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政治「遺産」
 
2004-11-2
 
【人民報消息】與中共前任領導人相比較,江澤民沒有毛澤東「天翻地覆」的氣概,沒有鄧小平三起三落的厲練,沒有華國鋒為人的厚道純樸,沒有胡耀邦對人民的那種赤膽忠心,更沒有趙紫陽順應時代潮流的擔當。江澤民當政以來,「活」到謝幕實屬僥幸。

常言道,雁過留毛,人過留名。江澤民也難免俗,雖然他每每「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卻一直記掛著自己的聲名遠播和歷史地位,且不說他舞文弄墨到處題字,就看他一會兒提出一會兒要「三講」,一會兒又是「三個代表」,一會兒又是「以德治國」,一會兒又是「制度創新」……顯然都是處心積慮為自己豎碑立傳的舉措,但是這些東西要想作為政治遺產傳給後任,看來是難以如願的。

中國大陸社會上流行著一種說法:以毛澤東為代表的第一代領導人是「開天闢地」,以鄧小平為首的第二代領導人是「震天動地」,以江澤民為「核心」的第三代領導只是「談天說地」。前些年他的交大同學在春節聚會時,曾向他諫言要「改天換地」──要進行政治改革!江聞言色變,謂你們不了解情況,中國絕不能實行西方的三權分立、議會民主,中國現在實行的政治制度是適合我們國情的最好的制度。同學者為之愕然。有不少人往往容易被各種假像所迷惑,有意無意地忽略了江澤民的這種本質,甚至在有人揭穿江澤民的虛假「開明」以後,也仍會有人替他開脫「圓場」,說江澤民是要想政治改革以法治國的,只是限於中國的具體國情,現在還無法「一步到位」,要給他時間……云云。實踐證明,此乃一廂情願!

難道江澤民「苦心經營」這十五年,竟然什麼政治遺產都沒有留下?這樣說也許冤枉了他。一九九九年七月,他在全國上下發動的鎮壓法輪功運動,不但使得中國大陸社會中人民與政府的矛盾更加對立,把整個執政黨和全國人民拖進了一場看不到盡頭的危機之中,而且也使得中共在國際上進一步名聲狼藉;就是在中南海統治集團內部,即便談不上眾叛親離,也已經種下了分裂的禍根。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使得整個中國再一次被拖入一場文革式運動。

在中共政壇江澤民苦心經營了十五年,其遺毒亦非短時間內掃除乾淨的,更何況他人還在,上海幫也心不死,政治戲子江澤民的「戲子政治」恐怕不會就此銷聲匿跡。更危險的是,因為他拒絕政治改革,固守集權專制的政治模式,中南海的行為和中國的發展模式變得越來越像二戰前的德國和日本了。

誠如一位大陸學者所言:毛澤東一生叱咤風雲,最後留下的政治遺產只是文革十年浩劫;鄧小平一世英明,留下的政治遺產僅是血腥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六四事件」;江澤民下臺之後,可能別的什麼都沒有留下,只留下對法輪功瘋狂鎮壓的歷史包袱。以封殺《世界經濟導報》起家的江澤民,是在與法輪功的較量中走進歷史。如今,江澤民在中南海舞臺中心的位置雖然已經被別人取代了,但是他對中國和人類的禍害還沒有結束,並且中共乃至整個中國大陸社會,將為此買單。

摘自(張偉國的「江澤民「謝幕」之觀察」) 有更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