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娼妓大國」 江澤民「功勛」不滅
 
淩鋒
 
2003-10-14
 
【人民報消息】九一八前後在珠海發生的日本遊客集體嫖娼案,本來是"家醜不可外揚"的事,但是一經網民渲染鼓噪,當局下不了臺,外交部只好硬著頭皮出面向日本"交涉",要求日本政府"教育"他們的嫖客。日本政府最近正為中國一系列的反日事件,例如遺留下的毒氣彈,以及索償官司等等搞得焦頭爛額,很擔心影響經濟利益,所以只能低聲下氣承認錯誤,把日本嫖客的醜行包攬上身。於是又大長中國人民的志氣,大滅小日本的威風了。

但是,只要稍作分析,丟臉的其實是中國自己。小小的珠海,一下子可以集合四百人的娼妓提供給一個酒店和一個旅行團的需要,可見當地黃業已經泛濫到甚幺程度。同某些西方國家不同的是,中國是絕對禁止賣淫業,並且經常"掃黃",但是黃越掃越多,本身除了說明中國發展經濟在政策上有問題,造成嚴重的貧富兩極分化,也說明政府的腐敗。因此只有厚顏無恥的當局才敢把這種事情提升到外交層次,從而又成為國際新聞,連《紐約時報》都加以報導,如同當年胡耀邦就周而復在日本所謂的嫖妓事件所說的,"丟醜丟到國外"。

中國在處理賣淫業方面,是典型的"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表面上掛起"馬列主義"和"正人君子"的招牌,經常發動"運動"打擊,處罰得非常厲害,甚至不時發生槍斃人事件,但是它又是公安部門"創收"的主要收入來源。權色交易更是比比皆是。因此"性產業"這些年來發展非常快速,實際上成了合法的地下產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越來越大。前幾年每當中央領導人考察廣東,當局就要掃黃,賣淫女遠走高飛,提空銀行存款,因此現在廣東都不敢輕易掃黃,以免影響經濟發展。但是珠海這次成了政治事件,當局為了面子要再掃一次,已經抓了五十名"喪失國格"的妓女,可伶其它"性工作者"也池魚遭殃的雞飛狗走,但是卻使深圳得益。

這些年來中國的"繁榮娼盛",性產業有不可磨滅的功勛。中國的原始積累如果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有甚幺不同的話,那就是靠女人原始本錢的積累有相當大的比重。由於中共的假革命和中國人的假道學,這個問題是學術禁區,但是中國人民大學潘綏銘教授在1999年出版的《存在與荒謬──中國地下"性產業"考察》還是為讀者揭示了一個基本樣貌。

潘綏銘在書中試圖對中國性產業的規模做一個調查。根據公安部門統計,被查處的人次,1984年是12000多人次;1989年,也就是江澤民元年,就達10萬人次;到1992年以後,差不多每年25萬人次左右。但是他估計的查獲率只有10%,那幺性工作者就有兩百多萬。實際上他還是太保守了,也可能近年來出現"大躍進",世界衛生組織在今年八月份的一個會議上表示中國官方的娼妓數字是600萬,從官方一向"報喜不報憂"的立場來看,真正數字應該還多,可能接近一千萬。特別是包括向達官貴人變相賣淫的"二奶"、"三奶"。而且實際上,不論從新聞報導,還是文藝作品中,中國的窮鄉僻壤,乃至革命聖地,都充斥了娼妓,可見其普遍程度。這不能不拜江澤民的"德政"。

中國在八○年代開放市場以來,人肉市場也隨著開放。但是到了江澤民登基以後,才是它的輝煌發展時期。九○年代初期,開始有"孔雀東南飛"之說,如今則是遍地開花了。六百萬人的規模,已經超出解放軍加上公安和武警的數字而成為浩浩蕩蕩的"黃色娘子軍",統屬在軍委主席江澤民的麾下。如果不是江澤民無視西部和廣大農村的發展而親自代表特權階層的利益大肆搜刮,如果不是江澤民不是拒絕政治改革而使官場和整個社會加速腐敗,就不可能出現這種"娼盛"的場面。

現在不但是全國各個角落遍布黃業,還大量"出口",黃色娘子軍向全球攻城略地,不但是華人聚集的香港、澳門、臺灣、新加坡,還遠至歐美;而其方式不但有合法出境,甚至持有"公務護照",更有偷渡和假結婚等等,使這些地區的政府傷透腦筋,成為新形式的"黃禍"。但是追溯她們的可伶命運,罪魁禍首都在江澤民身上。

在中共慶祝建政54周年之際,江澤民把中國建設成了全球第一的"娼妓大國",全球對江澤民的公審,這個帳也不能不算,否則愧對後人。

(北京之春)〔原題:江澤民領導中國成為娼妓大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