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正體版
 
朱熔基有机会再趟地雷阵 众高官不必再给胡锦涛面子(多图)
 
林立
 
2004年1月25日发表
 

朱镕基倍感惭愧
【人民报消息】一个良心没有泯灭的人回首自己糊涂时做过的错事,最痛苦的莫过于无法弥补。朱镕基就是一个。

五年前朱镕基初登总理之位,发表了“万丈深渊”和“地雷阵”的豪言壮语,多少人曾对他寄予巨大的希望,在中国许多人的心目中,朱镕基具有传统型的贤相形象,一个清官,类似于包拯、海瑞,和“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七品芝麻官。

公正的评价是历史

2003年3月5日,是朱镕基谢幕的日子,他在退休前希望得到公正的评价,朱在最后的报告中说,不管给他七三开,六四开、五五开的评价,他都接受,他说自己不应该踏足政治。那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让他欣慰。

仅仅过了两个多月,朱镕基开始清醒了,去年五月份他看了中纪委对金融系统的一份调查报告后,感慨万分,什么七三开,六四开、五五开,这时给他二八开的评价,他也不会觉得冤。


沮丧的朱镕基
二○○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朱镕基在上海衡山宾馆会见上海各民主党派和专业人士时,他两度失声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馆会见吴邦国、陈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讲到党内、金融界的黑暗腐败时,气昏晕倒。朱镕基为自已在任内所做的违心事而深感内疚、自责和悔恨,并指出黄菊陈良宇也有责。

动向杂志一月刊报导,十二月中旬,朱镕基在广东省考察时再一次自责用人失误,在徐匡迪调离上海和贾庆林、黄菊、贺国强、陈至立的晋升上,做了违心的事。

朱镕基找到原因但没招儿治

大陆流传一句名言:哪方面高速增长,哪方面就最腐败。

经审计署的查证:安徽、河北、河南、山西、山东、湖北、湖南、辽宁、重庆等省市的高速公路合格率仅为百分之十五,平均造价比南韩高百分之四十,比西欧高百分之二十五,但修建材料的费用却比南韩低百分之二十,人工费用只是南韩的八分之一,是西欧的十五分之一。河南省高速公路每公里造价一亿零二百万元,山东是一亿一千一百万元,湖北、湖南省为一亿二千七百万元,重庆市高达一亿三千二百万元。

朱镕基在广州会见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等人时,谈了卸任后的心情,就社会环境、城市建设问题,发表谈话,说:几十年还没能跳出框框,热衷于搞大、搞表面、搞轰轰烈烈,很少考虑今后发展,全盘统筹,也很少考虑百姓的利益。相似的城市建设工程费用,我国要比欧洲高近二成,要比南韩高一半,这很难从经济角度分析,找出主要原因。

什么原因?谁都知道──贪腐。原因找出来了,有招儿治吗?没招儿。怎么这么没有信心?没有信心的原因是,抓贪官没有造贪官快,制造工厂就是江泽民。

房地产热过头 撑破江家帮的荷包

国务院办公厅11月发出通报:至九月底,全国城市共积压四点二亿平方米面积的住宅、商用房,相等于积压资金一万一千多亿元,占年国民经济总产值百分之九点五左右。

朱镕基又谈到城市房地产热,说:广东承认是热了,就是好事。上海、浙江、江苏不承认热,是掩饰热过界形成的「泡沫」,这是很蠢的。人民会算一本帐:上海、浙江和江苏主要城市在职职工,年均收入一万二千至一万七千元,要不吃不用,二十五年才能买上一间住宅。为什么地方不能体察人民大众的处境,为什么地方不能借鉴一下新加坡、香港地区的成功经验?人民政府要为人民服务,做起来不易,在城市房地产政策上,我有很大责任。

上海、浙江和江苏为什么不承认房地产热过头损害了市民的利益?承认了就得检讨,检讨就得有详细内容,那不等于坦白从严嘛。其实他们也是有苦衷的,就象王雪冰和刘金宝一样,他们首先要撑破江泽民及其家族的荷包,然后也不能亏待了自己,这么艰巨的重担压在肩头,稍一疏忽就达不到标准,更谈不上是高举三个代表的好干部。

上海帮涌进中央


色迷迷模仿黄菊
朱镕基说:上海市干部多调些到外省,外省干部多调些到上海市,我赞成。但,上海干部都调到中央任要职,我个人并不赞成。上海市的干部并不是什么都比外省干部出色。上海经济方面搞得好些、快些,本身有基础等多方面的条件存在。外省区对上海市有意见,关系总是比较紧张。这也是一个因素。中央没处理好,结果搞得很被动,党内外影响都不好。在十六大党代会、十六届一中全会以及十届人大的三次投票表决,都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后遗症,对他们本人今后的工作也很有压力。

朱镕基说的太客气,上海帮什么都比外省干部干的出色,主要表现在违法乱纪、贪污淫乱、触犯刑律、勾结黑社会方面。

江泽民提出的继任总理人选不得人心

朱镕基是力主温家宝是最适合的总理人选的。在十五届政治局常委会上,江泽民提出的总理人选有三人:吴邦国、李长春、温家宝。

也怪了,弹劾李长春的消息从来没断过,最近又有三省干部举报他。2003年11月,辽宁、河南、广东三省和北京某些党政干部联署致中央政治局、中纪委,举报李长春在地方任职期间渎职,包括弄虚作假、拉帮结私、封官许愿,以及李长春本人经常到军区俱乐部寻欢作乐等。

弹劾陈至立的呼声更高了,很多教育界人士指出她把中国的教育搞得一塌糊涂,起码十年之内挽回不了损失。近日,又有五名人大常委向人大常委会提出弹劾国务委员陈至立,指控陈至立虚构城市适龄青少年中学普及率达百分之九十八,实际仅为百分之七十六;虚构农村适龄儿童小学普及率达百分之七十八,实际仅为百分之三十八。

结果,在十五届政治局常委会上,支持李长春的仅江泽民、李岚清二票。吴邦国也以二票赞成、五票弃权而落选。温家宝以五票赞成、二票弃权成为总理候选人。

违心将徐匡迪调离上海

朱镕基还坦承自己在人事的决定上,有二次最大的违心事件,自己没有坚持原则,通过决定后,返家喝酒想解脱心情上的烦闷,结果整夜难眠。

关于徐匡迪调离上海,朱说,中央知道上海市委经常在闹矛盾、争吵不休,问题不在徐匡迪身上,而在黄菊身上。他在这个问题上坚持了几年,最后还是违心地赞同江泽民的意见将徐调离上海。朱知道上海为这事在骂他,他认为骂得是有道理的。自从徐匡迪调走后,黄菊把上海搞得更乌烟瘴气,后来黑社会契爷陈良宇升上来后,与江泽民的外甥、上海市公安局长吴志明勾结在一起,尽干坏事,怨声载道。

违心同意黄、贾、陈、贺的晋升

朱镕基坦承自己第二件在人事上最大的违心事件,指的是对贾庆林、黄菊、陈至立、贺国强等人的晋升。

十六大筹备领导小组提议将贾庆林、黄菊调中央进政治局常委、贺国强任政治局委员、陈至立任国务委员,朱镕基原来是反对的,但最后还是违心地赞成或弃权了。

据知,朱镕基在中央政治局讨论黄菊和陈至立时,曾顶撞了江泽民。正是由于高层对人事上的争议,才推迟了十六大的召开。

黄菊进入常委会后,2003年7月1日党的生日那天,上海市委机关、外滩、西郊迎宾馆等处,均出现历数黄菊在沪劣行,并要求罢免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的大字报、传单。据悉,中共上海市委出高价收回传单,每张给予五百元奖励。

传单收回去了,黄菊在沪的劣行能一笔勾销吗?黄菊进入中央后,这个“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主任,负责抓全国安全生产。现在全国安全事故层出不穷,全国出了多起特大安全事故,黄菊不应该引咎辞职吗?

做忧国忧民的好官是要付出代价的


朱镕基
动向杂志透露,朱镕基这次到广东省考察期间,曾到从化、珠海、深圳拜访了在那里休养的老前辈。在拜访时,朱一再自责:自己在任总理时留下了很多积压的难题给新一届政府。他感慨地说:从上海到中央工作期间,我总在想几个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在政治土、经济上、法治上,究竟如何体现出,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如何反映出,老百姓又如何能体会到、享受到?

朱镕基说:我九十年代初到中央工作,是有抱负的,后来在实际工作中感到力不从心,自己也越来越感到压力,心情也很沉重。在一些改革政策上、人事问题上,我的表态是唯心、违心的。外界说我是「朱铁脸」,这可能只是我的外表,因为我不善于公关或笑脸;其实,我办事、作抉择、表态,还是铁不起来的。在这方面,我是自责的,唯心、违心是我的政治心病,也决定了我不是做高级干部的材料,做不好,还要坏事。

朱镕基退休了,他的这番话很消极,或多或少也是在逃避责任,一个清官不在于是否善于公关或给人笑脸,而在于是不是有正义和良知,是否敢于抵制强暴、为人民谋福利。

翻开历史看一看,真正忧国忧民的好官,哪个是舒舒服服度过一生的?很多都是被罢官、废辍、甚至处死的,主持正义和保持良心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历史会留下他们的美名,永世传颂;而作恶者和助纣为虐者却遗臭万年。这说明,一时的强权不能掩盖历史的真实,邪终究不能压正。

历史不会因为你给胡锦涛面子而宽容

所以,不管是不是做高级干部的材料,既在其位掌其权就要谋其政。这是历史赋予的责任。各级干部都没有权力用这种话来逃避自己的职责和为妥协找借口。也许有人说自己不是服从江泽民的旨意,而是给胡锦涛面子,因为胡锦涛常常给江泽民打圆场,说服大家就范。

不知这些掌握国家命运的高级干部想过没有,无论你们举手同意还是反对祸国殃民的江泽民的决定的时候,就是你们在书写自己历史的时候,就是你们在给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福荫或者灾祸的时候。历史不会因为你给了谁面子而宽容你给国家、民族造成的损失,而且你的职位注定了你必须对民族和人民负责,而不是对某个人负责。

别错过补救的机会

朱镕基虽然退休了,可是根据中央规定,还保留有“朱办”,其他几位老常委也还保留办公室,那么就再把过去没有办好的事再办一办,多多揭露江泽民那些不为人知的祸国殃民、卖国贪腐、残害无辜的事情,把他真正的丑恶面目彻底曝光。

 
分享:
 
人气:52,28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