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儿完全看不到中国主席的车队 (图)
 
2004-2-1
 
【人民报消息】里蒙斯夫妇供稿,以下是译文。标题为编者所加。

我是里昂-里蒙斯,德州休斯顿的一名法轮功学员。2004年1月21日,我和太太朱莉前往法国巴黎参加讲述法轮功真相的活动,同时欢迎中国国家主席到巴黎访问,请求他制止在中国对法轮功的镇压。

2004年1月27日,大约下午1点半左右,当我和太太站在INVALIDE广场对面的大街上时,看到很多警察(好像有50人左右,我不能肯定)在地铁入口处走近并包围了约20到30名法轮大法学员。

我们向他们走过去时,警察发现我太太穿着黄色长裤。我知道是太太的黄色长裤让我们成为他们的目标,因为我看到一名警察看着我太太的长裤,并指给另一名警察看。他们于是走过来要我们的证件。当时我们身上只带了德州的驾驶执照,他们便将我们押起来。在押期间他们未经我太太同意翻她的钱包,看到钱包里的法轮大法传单。我们没有被告知自己做错了什么,是何原因被指控,甚至我们是否被捕。警察强行将我们带到街对面和那些法轮大法学员在一起。他们的举止中没有任何尊敬和尊严可言。让人感觉好像身处一个警察国家一样,就象在电影中看到的纳粹德国对待犹太人的方式。

随后警察强行赶我们往地铁入口处反方向走。当警察用手和胳膊一路推着我们走时,几个人询问为什么我们被拘留。他们用英文和中文说我们是无辜的,到底犯了什么罪,并说我们有权力知道自己被拘留的原因。从警察那里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

走过大约一条街,一名站在队伍最后被警察包围着从台湾来的年轻女士开始大声抗议。警察推搡着她前进,这让她更加难过。她开始哭起来,说话声音更大了。这时候,因为她的举动大法弟子的队伍突然放慢脚步,我猛地被挤在中间。我的右臀骨在2000年曾做手术被换成了不锈钢的。我担心可能受伤了,就告诉警察自己不锈钢臀骨的事。警察暂时推得轻了一些,让前面的人继续前进。可是前面刚开始走,他们就推得更快。那名年轻女士还在哭,并大声抗议着。走过两条街后,她突然晕倒在地,没有说一个字便向身后猛推她的警察倒去。她整个身体软弱无力,瘫软在地。

我太太朱莉冲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她告诉警察“别伤害我的朋友”。警察还试图推我们向前走,朱莉继续抱着她。那个女孩自己已不能走路,他们要抬她时,她很不高兴。警察说如果他们挪不动她,我们就必须继续前进,把那女孩留给警察。我太太说:“不,我们不会离开这个女孩。”她于是叫我帮忙。朱莉抬着她的肩头,我抬脚。走了半条街,朱莉要换个方式。我们就一人挽着她的一只胳膊,把她架到肩膀上。那女孩可以挪动脚但还不足够清醒,不能自己行走。我们又走了一条半街到一个公园。向公园走去的时候,警察通知我们没有被拘捕,他们只是将我们集中在这里。这个公园很隐蔽,在那儿完全看不到中国主席的车队。

到公园里,我们将那个女孩放在长椅上。一些好心人给她茶,但她自己不能喝。朱莉就帮著喂了她一些水。休息5分钟以后,那女孩还不能恢复,朱莉很担心,她让警察叫一辆救护车。他们照办了。

那女孩第一次晕倒是在下午2点半。2点45分时,她再次深度昏迷。救护车3点15分赶到,他们对她进行检查并试图让她清醒。努力后仍旧无法使她苏醒,他们便带她去医院。我和朱莉一同前去,因为她不讲法语,且只懂一点英语。

在医院里,他们检查了她的生命指标,包括一个心电图。他们没发现什么严重问题,而且她也已经恢复清醒,并可以自己活动,明白周遭事物。他们便让她出院。我和朱莉带她回到地铁站上面的旅馆。我们在大约晚上8点到达旅馆。

这些就是我和朱莉所回忆的那天发生的事情经过。有些具体时间可能不太准确,因为2004年1月27日当天发生的事情让人很紧张,时间的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

朱莉-里蒙斯
里昂-里蒙斯


德州休斯顿的里蒙斯夫妇修炼法轮功



朱莉2003年在休斯顿为华人社区活动演出


转自(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