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樹倒猢猻散 黃麗滿墻倒眾人推(多圖)
 
林立
 
2004-12-27
 

隨著江勢力的消退,黃麗滿開始有麻煩!

【人民報消息】「樹倒猢猻散」是江澤民目前的寫照,而「墻倒眾人推」是江姘頭、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的最新動態。從去年胡錦濤就要把經濟要塞深圳拿下,但調令下了一年多,不但沒有動靜,而且黃麗滿還鬧出大聲響對抗胡錦濤,讓胡在眾高官面前難堪。

今年十月四中全會之後,形勢慢慢變化了,到現在才兩個多月,中紀委抓住李意珍女兒的問題,當面點名批判黃麗滿。注意,不是「批評」,而是「評判」!黃麗滿的動向是江澤民權力的晴雨表,這個消息意味著什麼?

胡錦濤借李意珍事件整治黃麗滿

十一月二十一日,在聖地亞哥出席亞太經合組織第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胡錦濤和董建華共進了早餐。

十一月二十二日,中紀委責成廣東省紀委,就深圳市委副書記李意珍家屬,在其管轄範圍內從事商業活動所造成的惡劣社會影響事件,作出全面調查,並就處理意見一併上報中紀委。

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何勇,在出席廣東省委常委會議時,點名批評了黃麗滿,要黃麗滿端正態度,該總結一下自己的言行和組織紀律性,與共產黨員基本準則和身為副省級幹部的要求的問題。李意珍出問題是修理黃麗滿最好的藉口。

黃炫耀江澤民內褲品牌遭嚴厲評判


深圳市委副書記李意珍正走背字
動向雜誌12月刊田穗透露消息說,何勇在會上指出:(一)深圳市委、市政府領導班子腐敗消極的問題是嚴重的、複雜的,積壓較長時期,社會上是有強烈意見的;(二)沒有一條法律、規定,因為改革開放、經濟發展,黨政機關領導幹部搞腐敗、搞特權,是允許的、是小問題、是不會追究的;(三)李意珍及其家屬事件,反映領導幹部無視國法黨紀,縱容配偶、子女非法牟利,引起社會公憤;(四)李意珍家屬的資金來源,要向有關部門作出一個交待,社會各界有權質詢、了解、舉報,這是人民行使憲法賦予的監督權利的一部分,(五)黃麗滿作為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在情況不掌握之下,就在市委會議上為李意珍同志的嚴重錯誤辯解、開脫,是不負責、不嚴肅的。

何勇還有意地點明,他今天的講話要點,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審閱過的。言外之意是胡錦濤拍板的,李長春也使不上勁,更深層的意思是告訴她別指望江澤民,江已經給「殘廢」了。

何勇竟當場當面批評黃麗滿,說她作為中央候補委員、高級幹部,在自身建設上,在組織觀念、黨的紀律上、社會活動上的表現是差的、不負責的,在黨內、社會上、境外,已經造成了惡劣影響。這主要是指她到處炫耀江澤民的內褲品牌、款式、尺寸大小,鬧得海內外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打狗還得看主人,這豈不是指桑罵槐暗罵江澤民嗎?

經過千錘百煉革命運動考驗的高官們一聞到硝煙味兒,馬上明白自己應該站到什麼階級立場上,那些平時聽黃麗滿喝兒的人立刻拿出文革紅衛兵的架式「揭發批判」她和江澤民的那些臭事。

開黃麗滿的斗爭會


敢當眾向江撒嬌的女人現在被批斗!
會上,廣東省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省長等爭先恐後的揭發、批判黃麗滿在深圳儼然成了土女皇,揭發她經常揚言:「我是江總(江澤民)親自點將到深圳來坐鎮的,可以說是中央政治局直接領導的。深圳的地位高過廣州,等同直轄市……。我有事直接向江總請示的。李長春主政廣東時,重大問題和我通氣,聽取我的意見。張德江(廣東省委書記)到廣東,情況不了解,都是我幫他出主意的。省委常委開會,他也是先和我通一通氣,聽聽我的看法。」

評判會上有人還揭發,猴年春節,就是2004年1月21日大年夜江澤民匆匆趕去深圳含淚緊握黃麗滿的那個日子口兒,在廣東省委常委組織生活會上,黃麗滿竟吹噓說:「我資歷夠,學歷不夠,年紀也不小了,否則,我已經坐在國務委員的位子上了!」也就是說可以和江的另一個有夫之婦的姘頭陳至立平起平坐,看有人竊笑,她接著又轉口說:「我對名利看得很薄。」

過去別說當面這樣評判她,廣東高官哪個也不敢背後嘀咕,怕她一個電話打到江澤民那裏去,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張德江沒給黃麗滿好臉子

去年初,深圳市社會科學院就本地區公務員思想狀況的調查,發表了一份「藍皮書」。該「藍皮書」披露,在全市一千四百餘名科級以上官員,最大的意見是在市委和市政府機關難講真話。該「藍皮書」發表後,黃麗滿在市委常委會上暴跳如雷,罵道:「市委、市政府變得這麼黑暗,這麼專制,那我黃麗滿不是成了深圳的土皇帝、女霸王了麼?」她還吵鬧到省委書記張德江處,說:「他們把深圳描述得這樣黑暗,這樣專制,是對江總三個代表思想的否定!」她鬧著要張德江下令深圳市社科院收回「藍皮書」並公開說是搞錯了。

黃麗滿也不好好想一想,以前怎麼沒人敢出「藍皮書」,現在為什麼矛頭衝著她來了?還不是因為江澤民已經過了氣。

廣東省委有幹部說,黃麗滿神經錯位了,她還以為「江總」是靈丹妙藥呢,孰不知老黃曆不能用了。過去對黃麗滿早請示晚匯報的張德江此時不軟不硬不鹹不淡的說:「我沒有這個權,也不能這樣做。」並要求黃麗滿把精力、時間用在工作上。

真是此一時彼一時,江澤民不是那個時候的江澤民,張德江不是那個時候的張德江,胡錦濤更不是那個順眉搭眼、楚楚可憐的胡錦濤,唯有黃麗滿還陶醉在自己的大頭夢裡。

黃麗滿這些年在廣東省委裡橫著走路,非常招人恨,江澤民一下臺,她自己還沒轉過向來,胡錦濤的拳頭就已經準備好了,好在材料都是她平時提供的,中紀委順手就能拈來。

目前,中紀委對黃麗滿、李意珍事件表了態,並點名批評。

深圳萬人上書中央 炮轟黃麗滿李意珍


李意珍女兒(右)主演制片的電影
《時差7小時》劇照
深圳市委副書記李意珍的妻子、女兒,經營三家公司,資金二千八百多萬元。該市主管部門發文,規定中小學自費觀看李意珍女兒主演的電影一事曝光後,廣東省委只輕描淡寫地說這是認識問題。立即引發了一萬二千多名深圳市民和幹部上書中央,要求審查李意珍家屬二千多萬元資金的來源。

國家審計署的調查顯示,黃麗滿每月福利30萬元。調查指出:深圳特區市委、市政府的副省級級別的主要領導人黃麗滿等,每人每月的福利、津貼、待遇,達二十五萬至三十萬元。僅每月私人宴請開支,每月租用五洲賓館高級套房,達十五萬至二十萬,月贈送禮品五萬元。

黃麗滿到深圳的四年,在深圳灣、廣州、北京、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達一千四百萬至一千五百多萬。在北京、廣州、深圳購置的三幢住宅,都有國家津貼,實際上等於饋贈。位於廣州白雲山風景區的一幢別墅,市值四百萬元,但僅付了二萬五千元人民幣的裝修費。在該風景區的四十多幢別墅,都是廣東省委近屆常委的私產。黃麗滿在深圳灣的一幢歐式別墅,面積二百八十平方米,附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花園,市值近五百萬。黃麗滿僅付了五萬元。無論是居住面積,還是國家對幹部的住房津貼,都屬於違規、超標。

黃麗滿還被舉報以市委的名義,長期包用麒麟山莊、五洲賓館十六套高級套房(供省部級高幹休假時享用),年開支高達二千萬元。

胡錦濤露出強硬的真實一面

對江澤民,胡錦濤忍了多少年,到任黨政最高職位已經兩年時依然在忍耐,就是對陳至立的蠻橫,黃麗滿的撒潑,和宋祖英的揮霍,他都不動聲色,直到拿下軍委主席位子時才揭下面罩,露出強硬的真實一面。據透露,胡錦濤吩咐,對黃麗滿這樣在海內外給黨的名譽造成極大損失的幹部不能放過,要按原則辦事,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誰要打電話遞條子「打招呼」以粗暴干涉司法論處。

江胡互毆的新一輪較量又已經開始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