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娼妓大国」 江泽民「功勋」不灭
 
凌锋
 
2003-10-14
 
【人民报消息】九一八前后在珠海发生的日本游客集体嫖娼案,本来是"家丑不可外扬"的事,但是一经网民渲染鼓噪,当局下不了台,外交部只好硬着头皮出面向日本"交涉",要求日本政府"教育"他们的嫖客。日本政府最近正为中国一系列的反日事件,例如遗留下的毒气弹,以及索偿官司等等搞得焦头烂额,很担心影响经济利益,所以只能低声下气承认错误,把日本嫖客的丑行包揽上身。于是又大长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小日本的威风了。

但是,只要稍作分析,丢脸的其实是中国自己。小小的珠海,一下子可以集合四百人的娼妓提供给一个酒店和一个旅行团的需要,可见当地黄业已经泛滥到甚幺程度。同某些西方国家不同的是,中国是绝对禁止卖淫业,并且经常"扫黄",但是黄越扫越多,本身除了说明中国发展经济在政策上有问题,造成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也说明政府的腐败。因此只有厚颜无耻的当局才敢把这种事情提升到外交层次,从而又成为国际新闻,连《纽约时报》都加以报导,如同当年胡耀邦就周而复在日本所谓的嫖妓事件所说的,"丢丑丢到国外"。

中国在处理卖淫业方面,是典型的"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表面上挂起"马列主义"和"正人君子"的招牌,经常发动"运动"打击,处罚得非常厉害,甚至不时发生枪毙人事件,但是它又是公安部门"创收"的主要收入来源。权色交易更是比比皆是。因此"性产业"这些年来发展非常快速,实际上成了合法的地下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大。前几年每当中央领导人考察广东,当局就要扫黄,卖淫女远走高飞,提空银行存款,因此现在广东都不敢轻易扫黄,以免影响经济发展。但是珠海这次成了政治事件,当局为了面子要再扫一次,已经抓了五十名"丧失国格"的妓女,可伶其它"性工作者"也池鱼遭殃的鸡飞狗走,但是却使深圳得益。

这些年来中国的"繁荣娼盛",性产业有不可磨灭的功勋。中国的原始积累如果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有甚幺不同的话,那就是靠女人原始本钱的积累有相当大的比重。由于中共的假革命和中国人的假道学,这个问题是学术禁区,但是中国人民大学潘绥铭教授在1999年出版的《存在与荒谬──中国地下"性产业"考察》还是为读者揭示了一个基本样貌。

潘绥铭在书中试图对中国性产业的规模做一个调查。根据公安部门统计,被查处的人次,1984年是12000多人次;1989年,也就是江泽民元年,就达10万人次;到1992年以后,差不多每年25万人次左右。但是他估计的查获率只有10%,那幺性工作者就有两百多万。实际上他还是太保守了,也可能近年来出现"大跃进",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八月份的一个会议上表示中国官方的娼妓数字是600万,从官方一向"报喜不报忧"的立场来看,真正数字应该还多,可能接近一千万。特别是包括向达官贵人变相卖淫的"二奶"、"三奶"。而且实际上,不论从新闻报导,还是文艺作品中,中国的穷乡僻壤,乃至革命圣地,都充斥了娼妓,可见其普遍程度。这不能不拜江泽民的"德政"。

中国在八○年代开放市场以来,人肉市场也随着开放。但是到了江泽民登基以后,才是它的辉煌发展时期。九○年代初期,开始有"孔雀东南飞"之说,如今则是遍地开花了。六百万人的规模,已经超出解放军加上公安和武警的数字而成为浩浩荡荡的"黄色娘子军",统属在军委主席江泽民的麾下。如果不是江泽民无视西部和广大农村的发展而亲自代表特权阶层的利益大肆搜刮,如果不是江泽民不是拒绝政治改革而使官场和整个社会加速腐败,就不可能出现这种"娼盛"的场面。

现在不但是全国各个角落遍布黄业,还大量"出口",黄色娘子军向全球攻城略地,不但是华人聚集的香港、澳门、台湾、新加坡,还远至欧美;而其方式不但有合法出境,甚至持有"公务护照",更有偷渡和假结婚等等,使这些地区的政府伤透脑筋,成为新形式的"黄祸"。但是追溯她们的可伶命运,罪魁祸首都在江泽民身上。

在中共庆祝建政54周年之际,江泽民把中国建设成了全球第一的"娼妓大国",全球对江泽民的公审,这个帐也不能不算,否则愧对后人。

(北京之春)〔原题: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娼妓大国〕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