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權力斗爭的底線和死穴
 
作者:趙亮
 
2004-1-11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與胡溫之間的對抗,是一個既合作又對抗的激烈而複雜的權力斗爭。但是有一個問題,江澤民是死守底線的,這就是法輪功的平反問題。只要黨內無人敢在這個問題上挑戰江澤民,江的權力就是絕對的。因為法輪功有很深厚的群眾基礎,而且中共與法輪功的斗爭也不是一場為了政權的斗爭。因為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已經很不得人心,在中國許多人都知道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一定要反過來。

江澤民也知道這是其權力控制的薄弱點,所以江澤民一定會死守這條底線。這也是為什麼法輪功成了江澤民的頭號敵人,成了其國際國內政策中一步也不肯退的死點。與中國政府打交道的人都知道,中國的官員可以在其它問題上談判,包括在民運問題上談判,但是一旦涉及法輪功問題,門就關上了,所有的官員都會重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指控:「邪教。」原因就是,法輪功問題是江澤民的死穴,當然碰不得。

* 江澤民和胡錦濤之間的權力斗爭激烈而複雜

人們不難看清江澤民的意圖,他想讓江派人馬來繼承中央權力,想讓自己的人馬、利益、路線永遠主導中央。為此,江澤民拼命把他的親信死黨如曾慶紅、黃菊、陳至立之流安置到中央高層要害位置,以孤立和限制胡錦濤與溫家寶的發展,圖謀以江派人馬,把胡錦濤這個當年鄧小平選定的第四代核心取而代之。

人們不難看江澤民的策略,他處處擴大地盤,限制胡錦濤。十六大時,把政治局常委擴大到九人並使江派人馬占多數;自己賴在中央軍委主席的位子上,繼續把持「槍桿子」;把空洞無物的「三個代表」寫入黨章和憲法,來樹立共產黨內後追毛、鄧的權威地位;處處制肘胡溫的新政,準備乘機以江派人馬取而代之,等等。

江澤民要達到目的,困難也很大,而且其人馬被對方分化瓦解或被消滅的危險也不小。胡錦濤是黨內經營多年的團派首領,加上又是當年鄧小平選定的第四代核心,受到多數老同志的支持,被扶上黨政核心的位置名正言順。胡錦濤與實幹家溫家寶合作搞胡溫新政,有一定的民意基礎支持。相反,江澤民賴著不退,在民間聲名狼籍,加上「人總是要死的」,緊跟江澤民的人也不能不考慮後路。

不論是胡溫新政還是江澤民的老政,都有一個共識:維護共產黨在中國的一統天下,維持共產黨統治的穩定。這個共識決定了江胡之間一定要合作,一定要表現表面上的團結,對付共同的難關。但是江澤民想讓自己的人把胡錦濤取而代之,這個昭然若揭的野心,決定了胡江之間斗爭的激烈。江澤民雖然在諸多問題上,比如在SARS問題上,在周正毅案子的反腐敗問題上,會制肘胡溫,但他還是要容許胡溫搞新政的。但是有一個問題,江澤民是死守底線的,這就是法輪功的平反問題。

* 法輪功是江澤民死穴,是胡溫新政可能的活點

當年江澤民一意孤行,執意要鎮壓法輪功,完全是出於獨斷專行的一人政治。江澤民於1999年6月下令要對法輪功實行鎮壓時,政治局常委裡的其他幾名成員,包括後來被江澤民任命為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的李嵐清和丁關根,當時都不贊成鎮壓。

今天,江澤民不得不繼續靠謊言欺騙、靠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靠巨大數目的金錢和利益來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而且在世界上,中共還要倍受譴責。江澤民在1999年7月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違背了中央在二十年前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做出的關於不再搞社會性政治運動的決定,把中共帶回到改革開放前的思路上去,正是「九十九年成大錯」。江澤民造下的罪業,闖出的大禍,他必須承當責任,這是江澤民的死穴。

平反法輪功問題,應當是地是胡溫新政的一個活點,因為這樣做,能解決中共騎虎難下的局面,又有群眾基礎支持。法輪功的群眾基礎是很廣泛的。法輪功講真善忍,符合中華傳統文化,深得民心。

不僅當年有一億老百姓煉法輪功,在社會上和黨內幹部中,也不乏認同和支持者,有許多高級幹部或家屬,也是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前總理朱熔基對法輪功曾持支持和容許的態度,這一點許多中國人都知道。鎮壓法輪功不得民心,只是因為江澤民的淫威才得以進行。江澤民把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硬性給推到政府對立面去。為法輪功平反能取消這個敵對矛盾,會贏得社會民眾的支持。為法輪功平反,還能把政府從迫害的泥潭中解放出來,去著手解決各種現實社會問題,而不是再糾纏於宗教和政治迫害中。而且法輪功作為一個民間修煉團體,對政權沒有追求,糾正對法輪功的迫害,不會直接威脅到共產黨的權力。法輪功問題不象「不反腐敗亡國,反腐敗亡黨」的兩難問題那樣難以解決。

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他必然不會允許為法輪功平反。在法輪功問題上,江澤民搞一言堂,搞殘酷鎮壓的恐怖主義,他和一切獨裁統治者一樣,要靠人民和政敵對它的恐懼,來維持。我們現在就來看看法輪功問題如何成了江澤民的政治底線。

獨裁統治者對人民的控制程度,往往不是從法律上反映出來的,因為獨裁下的法律往往是虛偽的。人民的自由程度,往往有個看不見但是感覺得到的底線。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時代,中共對人民的控制處於全盛時期,那時如果有人敢流露出對毛的不尊重,都可能導致大禍臨頭。鄧小平在國民經濟面臨崩潰的危機情況下,不得不開放,對人民的思想有所放鬆,在八十年代,人們已經不必向鄧效忠,但是還是不能罵鄧小平。到了江澤民時代,其威信和權威很有限,人們已經敢罵他的所作所為,特別是那些退休的幹部,更是把罵江澤民,數落其戲子、戀權、無能、殘酷等醜行當成每天消磨時間的娛樂活動。但是不管這些人多麼地「言論自由,」多麼地「大膽直言,」他們沒有人敢公開說「法輪功好」,他們不敢公開置疑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法輪功問題,也就成了江澤民在當今中國權力斗爭中的底線。

所以最近有國外人士孫豐撰文指出,「能否制止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胡政權的考驗」。孫豐在文章中指出,平反法輪功,是胡溫政權的一個機會,「這個機會是法輪功修練者用他們的堅毅與自信,用上千人的生命與鮮血,用數萬數十萬人的肉體忍受一口一口啃下來的,他們贏得了國際大背景的廣泛同情,帶動出國際對江犯澤民的追究,真正開啟了人類一家,標準唯一的實踐,如果說在中共的十六大左右,江澤民那邪肚歪腸裡還存貪一筆錢逃避他國的陰謀,今天,他是連想也不敢想的:對於江澤民來說,全地球已是天網恢恢,等著他呢!連挖一個薩達姆那狗洞的地方也找不出。看他攻勢連連,舞爪張牙,其實是外強中幹,心虛膽喪!即便假李逵插兩把紙糊板斧,軍委主席也要尿撒褲襠!──我敢肯定。他不斷發動聲勢,是虛張,是膽怯的證明,他膽怯到只有床底躦。……江澤民這張弓,崩的太久太緊,沒回旋餘地了,他只能聲勢虛張以求殘喘。」

中共的第四代領導核心,有沒有魄力把握住這個歷史的機會,有沒有勇氣衝破江澤民的底線扣其死穴?人們拭目以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