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在為你流血!(圖)
 
2002-12-13
 
【人民報消息】

江河日下,民不聊生!


我和我先生已來美生活四年多,我的弟弟以及更多親朋好友也已來美很多年。我們這些年輕或中年的人都是從小接受黨的教育,在北京,新中國的紅旗下成長起來的。

四年前當我懷著疑慮踏上遠赴重洋的飛機,那小學課本中描述的美帝國主義燒殺搶劫,危險醜陋的形象依然恍惚在頭腦中。海外華人把這種現象稱為:殘酷的人性洗腦。我爺爺在文革期間曾因年輕時留美後給美軍軍人做過心理測試而被強行下放農場看鴨子,期間又因放鴨時高歌了一句四郎探母的曲詞而再次被嚴厲批斗,以至精神一度受到嚴重刺激;1999年4月,我姨父又因煉法輪功使他直腸癌等多種疾病消失,身心幸福愉快的事實而被無理關壓八個月之久,被強行轉化後放出,重病臥床一個月不起。2000年秋我終於在網上並從我弟弟那裏得知了天安門六四真相,面對那一個個真實,殘酷的畫面和故事,我震驚了,絕望的悲哀充溢著我的心……

這就是我們曾經熱愛,信任,滿懷期待思念的祖國嗎?這就是那個給了人民多少許諾而我們必須從小以無條件服從的黨政府嗎?我淚流滿面---

太多太多年了,中國人已習慣於謊言,已習慣於被騙和騙他人。

來美後一個偶然機會遇到一個香港女孩,在Dell大公司身兼要職,她真誠地告訴我,當香港回歸已成事實時,所有的香港人是多麼的哀傷,憂慮,我聽罷此言,大吃一驚,因為這與當時大陸的媒體宣傳大相徑庭。

今日我們又看到香港23條基本法開始徵詢民眾的意見,難道中共的毒手真的開始伸向香港,同樣的悲劇真的要在民眾的麻木,不知不覺中再次上演在香港以至於最後達到一點點侵透,吞噬香港!不!堅決不行,絕不能承認!什麼是民眾?是那眾多的沒有武器軍隊,沒有政權但卻一心呵護著家庭的溫暖,期盼著生活的美好,人性相互信任公正自由的普通人群,面對這樣的一片土地,顛覆法又有何作用呢?

香港回歸前的富裕,自由是靠香港人民以及香港自己的政府共同真誠的努力,靠民主健康的體制和對宗教,對神的尊敬得來的,為什麼偏偏要在此時受中共壓力而制定什麼所謂顛覆法,再遲鈍的人都能察覺這裏面滲透的共產黨欺霸的味道。自由獨立的香港怎麼能懼怕邪惡腐敗陳舊的共產黨。

香港的「公僕」們,要為香港未來的生命積些德啊,不要因為一失足而留下千古罵名。

我九十多歲的姥姥曾經感慨地告訴我:「我們應該感謝英國,大陸沒有一個地方象香港那樣繁榮,人家製定的機制就是好!」這位老太太正以頑強信心走向百歲,可別讓這位真心善良的老人失望啊!

一天,一個美國婦女哭泣般地睜大雙眼望著我說:「你那麼多的父母、親人是如何在中國那片嚴酷的土地上一分一秒活下去的?」

香港,我的心在為你流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