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兒完全看不到中國主席的車隊 (圖)
 
2004-2-1
 
【人民報消息】裡蒙斯夫婦供稿,以下是譯文。標題為編者所加。

我是裡昂-裡蒙斯,德州休斯頓的一名法輪功學員。2004年1月21日,我和太太朱莉前往法國巴黎參加講述法輪功真相的活動,同時歡迎中國國家主席到巴黎訪問,請求他制止在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

2004年1月27日,大約下午1點半左右,當我和太太站在INVALIDE廣場對面的大街上時,看到很多警察(好像有50人左右,我不能肯定)在地鐵入口處走近並包圍了約20到30名法輪大法學員。

我們向他們走過去時,警察發現我太太穿著黃色長褲。我知道是太太的黃色長褲讓我們成為他們的目標,因為我看到一名警察看著我太太的長褲,並指給另一名警察看。他們於是走過來要我們的證件。當時我們身上只帶了德州的駕駛執照,他們便將我們押起來。在押期間他們未經我太太同意翻她的錢包,看到錢包裡的法輪大法傳單。我們沒有被告知自己做錯了什麼,是何原因被指控,甚至我們是否被捕。警察強行將我們帶到街對面和那些法輪大法學員在一起。他們的舉止中沒有任何尊敬和尊嚴可言。讓人感覺好像身處一個警察國家一樣,就像在電影中看到的納粹德國對待猶太人的方式。

隨後警察強行趕我們往地鐵入口處反方向走。當警察用手和胳膊一路推著我們走時,幾個人詢問為什麼我們被拘留。他們用英文和中文說我們是無辜的,到底犯了什麼罪,並說我們有權力知道自己被拘留的原因。從警察那裏沒有得到明確的回答。

走過大約一條街,一名站在隊伍最後被警察包圍著從臺灣來的年輕女士開始大聲抗議。警察推搡著她前進,這讓她更加難過。她開始哭起來,說話聲音更大了。這時候,因為她的舉動大法弟子的隊伍突然放慢腳步,我猛地被擠在中間。我的右臀骨在2000年曾做手術被換成了不銹鋼的。我擔心可能受傷了,就告訴警察自己不銹鋼臀骨的事。警察暫時推得輕了一些,讓前面的人繼續前進。可是前面剛開始走,他們就推得更快。那名年輕女士還在哭,並大聲抗議著。走過兩條街後,她突然暈倒在地,沒有說一個字便向身後猛推她的警察倒去。她整個身體軟弱無力,癱軟在地。

我太太朱莉沖過去將她抱在懷裡。她告訴警察「別傷害我的朋友」。警察還試圖推我們向前走,朱莉繼續抱著她。那個女孩自己已不能走路,他們要擡她時,她很不高興。警察說如果他們挪不動她,我們就必須繼續前進,把那女孩留給警察。我太太說:「不,我們不會離開這個女孩。」她於是叫我幫忙。朱莉抬著她的肩頭,我擡腳。走了半條街,朱莉要換個方式。我們就一人挽著她的一隻胳膊,把她架到肩膀上。那女孩可以挪動腳但還不足夠清醒,不能自己行走。我們又走了一條半街到一個公園。向公園走去的時候,警察通知我們沒有被拘捕,他們只是將我們集中在這裏。這個公園很隱蔽,在那兒完全看不到中國主席的車隊。

到公園裡,我們將那個女孩放在長椅上。一些好心人給她茶,但她自己不能喝。朱莉就幫著餵了她一些水。休息5分鐘以後,那女孩還不能恢復,朱莉很擔心,她讓警察叫一輛救護車。他們照辦了。

那女孩第一次暈倒是在下午2點半。2點45分時,她再次深度昏迷。救護車3點15分趕到,他們對她進行檢查並試圖讓她清醒。努力後仍舊無法使她甦醒,他們便帶她去醫院。我和朱莉一同前去,因為她不講法語,且只懂一點英語。

在醫院裡,他們檢查了她的生命指標,包括一個心電圖。他們沒發現什麼嚴重問題,而且她也已經恢復清醒,並可以自己活動,明白周遭事物。他們便讓她出院。我和朱莉帶她回到地鐵站上面的旅館。我們在大約晚上8點到達旅館。

這些就是我和朱莉所回憶的那天發生的事情經過。有些具體時間可能不太準確,因為2004年1月27日當天發生的事情讓人很緊張,時間的感覺和平時不太一樣。

朱莉-裡蒙斯
裡昂-裡蒙斯


德州休斯頓的裡蒙斯夫婦修煉法輪功



朱莉2003年在休斯頓為華人社區活動演出


轉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