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孩子們逼向絕路 人民日報夠酷!
 
樊百華
 
2001年11月15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剛才看到南京電視臺新聞,市委召開宣傳工作會議,主要內容是要求各級黨組織加強領導,組織好2002年報刊徵訂工作,着重強調要保證黨報黨刊發行指標的落實,並嚴令除了黨報黨刊,其他報刊一律不準搭乘黨報黨刊的指令性訂閱便車。與所有會議一樣,市委領導親赴的這次宣傳會議,照例要給出一番精神霸權的理由,那就是人們耳熟能詳的"講政治、講大局","爲了更好地貫徹江總書記'三個代表'的思想"等等。難怪剛剛結束的中共15大6中全會要專門就黨風建設又一次做出決定,如果黨報黨刊沒人訂了,自然會影響到老百姓早已看透的黨風吹下去,即使不算政治帳,那幾倍於非黨報刊的編輯、記者及其領導隊伍,喫什麼呀,任爾東西南北風,既得利益風才是"中心"啊。

中國人的生活就這樣循環着,歲歲年年總相似,新桃舊符無非老皇曆。這些年哪一年不是如此宣傳會議早早提醒國人--明年亦今年即去年!翻了翻有史料價值的"剪報",1998年10月14日的《金陵晚報》頭版有這樣一則報道:"本報訊 昨天,市委、市政府召開1999年度《南京日報》發行工作會議,要求全市各級黨委、政府、各部門採取切實措施,確保《南京日報》明年徵訂發行任務完成。省委常委、市委書記王武龍,市委副書記、市長王宏民今年(原文如此--引者)再次就辦好、發行好《南京日報》作了重要批示。市委副書記汪正生在昨天會議上強調,在未完成《南京日報》等黨報黨刊徵訂任務之前,不得公費訂閱其他報刊。"1998年《金陵晚報》被作爲"黨委機關報的延伸"而同時獲得"必須訂閱"的資格。1999年則去掉"延伸"二字,乾脆與作爲其母報的黨委機關報並列爲"必訂"報。這叫只要黨委願意,任何報紙都可以作爲黨報強制訂閱。……不覺三年過去了,人們對2002年的期待就這樣被暗示、棒喝了!我猜想,私費訂閱黨報就是市委書記大人也不願意的,而"公費"就是某一組織或某領導人的費麼,非也,"公費"也是老百姓勞動成果的一部分,訂閱一事只講強制,不講尊重"民意",叫侵犯人權(不僅是接受信息的自由)未嘗不可吧!

事關權利,我當然都要留意。南京的精神壟斷機構這些年都是在國慶後的10天左右,謀劃來年的生計。這已經是落後的了,大概是下級等上級、地方看中央上行下效的緣故吧,國家隊動手要早得多,當然手段或者方式則多種多樣,未必都會明目張膽地開會動員。1999年那年,才是上半年的6月份呢,中國婦聯黨組就召開"宣傳工作"會議了,內容是:早宣傳、早發動,層層抓實2000年婦聯主辦的報刊訂閱工作。……

強制訂閱這一黨風具有高度的傳染性,於是凡有壟斷權力在手的部門與行業報刊,紛紛效法,例如各地公安報之於出租司機,民政報、工商報之於農民工,不一而足,用一位作者的話說,這叫強迫所轄單位和老百姓花錢購買廢紙。那些連主管文化宣傳的要員都不會翻一翻的報刊,在中國就能辦得下去,沒有一以貫之的黨風勁吹,能辦到嗎?喝西北風去吧。

《南方週末》曾報道有派出所幫報社向打工仔強行攤銷,不從就體罰的事。最易受到強制訂閱裹挾的當然是學堂裏的孩子。於是報刊訂閱便常常成爲壓垮孩子(失學等傷害)的最後一塊石子!有報道爲證--

吉林省公主嶺市四道崗鄉中心學校有12個分校,3000多名學生,184名教職工。9月下旬以來,省、市和有關部門下發通知,要求訂閱10餘種指令性報刊。於是學校讓每個學生交10元報刊費,這也只能完成訂閱任務的50%。10月29日,黃花村小學6年級學生趙月因取不來這10元報刊費服農藥自殺,經搶救脫險。神志恢復後,趙月哭着說:"老師說,誰取不來錢就不讓上學,要挨收拾,沒辦法才自殺。"鄉中心學校校長蓋如寬對記者說:出現這樣的事我們十分痛心,不該向學生攤派報刊費,可6萬多元報刊費下達指標,我們無法承受。學校每年最多隻能拿出3000元。眼下企業不景氣,鄉里唯一姓"公"的就是學校,各方面都管着我們。他們不知道,我們目前連教師工資都拖欠,上哪兒去弄6萬元的報刊費!記者見到鄉中心校的校長室牆上掛着一排雜誌,還訂有十幾種報刊,其中竟無一份和教育及孩子有直接關係。(取自1998年12月24日《文摘報》)

聽說有的發行幾百萬份的大報某年曾出現只有幾萬訂戶的尷尬,面對尷尬有京官要員竟坐飛機直撲外省,坐等訂閱指標完成後才肯回京,難怪不緊張希希地年年搞強制徵訂。只是不要將孩子們逼向絕路,報刊訂閱帶上恐怖色彩,是給玩加強黨風建設的把戲塌臺的。

 
分享:
 
人氣:9,77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