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誘供李真的副檢察長說起!我丈夫就是這樣變壞的(圖)
 
單京京
 
2003-11-13
 
【人民報消息】李真死了,我那在公安局工作的丈夫還活著,我們曾經是外人眼裡的模範夫妻,我丈夫是別人眼中的模範丈夫,高官家庭出身,相貌英俊象電影明星,性格內向,溫存體貼,可是全家人只有我真正了解他的偽善和醜陋!結婚以後,我才發現我最不能容忍的“說謊”原來是我丈夫的特長,我們常常發生衝突,他不明白我為什麼總說真話,我不明白他為什麼張嘴就是假話,假話說多了,自己都會忘記,結果一些好朋友因失望離他而去。

有一天,我的心終於容不下那麼多的痛苦,我對疼愛和信任我的婆婆講出了他的一件小事,婆婆震驚了,不相信她最好最善良的兒子竟是這樣的人,半晌她冒出了一句讓我震驚的話:“都是在公安局學壞的!都是在公安局學壞的!”

都是在公安局學壞的!!!怎麼可能呢?公安局不是抓壞人的嗎?

看了新華網的報導《河北巨貪李真案內幕:頑抗108天認罪寫萬言懺悔》,我更相信我婆婆的話是對的了。

新華網石家莊11月13日電(記者田雨)河北省唐山市人民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對原河北省國稅局局長李真受賄、貪污一案作出的死刑覆核裁定和執行死刑命令,13日上午對李真執行死刑。

李真是誘供後坦白的,很多事情是他自己說出來的,對他誘供成功的是唐山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陳曉穎。陳副檢察長對他的承諾沒有算數,結果李真自己要了自己的命。這證實了我丈夫的話:“什麼「坦白從寬 抗拒從嚴」?正相反,「抗拒從寬 坦白從嚴」!千萬不能坦白交代,一坦白就活不成了。”

原來共產黨說話不算數,公檢法的承諾就是誘供,怪不得成克傑的情婦李平大叫上當,朱小華的太太自殺後,專案組還利用親情欺騙朱小華說她活著。我又一次想起婆婆的話:都是在公安局學壞的!原來還不止公安局,公檢法都是如此!

為什麼有的人要誘供入獄、死刑,而政治局常委裏罪證確鑿的卻安然無恙,江氏父子賣國竊國卻在中華大地上橫沖直撞、暢通無阻?看來中國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現在,很多案件都不公開審理,說是牽扯了國家機密,什麼機密怕被泄露呢?上海律師鄭恩寵向拆遷戶提供法律咨詢都是泄露國家機密,可想而知,那些不公開審理的嚴判都是見不了光的審判。

新華網的報導《河北巨貪李真案內幕:頑抗108天認罪寫萬言懺悔》是個最絕妙的自供狀,報導說,受命擔任主審官的是唐山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陳曉穎。這位具有豐富偵查和預審經驗的中年檢察官,帶著助手進駐到關押李真的某看守所,在觀察了李真的言談舉止和心理狀態後,正是通過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而打破了李真堅守的心理防線。

李真坦白交代後被處死刑

報導說,第一次面對面交鋒,陳曉穎顯得很隨便,說:“李真,咱們兩個定個協議,今天誰也不談案子,只是隨便聊聊天。”一聽說是聊天,李真的強硬態度馬上緩和下來。陳曉穎了解李真愛迷信,懂佛教,便和他聊起了佛經:“李真,佛教有句話,菩提即我,我即菩提。現在只有你自己才能救你自己。”李真長嘆一口氣道:“我現在被關到外省,沒有人來救我。”看到李真有所觸動,陳曉穎接著問他:“你想孩子嗎?”在談到兒子時,李真哽咽了。

看李真心靈受到了震動,報導說,陳曉穎便乘勝追擊道:“你的孩子是無辜的,他現在還不到8歲,可你給他幼小的心靈帶來多麼大的創傷啊!你應該清楚你講不講自己的問題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你不僅要對你自己負責,而且還要對你的親人負責。我們黨開展反腐敗鬥爭絕不是為了剝奪一些人的生命,更多的還是挽救,是對其他人的警示,是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你現在頑強抗拒的態度不是當年浩然正氣的許雲峰,你向政府認罪悔過也不是變節投降的甫志高。你要有勇氣面對現實,向司法機關坦白交待你的罪行,為你爭取寬大處理創造一個好的條件

從唐山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陳曉穎的話中,李真看到了生的希望。

報導說,從上午8點半李真被提到審訊室,陳曉穎一番入情入理的話語,句句擊中李真的痛處。頑強抗拒了108天的李真終於交待了先後多次收受他人賄賂300餘萬元的犯罪事實,此時已近下午6時。

報導還說,為鼓勵李真繼續講下去,陳曉穎和李真共進晚餐。吃飯之間,陳曉穎還是避開案件不談,只和李真談家庭,談事業,談文學名著,使李真在一種寬鬆和諧的氛圍中感到了自己的人格尊嚴,感到了他人的真誠相待,這進一步消除了李真的抵觸情緒,李相繼交待出自己的還有夥同他人的一樁樁數額驚人的經濟犯罪行徑。

關於李真的罪行新華網寫得很不清楚,我給整理了一下,就比較一目了然。最高人民法院覆核後查明:李真在擔任河北省政府辦公廳秘書、河北省委辦公廳秘書和副主任、河北省國稅局副局長和局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錢財共計折合人民幣814餘萬元;夥同他人,侵吞中國東方租賃公司河北辦事處辦公款、中興電子公司和尼瓦利斯有限公司股份,李真從中分得美元25萬元、人民幣10萬元和價值人民幣51.671萬元的住房1套。案發後,從李真處追繳贓款美元41萬餘元。

李真共得不義之財,其中包括股份,共折合人民幣824萬餘元,美元41萬餘元(已收繳)和價值人民幣51萬餘元的住房1套(已收回)。

我真不知道目前中國貪污收賄多少錢算巨貪?追回損失後,李真得不義之財824萬餘元,稱其為「河北巨貪」,判了死刑;那麼江澤民本人一次就存在海外帳戶二十多億美金(190多億人民幣),算不算「中國巨貪」?而江澤民之子江綿恒又是人所周知的「中國第一貪」,如果按照李真這樣處理的話,江氏父子得死多少回?

李真已經死了,我懷疑,李真的死和他檢舉江澤民的愛將程維高有關,儘管嚴懲程維高的呼聲甚高,但至今程仍沒有被處理。這裏我只想說,新華網的這篇新聞赤裸裸地泄露了公檢法的最高機密──誘供欺騙成功了就是英雄。

我又想起我丈夫的話:抗拒從寬 坦白從嚴!千萬不能坦白交代,一坦白就活不成了!我又想起我婆婆的話:都是在公安局學壞的!

好人進去都能學壞了,那是個什麼地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