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遺產清單
 
——──「話說江核心」有獎征文大賽參賽作品
 
吳亮
 
2002-4-21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今年已經76歲高齡,主掌中共政權13年整,參與了許多可以說是「轟轟烈烈」的大事。不把它記錄下來,恐怕對不起後人。但由於我條件有限,不可能作大規模網上調查,因此以下的一些看法只代表我個人,難免深度不夠,浮皮潦草。

  江澤民留下的東西簡直是規模巨大,只能從大處著眼,擇其精要:

  1.腐敗

  江澤民時代最大的特點莫過於腐敗。雖然政府經常以顯示「懲腐」的決心來改善面貌,並且耍賴地稱腐敗是世界性難題。但假如其他國家的腐敗如果是傷風感冒的話,那中國腐敗就是艾滋病、癌症,即使做了化療,也只不過茍延殘喘。政治腐敗已經病入膏肓,無藥可治。如扁鵲所說「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

  中國的腐敗無論從規模數量上還是從深度廣度上均可列世界第一,並且從「無官不貪」發展到全民腐敗,從一般腐敗、局部腐敗發展到了體制腐敗、全局腐敗,從小小辦事員到中共中央,沒有幾人能不淌渾水。究其原因,這是和專制主義制度分不開的。50年來,中國從來沒有實現過民主,中國人也從未真正享有過人權,總是人治大於法治。缺乏監督的特權階層在改革開放後的拜金主義思想影響下,必然滋生腐敗,而腐敗這反過來特別要維護專制制度。否則,一旦失去權力就意味著接受犯罪的懲罰。因此,越是腐敗,越是要強化專制統治,越是象躲瘟疫似的遠離民主、人權、自由、真理與正義。這就形成了中國特色的「腐敗生態」。

  2.專機、大劇院、大閱兵

  江澤民的腐敗從來就是大手筆。看了這三樣東西,誰都會明白為什麼腐敗會越打越多。希望工程所屬的中國青基會再腐敗,它能把所有捐款全吞了嗎?而江澤民一架專機的費用可以新建5000所希望小學。

  弱智的江澤民看不到鄧小平執政的最大的安?O改革開放政策得到了百姓的擁護,1984年鄧小平閱兵時人群中打出了「小平你好」的橫幅,這一鏡頭在各種專題片中反覆出現,成了經典。而治國無能、人氣大跌的江澤民想以99年閱兵找回心理平衡,也坐著車子前呼後擁地兜了一回,卻在官方網站中都找不出幾張像樣的閱兵照片。這次閱兵以燒錢為能事,耗資千億元,這些血汗錢足可以新建50萬所希望小學,如果那樣的話,全國的孩子都上得起學了,還用搞什麼希望工程騙財騙愛心?如果這些錢給下崗職工解決就業創造機會呢?如果給災區呢?如果給貧困地區開發扶貧呢?如果投入植樹、種草、環保、科研呢?......太多的「如果」意味著江澤民有太多的機會行善事,得民心。古人講「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而江澤民放著這麼多「大善」而不為,卻專揀惡事來做。這人不是「有病」是什麼。

  3.三個代表、以德治國、與時俱進

  如果江澤民也有「思想」的話,那就是繼承並創造性地發展了慈禧太后、毛澤東以來的專制主義思想與鄧小平時代的拜金主義。因此也就愈加的無恥與流氓。

  江澤民聲稱代表最廣大人民的利益,不錯,是被他一□H全「代表」了。《刑法》規定的附加刑裡有一種「剝奪政治權利」,一般判了死刑的罪犯才處以這種刑罰。而在中國,幾乎所有的農村人和大部分的城市人口從沒真正行使過什麼「政治權利」,只知有「政治權力」。這和罪犯有什麼區別?難怪有人形容中國是一所沒有圍牆的大監獄。

  共黨對文化的摧殘從未停止過,而受害最深的城市莫過於北京城。50年代大拆牌樓和城牆,令多少學者專家為之扼腕。如今江澤民又弄了個國家大劇院放在城市中軸線附近,不倫不類,蠢笨而又怪異。其超豪華的設計凝聚了多少血汗錢就更不用說了。我預言,多年後的北京城有三樣東西必須得拆:停屍房紀念堂、大糞堆世紀壇和那個大圓蛋似的大劇院。這且不提。

  如果毛澤東時代的文化特徵是「文化大掃除」,鄧小平時代的文化特徵是「笑貧不笑娼」的話,那江澤民時代的文化特徵就是「既當婊子,又立牌坊」。江澤民為了專制主義的「長治久安」,在國際舞臺上到處「獻身」,無論強弱貧富,走哪賣哪,又是割地,又是送錢,要不就跳舞唱歌做遊戲。實在不行,以一國之尊主動去擊缶、鼓瑟獻媚,活脫脫一個跳梁小丑。

  畢竟是一國領袖,「要什麼就是什麼,歡喜誰就是誰」,想和誰睡和誰睡。以前聽到江、宋之間的傳說,半信半疑,現在看到宋祖英活躍在各種演出場所,在大型晚會上不是唱壓軸就是獲大獎,拍專輯CD花1000萬,平均每首歌就是60萬萬之巨。連宋本人都在電視上說:那個玻璃臺子好貴哦!.....我恍然大悟:「包二奶」不僅作為一種現象存在,還被以一種「文化」來倡導。此外,圍繞著專制怪圈而滋生出的腐敗文化、官場文化、食文化、送禮文化,多少帶著點有今日沒明日的末世特色。這就是江澤民所「代表」的文化?

  大概江澤民自己看到了法輪功「德」的力量,於是也東施效顰的要「以德治國」,卻沒想到鬧出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個手上沾滿大法弟子鮮血的屠夫,一個極力摧毀人類健康的精神家園的流氓,一個喊著「崇高理想」卻幹著連黑社會都無法企及的勾當的惡棍,一個攫取大量社會財富供自己奢侈享樂的碩鼠,一個最缺少道德、禽獸不如、人性全無的「人」也講起重德來。難怪全國造假之風如此盛行。

  道德的較量從未停止過,有著亡命徒風格的江澤民可能也預感到末日的臨近,但正義之勢不可阻擋,除了欺騙,也別無他法。「與時俱進」是江主席的另一力作,表面意思是引領潮流、永遠時尚,實際上是「死皮賴臉」,是文革時期的「一句頂一萬句」、「永遠正確」的現代翻版,完全背離了馬克思主義歷史觀,徒增笑料而已。

  4.邪教、封網

  邪教(CULT)英文的原指一個教派對另一個教派的稱呼,沒有貶義,比「旁門左道」更接近於中性。在保護宗教自由的西方社會,如果教派之間互相指責為「邪教」,肯定早打起來了。可是這CULT到了江澤民嘴裡就變了味。從法律角度上說,「邪教」這頂帽子的出臺,其本身就是犯罪。誰正誰邪,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的。以為有了權力就可以無法無天,江澤民簡直太naive(幼稚)了。

  荒謬的以為三個月就能搞定法輪功卻拖了三年,而且越來越多的人已經認識到:億萬以「真善忍」作為自己行為準則的法輪大法弟子是正的,是最正的,所有惡意中傷和無理取鬧的指責是如此的荒謬無知。如果他邪,「邪」的如此堅定,而打壓又是如此殘酷,那還發什麼傳單,講什麼真相,直接把手榴彈扔在中南海豈不更省事?反正搞爆炸事件也是死,講真相抓住也不一定活的了;如果法輪功真的邪,在你聽到的官方謠言裡怎麼不見劫財騙色之徒?不見腐化墮落之徒?不見賣淫嫖娼、涉黑涉賭之徒?而那些自殺、殺人的戲卻總是穿幫。

  獲知真理後的人,在其身上所凝聚的正義力量是什麼也撼動不了的,因為邪不壓正。在道德體系日益崩潰的今天,有一億人放下名利來修煉大法本身就是奇蹟;1萬人放下生死一夜之間齊聚中南海更是是人間奇蹟,再潑多少髒水也無濟於事。李洪志先生1999年在加拿大法會上說:「我說叫一個人做好人很難!不是從表面形式上使一個人達到改變,得人的心真正動他才能夠改變的。而這種改變是什麼力量都不能使他再改變的。」

  江澤民如此恐懼正義的聲音,不惜大規模發動網特、靠封網來堵塞言路。孰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大紀元的動態網簡直是神出鬼沒,防不勝防。號稱代表最先進生產力的人權惡棍卻意外的獲得了另一項桂冠:「新聞公敵」。

  5.大洪水、沙塵暴

  道教勸善著作《太上感應篇》開篇即說:「福禍無門,惟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造成1998年大洪水的直接原因是「豆腐渣工程」,而豆腐渣工程的直接原因是腐敗,原水利部挪用了幾十億的水利建設款蓋洋樓,犯罪者由於官官相互而被從輕發落,至今仍現身官場。

  據統計,1949年以來的40年中,中國出現的強沙塵暴天氣就有40次,而江澤民執政的九十年代沙塵暴次數猛增到23次,特別是自從1999年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沙塵暴就「如影隨形」,且愈演愈厲。2000年3月至5月中旬,中國北方出現14次較大範圍的沙塵天氣;2001年春季兩個月中,沙塵天氣共發生18次。今年3月20日被北京市民形容為「世界末日」的沙塵暴,有3萬噸沙子飄落而下,平均到每個北京每個人頭上就達3公斤!

  與天斗,就真的「其樂無窮」嗎?按說北京的綠化做的已經不錯了,可是沙子卻是從遠方借風而來,足見是人算不如天算。如今江澤民是鐵了心一條道走到黑了,但歷史的車輪是不可阻擋的,在此忠告那些江澤民的幫兇、打手、急先鋒們,江澤民誰也代表不了,每個人只能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的良心負責。天理面前人人平等,無論作惡之人權力再大,也難逃法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