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遗产清单
 
——──“话说江核心”有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吴亮
 
2002-4-21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今年已经76岁高龄,主掌中共政权13年整,参与了许多可以说是“轰轰烈烈”的大事。不把它记录下来,恐怕对不起后人。但由于我条件有限,不可能作大规模网上调查,因此以下的一些看法只代表我个人,难免深度不够,浮皮潦草。

  江泽民留下的东西简直是规模巨大,只能从大处著眼,择其精要:

  1.腐败

  江泽民时代最大的特点莫过于腐败。虽然政府经常以显示“惩腐”的决心来改善面貌,并且耍赖地称腐败是世界性难题。但假如其他国家的腐败如果是伤风感冒的话,那中国腐败就是艾滋病、癌症,即使做了化疗,也只不过苟延残喘。政治腐败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如扁鹊所说“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中国的腐败无论从规模数量上还是从深度广度上均可列世界第一,并且从“无官不贪”发展到全民腐败,从一般腐败、局部腐败发展到了体制腐败、全局腐败,从小小办事员到中共中央,没有几人能不淌浑水。究其原因,这是和专制主义制度分不开的。50年来,中国从来没有实现过民主,中国人也从未真正享有过人权,总是人治大于法治。缺乏监督的特权阶层在改革开放后的拜金主义思想影响下,必然滋生腐败,而腐败这反过来特别要维护专制制度。否则,一旦失去权力就意味著接受犯罪的惩罚。因此,越是腐败,越是要强化专制统治,越是象躲瘟疫似的远离民主、人权、自由、真理与正义。这就形成了中国特色的“腐败生态”。

  2.专机、大剧院、大阅兵

  江泽民的腐败从来就是大手笔。看了这三样东西,谁都会明白为什么腐败会越打越多。希望工程所属的中国青基会再腐败,它能把所有捐款全吞了吗?而江泽民一架专机的费用可以新建5000所希望小学。

  弱智的江泽民看不到邓小平执政的最大的安?O改革开放政策得到了百姓的拥护,1984年邓小平阅兵时人群中打出了“小平你好”的横幅,这一镜头在各种专题片中反复出现,成了经典。而治国无能、人气大跌的江泽民想以99年阅兵找回心理平衡,也坐著车子前呼后拥地兜了一回,却在官方网站中都找不出几张像样的阅兵照片。这次阅兵以烧钱为能事,耗资千亿元,这些血汗钱足可以新建50万所希望小学,如果那样的话,全国的孩子都上得起学了,还用搞什么希望工程骗财骗爱心?如果这些钱给下岗职工解决就业创造机会呢?如果给灾区呢?如果给贫困地区开发扶贫呢?如果投入植树、种草、环保、科研呢?......太多的“如果”意味著江泽民有太多的机会行善事,得民心。古人讲“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而江泽民放著这么多“大善”而不为,却专拣恶事来做。这人不是“有病”是什么。

  3.三个代表、以德治国、与时俱进

  如果江泽民也有“思想”的话,那就是继承并创造性地发展了慈禧太后、毛泽东以来的专制主义思想与邓小平时代的拜金主义。因此也就愈加的无耻与流氓。

  江泽民声称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不错,是被他一□H全“代表”了。《刑法》规定的附加刑里有一种“剥夺政治权利”,一般判了死刑的罪犯才处以这种刑罚。而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农村人和大部分的城市人口从没真正行使过什么“政治权利”,只知有“政治权力”。这和罪犯有什么区别?难怪有人形容中国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大监狱。

  共党对文化的摧残从未停止过,而受害最深的城市莫过于北京城。50年代大拆牌楼和城墙,令多少学者专家为之扼腕。如今江泽民又弄了个国家大剧院放在城市中轴线附近,不伦不类,蠢笨而又怪异。其超豪华的设计凝聚了多少血汗钱就更不用说了。我预言,多年后的北京城有三样东西必须得拆:停尸房纪念堂、大粪堆世纪坛和那个大圆蛋似的大剧院。这且不提。

  如果毛泽东时代的文化特征是“文化大扫除”,邓小平时代的文化特征是“笑贫不笑娼”的话,那江泽民时代的文化特征就是“既当婊子,又立牌坊”。江泽民为了专制主义的“长治久安”,在国际舞台上到处“献身”,无论强弱贫富,走哪卖哪,又是割地,又是送钱,要不就跳舞唱歌做游戏。实在不行,以一国之尊主动去击缶、鼓瑟献媚,活脱脱一个跳梁小丑。

  毕竟是一国领袖,“要什么就是什么,欢喜谁就是谁”,想和谁睡和谁睡。以前听到江、宋之间的传说,半信半疑,现在看到宋祖英活跃在各种演出场所,在大型晚会上不是唱压轴就是获大奖,拍专辑CD花1000万,平均每首歌就是60万万之巨。连宋本人都在电视上说:那个玻璃台子好贵哦!.....我恍然大悟:“包二奶”不仅作为一种现象存在,还被以一种“文化”来倡导。此外,围绕著专制怪圈而滋生出的腐败文化、官场文化、食文化、送礼文化,多少带著点有今日没明日的末世特色。这就是江泽民所“代表”的文化?

  大概江泽民自己看到了法轮功“德”的力量,于是也东施效颦的要“以德治国”,却没想到闹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个手上沾满大法弟子鲜血的屠夫,一个极力摧毁人类健康的精神家园的流氓,一个喊著“崇高理想”却干著连黑社会都无法企及的勾当的恶棍,一个攫取大量社会财富供自己奢侈享乐的硕鼠,一个最缺少道德、禽兽不如、人性全无的“人”也讲起重德来。难怪全国造假之风如此盛行。

  道德的较量从未停止过,有著亡命徒风格的江泽民可能也预感到末日的临近,但正义之势不可阻挡,除了欺骗,也别无他法。“与时俱进”是江主席的另一力作,表面意思是引领潮流、永远时尚,实际上是“死皮赖脸”,是文革时期的“一句顶一万句”、“永远正确”的现代翻版,完全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徒增笑料而已。

  4.邪教、封网

  邪教(CULT)英文的原指一个教派对另一个教派的称呼,没有贬义,比“旁门左道”更接近于中性。在保护宗教自由的西方社会,如果教派之间互相指责为“邪教”,肯定早打起来了。可是这CULT到了江泽民嘴里就变了味。从法律角度上说,“邪教”这顶帽子的出台,其本身就是犯罪。谁正谁邪,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以为有了权力就可以无法无天,江泽民简直太naive(幼稚)了。

  荒谬的以为三个月就能搞定法轮功却拖了三年,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认识到:亿万以“真善忍”作为自己行为准则的法轮大法弟子是正的,是最正的,所有恶意中伤和无理取闹的指责是如此的荒谬无知。如果他邪,“邪”的如此坚定,而打压又是如此残酷,那还发什么传单,讲什么真相,直接把手榴弹扔在中南海岂不更省事?反正搞爆炸事件也是死,讲真相抓住也不一定活的了;如果法轮功真的邪,在你听到的官方谣言里怎么不见劫财骗色之徒?不见腐化堕落之徒?不见卖淫嫖娼、涉黑涉赌之徒?而那些自杀、杀人的戏却总是穿帮。

  获知真理后的人,在其身上所凝聚的正义力量是什么也撼动不了的,因为邪不压正。在道德体系日益崩溃的今天,有一亿人放下名利来修炼大法本身就是奇迹;1万人放下生死一夜之间齐聚中南海更是是人间奇迹,再泼多少脏水也无济于事。李洪志先生1999年在加拿大法会上说:“我说叫一个人做好人很难!不是从表面形式上使一个人达到改变,得人的心真正动他才能够改变的。而这种改变是什么力量都不能使他再改变的。”

  江泽民如此恐惧正义的声音,不惜大规模发动网特、靠封网来堵塞言路。孰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大纪元的动态网简直是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号称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的人权恶棍却意外的获得了另一项桂冠:“新闻公敌”。

  5.大洪水、沙尘暴

  道教劝善著作《太上感应篇》开篇即说:“福祸无门,惟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造成1998年大洪水的直接原因是“豆腐渣工程”,而豆腐渣工程的直接原因是腐败,原水利部挪用了几十亿的水利建设款盖洋楼,犯罪者由于官官相互而被从轻发落,至今仍现身官场。

  据统计,1949年以来的40年中,中国出现的强沙尘暴天气就有40次,而江泽民执政的九十年代沙尘暴次数猛增到23次,特别是自从1999年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沙尘暴就“如影随形”,且愈演愈厉。2000年3月至5月中旬,中国北方出现14次较大范围的沙尘天气;2001年春季两个月中,沙尘天气共发生18次。今年3月20日被北京市民形容为“世界末日”的沙尘暴,有3万吨沙子飘落而下,平均到每个北京每个人头上就达3公斤!

  与天斗,就真的“其乐无穷”吗?按说北京的绿化做的已经不错了,可是沙子却是从远方借风而来,足见是人算不如天算。如今江泽民是铁了心一条道走到黑了,但历史的车轮是不可阻挡的,在此忠告那些江泽民的帮凶、打手、急先锋们,江泽民谁也代表不了,每个人只能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良心负责。天理面前人人平等,无论作恶之人权力再大,也难逃法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