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干在欧洲抖簌簌 何祚庥在大陆溲溲逗(多图)
 
戚思
 
2003-9-14
 
【人民报消息】罗干和何作庥娶的是一对亲姐妹,所以他俩是「一担挑」,据说萨斯期间他俩都差点儿被一担子挑走了。

冰岛狼狈不堪

最近罗干出访欧亚四国,访问的首站是冰岛,可是冰岛政府官员透露,并未主动邀请罗干,冰岛政府对此感到措手不及。冰岛最高法院院长古德兰-阿兰斯多特甚至在冰岛电视上评论说:“他亲自要求与法院院长会面。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和我谈话或他想要跟我谈什么。”这使强迫人家邀请自己的罗干狼狈不堪。

罗干在冰岛很低调,尤其怕记者,所以他和江泽民出访一样不接受记者采访,不回答问题。罗干不仅不受欢迎,而且在冰岛和芬兰都受到法轮功的起诉。

拉格纳律师在一份公告中说:“根据冰岛法律,如果一个人犯有酷刑罪,冰岛政府有权不让该人离境,无论事件是在什么地方发生的。”罗干被控犯下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现在是极好的机会开始对这个人进行调查。

有媒体报导,610头目罗干在冰岛看到法轮大法横幅和穿金黄上衣的学员,立即面如土色,他在辽宁、河北、黑龙江省那劳教所里蹲点时酷刑折磨、虐杀法轮功学员的嚣张气焰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一次因为有三个法轮功学员打着两个横幅,竟然心虚害怕得长时间不敢走出其访问的最高法院大楼。

浑身发抖的罗干在冰岛面临被调查,他恨不得生出双翅赶快逃往芬兰。

芬兰给罗干留下了更加难忘的记忆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由于罗干在中国的人权纪录,在芬兰社会引起强烈的反感,并造成芬兰政府的尴尬。芬兰的司法部及外交部先后做出解释说,罗干是来参加芬兰的节庆,并不是真正邀请罗干来芬兰访问。

在中国比大灰狼还可怕的罗干在芬兰还是不受欢迎,谁能欢迎一个刽子手呢?

9月11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芬兰著名人权律师尔可坎尼斯托先生受芬兰法轮大法学会委托以群体灭绝罪指控罗干在取缔法轮功过程中,违反国际法规和条约。这是他此次在欧洲访问期间,第二次面对法轮功的控诉。

一次终生难忘的会面

到达芬兰后不久,即在首都被芬兰人权律师起诉的罗干,于9月12日中午离开赫尔辛基,飞往芬兰北部的若瓦涅米市(Rovaniemi)。在若瓦涅米市机场,早有法轮功学员静静等候。因为有了江泽民出访的前车之鉴,所以罗干一行选择了一条小路,悄悄离开了机场。

约一个小时后,在著名旅游胜地的圣诞老人村,几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与罗干一行面对面碰上时,其中一位法轮功学员走上前去用中文平静地说:你好。

从出访就没有看过好脸的罗干喜出望外,立即笑眯眯地问道:「你会说中文?你从哪里来?」法轮功学员回答:「我从瑞典来。」罗干赶紧套近乎说:「我从中国来。」

法轮功学员郑重地说:「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告诉你。」

罗干一听,得意地向周围的官员们看了看,意思是说:瞧,我多有面子,连外国人都这么重视我!身边所有的人也都知趣地闭上了嘴,有的好奇地将目光集中过来,有的抢上几步围拢来要听重要消息。

这位西人法轮功学员祥和地用中文说:「我修炼法轮大法。」

当罗干听到“法轮大法”这四个字时,脸色瞬间变得灰白,他把因仇恨、愤怒又惊慌失措的扭曲的脸立即转向一边,没有勇气再看那位瑞典人一眼。旁边人发现罗干两条腿在微微打颤,一个随从人员气极败坏地想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推开。

这位法轮功学员继续祥和平静地说:「法轮大法好。」听到“法轮大法”这四个字已经让罗干心如刀搅了,现在还加上一个「好」字。

罗干急得摇着手,阴沉着脸连连说:「不、不、不。」

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同声说:「法轮大法好!好!好!」

罗干的脸变得铁青,手攥成了一个拳头。在芬兰,罗干没有能力把法轮功学员送进劳教所,他只能自己逃之夭夭。此时的罗干再也没有兴致游览圣诞老人村,带着随从,急匆匆地上车开了就走。有几个动作慢一点的随从,甚至都未能赶上他们的车。在后面急得连喊带挥手。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


伪科学家何祚庥(右一)在政协会议上
在罗干四处逃窜时,他那为卖自行车呼吁的一担挑、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打着专家巡回讲演的招牌,跑到中国一些高等院校做宣讲报告。

中国科学院院士可不好当,现在就有一千六百多人竞争「院士」。近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主任陈至立称:各方推荐已有一千六百十五人参加入选院士的竞争,而名额仅为三十至三十六人。她呼吁:大学、学术科研机构要郑重提名和推荐候选人,反对本位主义、地方主义。

一千六百多人竞争三十至三十六个院士位子,那这个「院士」一定有了不起的学术研究和成就了。中国科学院的人埋怨说,何祚庥毫无学术成果、没有任何科研水平,靠投机政治当上了所谓的院士。他白白占着科学院的一个位置。科学圈里有一些人甚至认为何祚庥同志不是搞科学的,而是搞意识形态的,把他叫做“政治院士”。

「院士」何作庥的学术成果


伪科学家何祚庥在接受采访
何祚庥的学术成果是配合江泽民诬蔑法轮功,和江绵恒一起带领攻关小组搞网络屏蔽,不让百姓知道真相。9月10日,何祚庥到四川省内江市师范学院去宣讲,不过不是报告什么科研成果,而是以科学院院士的身份诬蔑法轮功、煽动学生对法轮功的仇恨。

据在场的学生说,何作庥一头白毛,相貌极其丑陋,听报告的学生边听边议论:“反对法轮功就能当中国科学院院士?这个院士是怎么评选出来的?”“你想想江绵恒都能当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这老白毛儿当个院士有啥子了不起?”“听说这老家伙和掌握生死大权的罗干是一担挑。”“怪不得这么恶,原来有那样的后台!”

最让学生笑的前仰后合的是,何作庥做报导时,比手划脚,脸上表情怪怪的不说,特别容易激动,可毕竟年岁大了,心有余而膀胱不跟劲,一激动过度就尿裤子,所以学生给他起个外号叫「溲溲逗」。

唉,听说萨斯又要卷土重来,不知这次在欧洲抖簌簌的罗干和在大陆溲溲逗的何祚庥能不能又被选中。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