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年” 巴黎上演“江独”特色“文化”闹剧
 
欧阳非
 
2004-1-31
 
【人民报消息】在农历新年之际,巴黎的“中国文化年”活动推出了武术、杂技、风俗、歌舞、戏剧、服饰、美食、酒茶以及一大堆出土文物。可是面对中国5000年璀灿的文化,我总觉得缺少点什么,除了那些实物以外,我们有没有一种什么具有真正内涵的称得上“思想”的文化拿去展现给世界呢?要知道西方人在推广他们的文化时,是很强调其“价值”理念的,那才是真正代表其文化蕴涵的东西。

我观察了一下,“中国文化年”中最沾边的、最高雅大概就是“孔子展”了。遗憾的是,也只是把孔子当作了“文物”。中国官方人民网记者评论“孔子展”时,特别强调了“与时俱进”:对孔子要“与时俱进地选择”“与时俱进地学习”,让人感觉记者是一个劲儿地在与“孔子”划清界限,不由得让人怀疑“文化年”是不是揉进了太多的“政治”气息。

人民日报记者还借用了一位法兰西院士的话,说中国文化最令人惊叹的就是“中国现代艺术”,说是反映出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进步。这对我们5000年的华夏文明也算得上是一种公开贬低了。

笔者正准备写一篇有关中国文化年“杂耍有余,文化不足”的文章时,在巴黎上演了一出淋漓尽致展现“江独”特色“文化”的闹剧,明白地告诉世人,原来除了舞狮子玩龙灯秀旗袍之外,共产党还确确实实是有自己“思想蕴涵”的“文化”的。

这个文化就是江泽民亲自发动、创造出的对法轮功的“仇恨文化”和“恐怖文化”。这些“文化”在胡锦涛来巴黎访问时,被江泽民集团作为“中国文化年”的特别节目奉献给了法兰西。

英国伦敦的法轮功学员高郁冬,1月23日一家三口来到巴黎。24日中午12点左右来到凯旋门。在地铁出口,看到几位男士向他招手,当他走近他们时,几个大汉突然粗暴地钳住了他的双臂,把他架起来,推进了停在附近的警车里;

另一名叫晓延(音译)的法轮功学员,是英国公民,1月24日,在凯旋门附近等一位法国同修。不一会儿,法国同修正开车慢慢过来,这时,两辆警车突然出动,把朋友的车前后夹住,朋友被叫下车,戴上了手铐。接着两个警察也冲过来堵住晓延,让他不要动,开始搜查包,随后又叫另一名警察搜身,什么也没找到,最后把人塞进了警车;

法轮功学员滕雪岭,是一位旅居英国的自由职业的艺术家。1月22日,和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一道来到巴黎参加节庆活动及游行演出。24日中午来到凯旋门这儿看风景,当正准备给另一位学员拍照时,突然围过来一帮警察把这位学员强行挟持,在搜身无获后用塑料绳反绑双手,接着警察把滕雪岭也反绑双手抓了。

他们被无理地关在警察局4、5个小时后,才被释放。单子上填写的理由居然是“没有理由”,警察并解释说是“上边”让干的。

更有多名台湾法轮功学员也有相似的遭遇。

这一切发生得很突然,因为那些法轮功学员什么都没有做,跟一个普通游客没有两样。当追问警察到底为何抓人时,竟是因为学员戴着印有“法轮大法”字样的围巾,或者穿着法轮功学员习惯穿的黄颜色衣服而已,最多不过是印有法轮功真象的小册子。

警察都不得不坦承,他们抓人是不对的,有违法兰西的自由民主精神,警察说这一切都是“上级”的决定,怕法轮功去抗议。

其实,法轮功学员根本不是去抗议胡锦涛,正相反,他们是要欢迎胡锦涛,同时要求严惩江泽民的。正是这样,才让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江泽民坐卧不安,不惜一切代价,用经济利益来威胁法国政府中的个别人,要求法国警方必须阻止“黄围巾”在巴黎出现。

于是,才在巴黎街头上演了那一幕幕让人失望的悲剧。

说起来,法轮功学员爱用的“黄围巾”是很有诗情画意的,颜色柔和,所绣字样,无论中英文,都很秀气可人。可是,让警察在严冬中无故扑杀“黄围巾”,那是一幅什么样的画面呢?

如果把这一历史瞬间,浓缩成一幅油画,大概便是热衷于“文化交流”的江泽民集团制造和输出“仇恨文化”和“恐怖文化”的鲜活写实了。

如果硬要说这幅油画是“中国现代艺术”的杰作,也是因其给原本没有“思想”的“文化年”注入了“思想的兴奋剂”,为大家提供了生动的人证物证,呼唤人们正视中国胁迫藐视人权、唆使警察犯罪的“功夫”,以及那些黑手诬陷迫害法轮功学员所能达到的程度。

在异邦法兰西尚且做到如此地步,在中国本土呢?笔者不妨断言,若西方社会想真心推动中国文明进程,那么一再让中国容不下信仰“真善忍”者的“人权文化”浸染西方,肯定不是光明大道。

摘自(明慧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