中國還很自豪,有一種幸災樂禍的----。

記者:而楊先生冷靜的分析了這起事件,他認為:正是得益於美國、英國民主制度下,有新聞自由的保障,不會因為要拉姆斯非耳德下臺,譴責布什政府,就會被抓被捕,會被打壓。

楊:美軍虐囚案子,國際輿論如此強烈,也反映了世界各國對美國期望很高。

布什的做法,美國兩院高官,中國人看來太新鮮。假如中國出現這種案例,事實上已經出現,譬如,對民運人士、異議人士、法輪功的殘酷虐待,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無法想象,追求責任,譬如軍方、江澤民出來道歉,不可能。而布什六次道歉。布什向美國人民發表講話,都是表示兩點,一是必須積極調查,給更多的人有一個交代,另一個是向全世界、尤其伊拉克的受害者,表示歉意。兩院譴責美軍虐待囚犯。美國的高官、國防部長、陸軍將領都表示最深的道歉。塔古巴很公正的去調查虐待囚犯事件,對真相負責。從而,美國軍人面臨更多的指責。他們為什麼自暴其醜?而中國不能?這是兩種不同的制度。

記者:美國能夠自暴其醜,中國官方和民眾怎麼看?

楊:中國官方和民眾的態度非常複雜。溫家寶在英國,有記者向他提問美軍虐待囚犯事件,他不願意回答。

記者:您認為,他不回答的原因是什麼?

楊:中國官方,他們自己有數,中國監獄虐待囚犯的現像非常普遍。另外,可能與英國要談香港問題,就有顧忌。而民間,一直以來,相當一部份人,不是從人權價值來看,而分親美派,還是反美。但是,我很贊同美國人對普世價值的認同。

記者:請您分析一下,這一事件將會產生什麼影響。

楊:如果說,要說誰能獲利?那非常困難。但是,我肯定的說,利益和真相,真相就是最大的利益。這是我對任何一起人權醜聞的態度。有朋友問我為什麼不領記者證。我如果當記者,我知道中國軍方有什麼問題,我能不能,敢不敢,去報導。我寫了報導,能不能發表?發表之後,會不會受到報復?消息的提供人,會不會受到恐嚇,會不會遭到逮捕?會不會受虐待?這在中國是一個普通的思維。

不過,真正受損害的是那些掩蓋、歪曲、利用真相的人。而那些誠實的人,敢於面對真相的人,永遠是勝利者。真實不論對媒體、國家,都是最重要的。

記者:您講得非常正確。這次事件表面看來會損害美國政府的象形,但是,美國官方和民眾都沒有違避這起侵犯人權的案件。總統、國防部長,都公開道歉,這確實有大國風度。正如您說的「敢於面對真相」。美國政府一直強調人權價值。但是,現在,全世界對人權都比較淡漠,那麼這次事件,會不會成為喚醒更多的人,重視真相、關心人權的契機呢?

楊銀波說,中國人不應該僅僅義憤填膺的指責美國,而更應該關心中國國內的人權狀況。

楊:中國監獄的黑暗,無法用筆來形容。我的朋友秦耕說:「如果在廣州孫志剛被打死的過程的照片被拍下並公布出來,照片會給人們造成怎樣的視覺衝擊?如果《中國農民調查》這本書中的那位安徽農民丁照亮在鄉派出所被群毆致死過程也拍成照片,人們將會看到什麼?如果我被囚禁過的監獄,每個囚犯被虐待的也能拍成照片,又將怎樣?如果成林金礦的保安人員,對外來偷礦人的所作所為,也拍成照片,在婦女陰部塗抹礦粉,一邊用手電筒打人,一邊取樂,而且狂笑,我們又將看到怎樣的黑暗?

每個人在分析美軍虐待囚犯時,應想到秦耕的話。這是良知還沒有磨滅的中國人的話。什麼時候在中國監獄裡被虐待的人能出來說話,那些虐待別人的人,能夠被追究法律責任,能夠被審判、能夠被關押、能夠被判刑。這個時候中國人權就行了。

記者:美國官方的表態,認為美國在全世界輸掉道德地位。而不是說美國的力量削弱了。這一點值得人們關注。如果中國政府和民眾也能從這個角度思考問題,我想中國就會有真正的進步。

楊先生認為,中國目前的狀況,有權勢的人不怕輸掉道德地位,只怕失去權力。所以,侵犯人權的事件,越演越烈。他希望有越來越多的正義之士站出來。

楊:我記得《南方都市報》的副總編喻華峰在法院上說:對於一個沒有犯罪的人來說,確要接受這樣嚴酷的制裁,我還能相信什麼呢!對新聞自由不能得到保障,深惡痛絕。這次事件我希望大家不要投入太多。而應該更多關注中國國內,從《南方都市報》看有多黑暗。

2004年3月19日是中國新聞史上最黑暗的日子,是黑色星期五,希望關心新聞自由發展,衝破更多言論禁忌,努力發表自己的觀點。

記者:楊先生,謝謝您接受我的採訪。人權是普世的價值,希望不論在美國、在中國,或在其它地方發生的人權問題,都能得到政府、民眾高度的重視,那樣才能及時制止侵犯人權的犯罪行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