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为何禁乞不禁娼?──一幕活生生的「笑贫不笑娼」的滑稽剧!(图)
 
2004-3-22
 
【人民报消息】】(亚洲时报记者一民3月22日报导) 自从废除收容遣送制度以来,先是有大陆记者煞有介事地渲染乞丐越来越多,收入如何让人眼红、什么乞丐已经职业化云云。接著从南到北各地很是热闹了一番,媒体、报刊、网路熙熙攘攘、吵吵嚷嚷,“专家”、“学者”、“教授”粉墨登场、唾沫横飞、高谈阔论、慷慨陈词:乞丐的危害如何如何严重、如何侵犯他人权利、如何给当地抹黑、如何在外国人面前丢了中国人的脸面、禁乞如何如何必要、用什么法子禁乞......不一而足。

但这实在是一个很令人困惑的现象,因为有比乞讨更丑恶、更为人不齿、更伤风败俗的职业、产业,却从来没听政府、“专家”、“学者”、“教授”花费偌大的气力造声势、想法子要禁的。这种职业就是娼妓,这种产业就是娼业。娼妓,是最古老的职业之一,娼业,是最古老的产业之一。中国自古就是娼业发达的国度,好事者美其名曰: “青楼文化”。如今娼业的发达也是有目共睹、众所周知:北京的媒体曾公开了十几家被查处的色情场所名单;珠海的日本人集体嫖娼案中,几个妈咪短时间内从珠海、深圳等地召集数百名娼妓,声势之浩大令瞠目结舌;深圳某个人尽皆知的红灯区屡屡发生色情引诱劫财害命案,二奶更被人称为批发类的娼妓......可面对这些政府自己口口声声所称的“丑恶现象”,却从来未见这些地方的政府敢拍胸脯、敢掷地有声地说“禁娼” !

论规模、论从业人口,娼业比乞讨业不知大多少倍;

论职业化,娼业比“乞丐业”更发达;

论“经营方式”,乞丐是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娼业却是遮遮掩掩、偷偷摸摸、掩人耳目,不过更多的恐怕只能用明目张胆、有恃无恐;

论“工作环境”,乞讨要风餐露宿,娼业却可以在星级酒店、度假村等豪华场所进行,最不济也有一张床;

论“劳动回报”,通过乞讨致富比登天还难,只能那么可怜兮兮地几角几元地惨澹经营,而娼妓一年能挣百儿八十万恐怕并不出奇;

论背景,娼业往往有一些政府部门的背景、有一些政府部门的幕后支持,充当保护伞,有哪个政府部门充当乞讨业的保护伞吗?

论黑势力,娼业的黑势力规模之大、背景之强硬,恐怕更是“乞讨业”不敢企望的!否则何至于呢?!

论犯罪,不可否认,乞丐中存在背后势力控制操纵、存在拐卖孩童的现象,但比起娼业中的黑恶势力的控制和操纵,比起娼业中的拐骗和拐卖妇女、少女,“乞讨业”与之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不要说何足挂齿、简直是愧于启齿!

论消费,“乞讨业”是穷人办的产业,“消费者”也恐怕不见得有几个富人;娼业却是强势者办的产业,“消费者”恐怕多是富人吧!

论危害,娼业败坏了社会风气、社会道德、地方名声,污染了党风、政风,传播性病、爱滋病,这些“功能”乞讨业没有吧?!

论“正面影响”,娼业可说是十恶不赦,而面对乞丐,却能唤起人们心底的良心!

论社会影响,娼业表现为虚假的“繁荣娼盛”,乞讨却时时警示社会:还有一部分人要靠乞讨为生!激励人们发展进步!

尽管娼业是法律明令禁止的,有时会来一次“扫黄运动”,但实际上年年“扫黄”年年更黄,所谓的“扫黄”,如同扫地,扫得再乾净,过一段时间还会脏;举目所见色情业愈见“繁荣娼盛”,地方官员却视而不见、见多不怪、不以为然,遑论禁止?!但掉过脸来,却兴致勃勃地大谈什么“禁乞”!何以厚彼薄此哉?实际许多官员本身就喜好色情之道。众所周知,娼业已成为向官员们行贿的流行手段之一:有请桑拿的、有送娼妓、女人上门的、有介绍情妇的......不知这与不禁娼是否有必然的联系?




大陆为何不禁娼?──二奶被人称为批发类的娼妓!

大概是在元朝时,将人分为十等。最后三等是“八娼、九儒、十丐”,知识份子目前大概是摆脱了“臭老九”的地位了。可至少从目前“禁乞”的热闹场面看来,在政府、 “专家”、“学者”、“教授”的眼里,乞丐显然是排在娼妓之后!放著危害更大、负面影响更大的娼业不禁,却偏偏来禁乞,岂不是咄咄之怪现状?!禁乞不禁娼,上演了一幕活生生的“笑贫不笑娼”的滑稽剧!

乞丐是怎么造成的?周星驰的电影《武状元苏乞儿》可以给出答案:在影片的结尾,皇帝老儿对丐帮帮主手下众多颇为挠头,帮主一语中的:乞丐的多少是取决于皇上的,如果皇上英明神武,使得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鬼才愿意当乞丐呢?!诚哉此言!就现代社会而言,乞丐的多少取决于政府,如果不再有百姓为生计发愁、不再有农民兄弟姐妹来到城市因为缺乏一技之长而无法维持生计、不再有贫困家庭为孩子的学费发愁,人人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具备劳动技能,家家户户的孩子都能够健康快乐地进学校学习、成长、成材,家家户户安居乐业,这社会就绝不会再有乞丐,也绝不会再有乞丐这个职业!

政府,以及“专家”、“学者”、“教授”们难道陷入了意识盲区?须知娼业是法律明令禁止的犯罪行为!只“扫黄”不禁娼,也反映了掩耳盗铃,罔顾娼业的事实存在,对根除色情业的决心、信心、力度的不足。禁乞而不禁娼,如同刘涌案中从犯处决、主犯却从轻发落一样让人质疑。乞讨并不是非得禁止的,但娼妓、色情业却是必须禁止的。把“禁乞”的心思花在禁娼上吧!

人们乐于见到北京、广州、上海、深圳等娼业远比“乞讨业”发达的城市,当地政府敢于拍案而起禁娼,而不是夸夸其谈地禁乞。一句老话:拭目以待!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