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有機會再趟地雷陣 眾高官不必再給胡錦濤面子(多圖)
 
林立
 
2004-1-25
 

朱熔基倍感慚愧
【人民報消息】一個良心沒有泯滅的人回首自己糊塗時做過的錯事,最痛苦的莫過於無法彌補。朱熔基就是一個。

五年前朱熔基初登總理之位,發表了「萬丈深淵」和「地雷陣」的豪言壯語,多少人曾對他寄予巨大的希望,在中國許多人的心目中,朱熔基具有傳統型的賢相形象,一個清官,類似於包拯、海瑞,和「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賣紅薯」的七品芝麻官。

公正的評價是歷史

2003年3月5日,是朱熔基謝幕的日子,他在退休前希望得到公正的評價,朱在最後的報告中說,不管給他七三開,六四開、五五開的評價,他都接受,他說自己不應該踏足政治。那經久不息的熱烈掌聲讓他欣慰。

僅僅過了兩個多月,朱熔基開始清醒了,去年五月份他看了中紀委對金融系統的一份調查報告後,感慨萬分,什麼七三開,六四開、五五開,這時給他二八開的評價,他也不會覺得冤。


沮喪的朱熔基
二○○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朱熔基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時,他兩度失聲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館會見吳邦國、陳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講到黨內、金融界的黑暗腐敗時,氣昏暈倒。朱熔基為自已在任內所做的違心事而深感內疚、自責和悔恨,並指出黃菊陳良宇也有責。

動向雜誌一月刊報導,十二月中旬,朱熔基在廣東省考察時再一次自責用人失誤,在徐匡迪調離上海和賈慶林、黃菊、賀國強、陳至立的晉升上,做了違心的事。

朱熔基找到原因但沒招兒治

大陸流傳一句名言:哪方面高速增長,哪方面就最腐敗。

經審計署的查證:安徽、河北、河南、山西、山東、湖北、湖南、遼寧、重慶等省市的高速公路合格率僅為百分之十五,平均造價比南韓高百分之四十,比西歐高百分之二十五,但修建材料的費用卻比南韓低百分之二十,人工費用只是南韓的八分之一,是西歐的十五分之一。河南省高速公路每公里造價一億零二百萬元,山東是一億一千一百萬元,湖北、湖南省為一億二千七百萬元,重慶市高達一億三千二百萬元。

朱熔基在廣州會見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等人時,談了卸任後的心情,就社會環境、城市建設問題,發表談話,說:幾十年還沒能跳出框框,熱衷於搞大、搞表面、搞轟轟烈烈,很少考慮今後發展,全盤統籌,也很少考慮百姓的利益。相似的城市建設工程費用,我國要比歐洲高近二成,要比南韓高一半,這很難從經濟角度分析,找出主要原因。

什麼原因?誰都知道──貪腐。原因找出來了,有招兒治嗎?沒招兒。怎麼這麼沒有信心?沒有信心的原因是,抓貪官沒有造貪官快,製造工廠就是江澤民。

房地產熱過頭 撐破江家幫的荷包

國務院辦公廳11月發出通報:至九月底,全國城市共積壓四點二億平方米面積的住宅、商用房,相等於積壓資金一萬一千多億元,占年國民經濟總產值百分之九點五左右。

朱熔基又談到城市房地產熱,說:廣東承認是熱了,就是好事。上海、浙江、江蘇不承認熱,是掩飾熱過界形成的「泡沫」,這是很蠢的。人民會算一本帳:上海、浙江和江蘇主要城市在職職工,年均收入一萬二千至一萬七千元,要不吃不用,二十五年才能買上一間住宅。為什麼地方不能體察人民大眾的處境,為什麼地方不能借鑑一下新加坡、香港地區的成功經驗?人民政府要為人民服務,做起來不易,在城市房地產政策上,我有很大責任。

上海、浙江和江蘇為什麼不承認房地產熱過頭損害了市民的利益?承認了就得檢討,檢討就得有詳細內容,那不等於坦白從嚴嘛。其實他們也是有苦衷的,就像王雪冰和劉金寶一樣,他們首先要撐破江澤民及其家族的荷包,然後也不能虧待了自己,這麼艱鉅的重擔壓在肩頭,稍一疏忽就達不到標準,更談不上是高舉三個代表的好幹部。

上海幫湧進中央


色迷迷模仿黃菊
朱熔基說:上海市幹部多調些到外省,外省幹部多調些到上海市,我贊成。但,上海幹部都調到中央任要職,我個人並不贊成。上海市的幹部並不是什麼都比外省幹部出色。上海經濟方面搞得好些、快些,本身有基礎等多方面的條件存在。外省區對上海市有意見,關係總是比較緊張。這也是一個因素。中央沒處理好,結果搞得很被動,黨內外影響都不好。在十六大黨代會、十六屆一中全會以及十屆人大的三次投票表決,都反映出了這一問題的後遺症,對他們本人今後的工作也很有壓力。

朱熔基說的太客氣,上海幫什麼都比外省幹部幹的出色,主要表現在違法亂紀、貪污淫亂、觸犯刑律、勾結黑社會方面。

江澤民提出的繼任總理人選不得人心

朱熔基是力主溫家寶是最適合的總理人選的。在十五屆政治局常委會上,江澤民提出的總理人選有三人:吳邦國、李長春、溫家寶。

也怪了,彈劾李長春的消息從來沒斷過,最近又有三省幹部舉報他。2003年11月,遼寧、河南、廣東三省和北京某些黨政幹部聯署致中央政治局、中紀委,舉報李長春在地方任職期間瀆職,包括弄虛作假、拉幫結私、封官許願,以及李長春本人經常到軍區俱樂部尋歡作樂等。

彈劾陳至立的呼聲更高了,很多教育界人士指出她把中國的教育搞得一塌糊塗,起碼十年之內挽回不了損失。近日,又有五名人大常委向人大常委會提出彈劾國務委員陳至立,指控陳至立虛構城市適齡青少年中學普及率達百分之九十八,實際僅為百分之七十六;虛構農村適齡兒童小學普及率達百分之七十八,實際僅為百分之三十八。

結果,在十五屆政治局常委會上,支持李長春的僅江澤民、李嵐清二票。吳邦國也以二票贊成、五票棄權而落選。溫家寶以五票贊成、二票棄權成為總理候選人。

違心將徐匡迪調離上海

朱熔基還坦承自己在人事的決定上,有二次最大的違心事件,自己沒有堅持原則,通過決定後,返家喝酒想解脫心情上的煩悶,結果整夜難眠。

關於徐匡迪調離上海,朱說,中央知道上海市委經常在鬧矛盾、爭吵不休,問題不在徐匡迪身上,而在黃菊身上。他在這個問題上堅持了幾年,最後還是違心地贊同江澤民的意見將徐調離上海。朱知道上海為這事在罵他,他認為罵得是有道理的。自從徐匡迪調走後,黃菊把上海搞得更烏煙瘴氣,後來黑社會契爺陳良宇升上來後,與江澤民的外甥、上海市公安局長吳志明勾結在一起,盡幹壞事,怨聲載道。

違心同意黃、賈、陳、賀的晉升

朱熔基坦承自己第二件在人事上最大的違心事件,指的是對賈慶林、黃菊、陳至立、賀國強等人的晉升。

十六大籌備領導小組提議將賈慶林、黃菊調中央進政治局常委、賀國強任政治局委員、陳至立任國務委員,朱熔基原來是反對的,但最後還是違心地贊成或棄權了。

據知,朱熔基在中央政治局討論黃菊和陳至立時,曾頂撞了江澤民。正是由於高層對人事上的爭議,才推遲了十六大的召開。

黃菊進入常委會後,2003年7月1日黨的生日那天,上海市委機關、外灘、西郊迎賓館等處,均出現歷數黃菊在滬劣行,並要求罷免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的大字報、傳單。據悉,中共上海市委出高價收回傳單,每張給予五百元獎勵。

傳單收回去了,黃菊在滬的劣行能一筆勾銷嗎?黃菊進入中央後,這個「國務院安全生產委員會」主任,負責抓全國安全生產。現在全國安全事故層出不窮,全國出了多起特大安全事故,黃菊不應該引咎辭職嗎?

做憂國憂民的好官是要付出代價的


朱熔基
動向雜誌透露,朱熔基這次到廣東省考察期間,曾到從化、珠海、深圳拜訪了在那裏休養的老前輩。在拜訪時,朱一再自責:自己在任總理時留下了很多積壓的難題給新一屆政府。他感慨地說:從上海到中央工作期間,我總在想幾個問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在政治土、經濟上、法治上,究竟如何體現出,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如何反映出,老百姓又如何能體會到、享受到?

朱熔基說:我九十年代初到中央工作,是有抱負的,後來在實際工作中感到力不從心,自己也越來越感到壓力,心情也很沉重。在一些改革政策上、人事問題上,我的表態是唯心、違心的。外界說我是「朱鐵臉」,這可能只是我的外表,因為我不善於公關或笑臉;其實,我辦事、作抉擇、表態,還是鐵不起來的。在這方面,我是自責的,唯心、違心是我的政治心病,也決定了我不是做高級幹部的材料,做不好,還要壞事。

朱熔基退休了,他的這番話很消極,或多或少也是在逃避責任,一個清官不在於是否善於公關或給人笑臉,而在於是不是有正義和良知,是否敢於抵制強暴、為人民謀福利。

翻開歷史看一看,真正憂國憂民的好官,哪個是舒舒服服度過一生的?很多都是被罷官、廢輟、甚至處死的,主持正義和保持良心是要付出代價的,但是歷史會留下他們的美名,永世傳頌;而作惡者和助紂為虐者卻遺臭萬年。這說明,一時的強權不能掩蓋歷史的真實,邪終究不能壓正。

歷史不會因為你給胡錦濤面子而寬容

所以,不管是不是做高級幹部的材料,既在其位掌其權就要謀其政。這是歷史賦予的責任。各級幹部都沒有權力用這種話來逃避自己的職責和為妥協找藉口。也許有人說自己不是服從江澤民的旨意,而是給胡錦濤面子,因為胡錦濤常常給江澤民打圓場,說服大家就範。

不知這些掌握國家命運的高級幹部想過沒有,無論你們舉手同意還是反對禍國殃民的江澤民的決定的時候,就是你們在書寫自己歷史的時候,就是你們在給自己的子孫後代留下福蔭或者災禍的時候。歷史不會因為你給了誰面子而寬容你給國家、民族造成的損失,而且你的職位注定了你必須對民族和人民負責,而不是對某個人負責。

別錯過補救的機會

朱熔基雖然退休了,可是根據中央規定,還保留有「朱辦」,其他幾位老常委也還保留辦公室,那麼就再把過去沒有辦好的事再辦一辦,多多揭露江澤民那些不為人知的禍國殃民、賣國貪腐、殘害無辜的事情,把他真正的醜惡面目徹底曝光。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