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看看這條新聞!當新華社記者拍攝真相的時候(圖)
 
欣欣
 
2004-1-15
 
【人民報消息】

中國中央級媒體有償新聞價格表

1月15日的新華網首頁的「新華聚焦」裡有一篇文章《新華社記者在臨海採訪遭阻撓群毆致多處受傷》,這種消息以前也不是沒有,但今天在我看來格外醒目。

這些天我看到不少新聞報導都是揭露央視春節晚會的行賄受賄,中國的紅包新聞,還居然列出了價碼。為什麼當記者們拍攝真相的時候會遭到圍毆,難道記者只能說假話嗎?

這矛盾又是因徵地引起的,這是我國近期最突出的問題,大到連江家兩公子都參與,黃菊、陳良宇等上海幫都介入,小到村村鎮鎮,還逼死了許多無辜百姓。

讓我們來看看昨天發生的事情:

新華網杭州1月15日電(記者柴驥程、沈錫權)1月14日9時許,正在浙江臨海市大田街道下沙屠村現場採訪的新華社音像記者應曲川遭到二十多人阻撓、毆打,頭部、臉部、雙臂、雙腿、後腰、腹部等多處軟組織挫傷。

14日早晨7時半,臨海市大田街道下沙屠村因徵地矛盾發生衝突,新華社音像記者應曲川和屈淩燕聞訊來到被徵地的現場採訪。正當應曲川來到停在現場的一輛120救護車(註:沒有受傷嚴重的不會叫救護車,可見那裏正發生血戰)前進行正常採訪時,四五個身穿迷彩服的人(在我們國家身穿迷彩服的是幹什麼工作的?)迅速向應曲川圍攏,其中一人突然上前卡住應曲川的脖子,把他往地上按,搶奪攝像機,並叫人把記者「抓上車」。受到圍攻的應曲川一邊護住機器,一邊亮明新華社記者的身份,同時向在幾米之外的兩名警察求助,反覆聲明自己是新華社記者,有職責採訪這起事件。此時,應曲川發現正特公司的職工正在往一輛貨車上放他們隨帶的鐵棍、鐵鍬等器械,就繞過去拍攝這一場面,此舉立即招來二十多人的拳腳、棍棒、鐵鍬暴打,時間長達10多分鐘(幾米之外的警察為何不阻止?)。在應曲川的呼救下,現場的三四名警察跑過來將應曲川救出,由在現場維持秩序的交警(維持什麼秩序?)送到醫院救治。

報導說,據一些在現場目擊的村民反映,毆打記者的人裡面有身穿迷彩服的人員,還有身穿企業制服的正特公司職工。臨海市大田街道辦事處一名負責人也參與了阻撓新華社記者採訪的行為。新華社記者屈淩燕反映,當時她正在採訪下沙屠村村民,下沙屠村的村民沒有參與打人事件。

以上報導一目了然, 村民沒有參與打人,打人的都是些什麼人?這不禁讓人想到上海發生的事情,誰去保上海幫和江氏公子們呢?是奉江澤民之命兩次特意去上海的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人大委員長不去保護人民的利益而去保護江氏和江家幫的利益,那還頂著「人民代表」的頭銜幹什麼?怪不得江澤民的黑貨「三個代表」入了憲,因為有權決定什麼東西入憲的恰恰是江澤民和江家幫。不可笑嗎?這就是中國的現狀。

報導說,新華社記者在採訪現場被打事件發生後,浙江省委、臺州市委領導立即表明態度,要求臨海市委盡快查明情況,對打人兇手依法嚴肅處理,支持新華社記者履行職責,對受傷的記者組織好治療,確保新聞採訪資料的完整和安全。當地公安部門已開始依法調查取證,追查打人兇手。1月14日下午,臺州市委、市政府以及臨海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到醫院看望了記者應曲川。(完)

這樣的結尾我們看到的太多了,結果呢?陳良宇派武裝到北京抓人;江大公子坐著神五上天了,軍權控制了;流氓貪官薄熙來上新華網當座上客;被強烈呼籲遭彈劾的陳至立居然還進到軍隊去禍亂教育;黃麗滿治下每天600起刑事案件居然在人民網上被誇成「深圳的重新定位: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示範城市」;程維高之女、法人代表指使偷稅罪幾百萬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

您讓記者硬起來,誰給他撐腰?您讓記者說真話,誰來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在江澤民獨裁時代還是說假話自在,既安全又賺錢,不用親臨現場採訪,只要坐在家裡胡編亂造就行。幾十年前的相聲調侃地說:「作家」就是「坐家」,現在想起來還真有點兒預見性。

說一千道一萬,黑根子在最上頭,不徹底鏟除,全國上下必然烏煙瘴氣。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