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氣派!APEC四天會議花掉二十億
 
2001-11-15
 
【人民報消息】上海市委書記黃菊自詡上海舉辦的APEC會議是世紀會議、世紀保衛。四天會議花了二十億元,江澤民得意地說很值得,上海百姓說這是江的面子會議。

黃菊自詡APEC是世紀會議世紀保衛

據中辦十月十七日上午的《簡報》報導:十月十六日,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向錢其琛匯報APEC會議的各項保衛工作準備就緒時說:我以APEC會議保衛工作領導小組的名義,向錢副總理報告:本世紀在上海召開APEC會議的各項保衛工作部署就緒,務必做到世紀會議世紀保衛,讓江澤民同志放心,讓中央領導同志放心,讓出席會議的各國代表安心、愉快!

APEC會議保衛工作領導小組

APEC會議保衛工作領導小組的組長為羅幹(坐鎮北京)、黃菊;成員有:賈春旺、許永躍、由喜貴等。

該指揮中心設在上海的衡山賓館,並在吳淞口、浦東機場、虹橋機場、浦東公園、靜安公園、上海船廠……等十處,各部署了五百名特警全副武裝待命。

實施特級保衛、特級交通管制

今年六月,APEC會議籌備組決定,會議期間採取一級保衛、一級交通管制。

但自九月十八日起,又將APEC會議保衛領導指揮中心提至最高層次、並將會議期間提升實施三個「特級」,即全市及周圍地區陸、海、空特級戒備,特級保衛,特級交通管制。實施三個「特級」,是中共建政以來的首次。過去,實施二個「特級」,即特級戒備、特級保衛,有過二次:一次是一九七一年「九.一三」林彪乘機出走;另一次是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澤東的「哀悼」期。

「特級戒備」下的上海

上海市公安、武警,自九月下旬起已取消休假。七萬名公安、武警,五千名消防人員,五萬名駐滬三軍奉命進入特級戒備。二千輛公安、武警、解放軍專用車輛,五百輛消防車,一千二百輛急救車,三家醫院的三千名醫護人昌值日待命。東海艦隊出動十二艘導彈護衛艦、炮艦在吳淞口外、黃浦江中巡航。南京軍區所屬五十多個雷達網站從十日起,全部啟動,進入特級戒備。三十六架直升飛機待命。

上海市安全局、上海市公安局和市警備區,出動了四千名便裝特工進駐了機場、與會代表下榻賓館、主要交通要道點、商場。全市一萬二千名機關、企業保衛部門的幹部,取消休假,按上級部署參加值班、執勤。

對江澤民和外國政要的保衛

中央警衛局、總參保衛部,分別調動了五百名警衛、七百八十名特警,配合上海特工對江澤民及外國政要保衛。

朱熔基、胡錦濤過問保衛工作,強調:要絕對安全,絕對不能有意外。對江澤民、美國總統布殊、俄羅斯總統普京,他們所到之處,都有四道保衛:公安、武警一道、特警一道、便衣特警一道、總參保衛部近身特警一道。

全市「清場」和放大假

自十月十六日午夜起,上海市的十二塊地區實施一級交通管制。要持會議指揮中心特批的通行證,才能通行。突擊檢查了外地進入上海車輛二千五百輛。從十月十二日起,開始全市「清場」,拘留、暫扣了三千二百多名青年(基本上都是外地人),遣送了三天外地人員,達七千多名。以違反治安法、行動有威脅性為名,拘留了一千二百多名本市居民,公開講明:至十月二十二日這段時間,要限制你們自由,沒有什麼道理不道理、講法不講法的問題。

為了確保APEC會議正常進行,全市職工、學生放假五天。有的合同工提出抗爭:沒工開沒收入,生活怎麼辦?揚浦、長寧、普陀等多個區的職工揚言要為此請願。市長立即批出二千萬元作為補貼工資,才平息了風波。

外灘清場如臨大敵

十月二十日下午四時,出動一千名警備區特警、市公安局便衣、武警,分三面對長達一點二公里的外灘進行清場,嚴禁車輛行駛、行人停留。接著,對外灘沿黃浦江的二十多幢大樓,逐一檢查。荷槍實彈控制大樓制高點。如此如臨大敵,是為了晚上慶祝APEC會議舉行焰火晚會,憂慮有敵對勢力、恐怖分子利用沿江大樓向對岸觀看焰火的各國領導人發動襲擊。

APEC經費達二十億元

APEC會議,原預算經費一億四千萬元。從六月起至九月十八日,節節上升。目前估計要動用二十億元。僅環境突擊布置,已用了三億一千萬元。增購保衛、檢查裝備,用了一億二千六百萬元。

會議前後七天,當值武警,每人每天補助一百元;公安人員,每人每天補助二百至三百元,中央警衛和特警,每人每天三百元。僅這筆開銷就達三億元。

焰火晚會耗資四千萬

十月二十日晚歷時四十五分鐘的焰火場面,堪稱「世界第一」、「領先國際水平」,代價不菲,花費了四千萬元。焰火的設計師,是美國一家公司的美籍江蘇省揚州人,九十年代初才離開中國大陸赴美的留學人員。

民族特色服裝手工縫制

出席APEC會議的各國領袖,都獲贈中國民族特色服裝二件。服裝衣料是全絲雙織錦緞,一共訂制了六十件。每件工本費達一萬二千元(每枚鈕絆就二百元),是從上海、無錫、常州調選了三十名高級裁縫用手工縫制的。此項縫制工程被列為「重要政治任務」。縫制過程中,有三名裁縫因為諸多限制(包括在十五天時間內,不准對外通電話、不准外出)發出怨言,而被除名。

南京路商家怨聲載道

在五天管制期間,南京路、南京西路商店的營業額下降近九成。每日人流達百萬人以上、亞洲最繁華的「十裡洋場」營業額至少損失六十億元。七十多家商戶已向上海市長徐匡迪提出,要求政府作出補貼。上海市政府市長辦公室主任召集商戶代表說:市委、市政府希望各商戶要從長遠利益著想,不要光看到五天受到些損失,要看到五個月、五年的所得。上海大都市的光彩,人人有份。商戶代表說:書記、市長大光彩,商戶、市民倒貼戶。

江澤民輕鬆笑談「值得」

APEC會議的經費要用二十億元,江澤民得知後,說:值得,很值得!能圓滿召開,達到會議目標,我看政治上、經濟上、國際地位上,就不是二十億、二百億,甚至二千億的金錢數字能反映出的。經濟賬不能這樣算!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