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滔天 戰區頻換將 習隱身演哪一齣戲?
 
2023年8月9日發表
 
官方把習近平治水吹到了大禹的高度。(人民報製圖)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嶽小強報導)中國華北、東北洪災肆虐。爲了保首都保雄安,中共「不惜一切代價」,把大水「泄洪」到北京西邊的門頭溝和雄安北部的涿州、霸州等地,釀成大規模洪災,給普通百姓帶來巨大的生命和財產損失。

這邊洪水滔天,那邊七常委集體隱身,逃離北京,到北戴河度假。

這次洪災,內無民衆自發捐款,外無國家表示慰問。領導人「救災秀」,一代代傳到習近平,再也演不下去了。習近平隱身,頻頻調動各戰區將官,軍報宣稱要打仗。習演的哪一齣戲?

民間抗議官方泄洪

因爲官方處置不當,河北霸州市和定興縣災區爆發警民衝突。

8月7日,河北霸州市災民們拉着橫幅、舉着拳頭對政府大樓高喊:「還我家園!」村民此次抗議,是因爲不同意官方的補助措施。

8月5日,霸州市民衆也曾到政府大樓前抗議。當時他們打出「還我家園,明明是泄洪原因,卻說降雨所致」的橫幅。大批黑衣人到場毆打民衆,雙方爆激烈衝突。民衆抗議的原因是,央視4日報導謊稱霸州災情是因爲「受降雨影響」。

8月6日,定興縣府前也有災民抗議。他們指控當局:「我們被四個水庫同時放水淹了家園,這不是天災!力保雄安白溝,把我們的家鄉淹完了,故意炸開大堤把水放進村裏。我們只是想要個說法。定興縣政府武力鎮壓無家可歸的難民!」

中共刪光了網上所有警民衝突的視頻,但是大紀元、乾淨世界等海外網站還有紀錄。

中共水利部部長李國英日前提到「確保首都北京和大興機場防洪絕對安全」,「確保雄安新區防洪絕對安全」。河北省委書記倪嶽峯則稱減輕北京防洪壓力,堅決當好首都的「護城河」。這兩人的表態遭到網民一致討伐。

雄安新區是習近平強行上馬的面子工程。選址在白洋淀,是著名的大窪地,周邊有九條河水流入。中國科學院院士陸大道2019年4月24日曾經撰文說,新區「平均海拔10米左右。歷史上洪澇災害頻發。未來的雄安新區可能需要按照極高的洪水標準設防。在嚴重洪水發生時,白洋淀有可能必須泄洪,可能會使城市被淹。」

在官員「確保」雄安不淹的情況下,只能淹周邊的百姓家園了。微博帳號「無魚oops」的網友發文說,「不是暴雨、不是暴雨、不是暴雨,很多人的家和工廠都被淹了,包括我家的錢財損失嚴重,好多人現在無處可去避難點人滿爲患,捨棄了自己的家保住了你們想要的區。」

泄洪完成 武警接管 官員露面

根據官方報導推算,7月31日中共開始泄洪,至少持續到8月4日,中共不再泄洪、不再水淹百姓之後,武警全面介入了。 8月5日,河北武警部隊全面接管當地災區,民間救援隊被要求離場。所謂「接管」,就是封鎖消息,封殺真相,全面維穩。這時官員開始來「視察」了。

據中國記者披露,涿州市委宣傳部曾要求下屬單位與企業員工不得擅自發布涉災情、汛期的資訊,也不得擅自接受外省記者採訪。記者透露,市委宣傳部曾說有部分救援人員將救援過程與周邊影像惡意對外直播,嚴重影響當地形象,當局更曾擊落了一批未經允許拍攝災區影片的民間無人機。

當地民衆對媒體表示,官方擔心災情真相曝光,僅一個村就遍地屍體。據自由亞洲報導,當地水退後有屍體露出地面,衣衫不整、死狀恐怖;另外當地農民家畜很多都在洪災中死亡,街道上滿目瘡痍。

這次泄洪導致涿州死了多少人,已經成爲中共的最高機密。

有涿州網民發佈影片說:「這個是泄洪,爲了保北京、天津、雄安,把西邊的大堤已經炸開了,我們這邊城西所有的擋水壩,根本就沒有擋,就是爲了舒緩北京的壓力。因爲我家也已經淹了,我們朋友不管是二層樓三層樓,整個村都夷爲平地,全都沒了,全都是水。」

他質問政府:「通知泄洪了嗎?沒通知的地方,好多地方都已經(淹)沒了,一夜之間睡醒一覺家沒了,或者睡醒一覺人沒了。」

還有視頻顯示,涿州部分地區洪水退後,一大羣士兵手拿鐵鏟,帶着口罩整齊劃一正步走過涿州鼓樓大街。

網友憤怒發帖說:「洪水退去了,房屋摧毀了,牲畜沖走了,遇難的鄉親嚥氣了,這時候它們登場了!

「幾十年來的標配:封鎖消息,瞞報損失,瞞報死傷,擺拍『政能量』,宣揚偉光正!」

造假穿幫 捐款遭諷 大禹現身

爲了顯示官方積極救災,中共多次發佈涿州救災相關影像,卻頻頻遭網友踢爆造假。 8月2日,央視曾播出影片,顯示當局正用直升機救出困在一處淹水民宅屋頂的民衆,卻遭網友質疑當地水位僅淹及腳踝,根本不需要出動直升機救援。

3日,河北省共青團和官媒《河北日報》發出一張照片,指一名年輕消防員因救災勞累,坐在地上邊喫飯邊打瞌睡,被網友發現照片早在2020年7月江蘇無錫市太湖水位上漲時就已拍攝。

在龐大的壓力下,央視將影片底下評論全刪除,而河北共青團則默默刪除照片,《河北日報》爲此公開致歉。

北京市紅十字會日前號召民衆捐款救洪災,不但被冷嘲熱諷,不少人只捐人民幣0.01元以表不屑。

前深圳異見人士林生亮對大紀元表示,「我們可以回顧一下,對於每一次賑災的捐款,從早期的1998年抗洪得到全世界的援助,包括汶川大地震等等,那時全世界捐來那麼多物資、資金,最後爆出大部分都被中共的官員貪腐了。再到最近幾年疫情封控,老百姓一次一次地被愚弄,也一次一次地覺醒。」

從鄭州7‧20水災、郭美美事件,到現在捐款評論區大部分都是「捐你妹」、「捐你媽」或捐1分錢。林表示,「這就是人民一次一次覺醒的過程,每次受騙也是覺醒的過程。」

中共的公信力已經下降爲零了。偏偏大水肆虐前,官方出版《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關於治水的重要論述》,被諷爲「高級黑」。

官媒7月19日報道稱,該書闡述了習近平關於治水重要論述的「時代背景、思想脈絡、重大意義、豐富內涵、精神實質、實踐要求」,並稱習18大以來「親自擘畫、親自部署、親自推動」治水事業。

中共水利部長李國英爲此書撰序說,習治水論述形成了「科學嚴謹、邏輯嚴密、系統完備的理論體系」,爲新時代治水「在中華民族治水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該部下屬的《中國水利報》還發社論稱,在習近平治水論述指引下,中國「治水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

該書出版不到兩週,北京和河北遭大水漫灌,網友一片譏諷:「從此華夏無水患」「書一出版就下暴雨,馬上驗證」,還有網友暗諷「當代大禹,功在千秋」。

民怨沸騰 領導救災秀再也演不成

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網友們紛紛發佈前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溫家寶、朱鎔基等人早年在任時指揮救災的照片,以諷當今。其中一個視頻是胡錦濤親自動手,和官兵一起傳遞物資。

重大災情期間,中共領導人親臨現場似乎已成慣例,成爲中共「救災秀」的高潮部分,而一貫「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現任領導人習近平卻頻頻缺席。

林生亮對自由亞洲表示,國家領導人缺席災情一線是權力傲慢的體現,證明他(習)已經大權在握了,擺拍他都不願意去了。

涿州官員也有樣學樣。涿州市委書記蔡煒華、市長李獻峯等一、二把手也「神隱」一週,沒露面視察災情,也沒有指揮救災,因爲他們知道,他們露面只有捱罵的份。

2020年3月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武漢居民小區時,高樓上怒揭中共造假的呼聲此起彼伏:「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迫於輿論壓力,中共黨媒新華社8月5日晚間,發表長文,傳達中共中央、國務院對汛情的重視。 《人民日報》和央視高調讚揚習近平「親自指揮」了北京防汛救災。

網友議論習近平近年來爲什麼很少去災區,大多認爲現在百姓對共產黨積怨太大,對習不利所致。

「他這兩年都在拼命隱身想讓大家注意不到他,因爲害怕有天共產黨崩了,他被算帳。」

「習近平出行好像沒有一次說是傳統意義上的真正深入羣衆的,痕跡甚至還很明顯,每次都是一大羣便衣演員跟着表演。」

「習近平抓了那麼多人,他深知自己暴露在外面是非常危險的。」

林生亮表示,自鄭州「720」水災、白紙革命後,在頻頻發生的人道災難面前,中共當局已經逐漸喪失了羣衆的信任。

軍報宣稱要打仗,習近平軍務纏身

洪水肆虐之時,不見軍方抗洪救災,卻見軍方異動頻頻。

8月3日,中共軍報在頭版發表評論文章,強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要求確保部隊絕對忠誠。文章還強調軍隊要效忠習近平個人,強調「聽習主席指揮、對習主席負責、讓習主席放心」。

旅澳中國法學家袁紅冰說,這恰說明習近平不放心。
8月6日的中共《解放軍報》頭版發表大標題爲「軍隊是要準備打仗的」的評論文章,強調要全面加強練兵備戰,讓人頗感意外。文章聲稱,「軍隊是要準備打仗的,必須聚焦能打仗、打勝仗……」

袁紅冰認爲,習近平現在遇到一個根本難題,就是他要求軍隊絕對忠誠,可是這些軍官們找不到對他絕對忠誠的理由。因爲十多年來,習近平在治國理政上可以說是一敗塗地,經濟斷崖式下滑,民生艱難,失業大潮湧起,三年的動態清零摧毀了民衆對於中共發展經濟的信心。在外交上中共四面楚歌、八方樹敵,處於前所未有的國際困境。

那麼,民怨沸騰之際,習近平究竟在忙什麼呢?

中共財新網8月7日發了一篇「人事觀察」,揭開了謎團。文章稱八一前後,多名將領新職務公佈。

文章稱,2023 年7 月底至8 月初,一批軍官將領以新身分亮相公開報道,具體包括:東部戰區副司令員、戰區空軍司令員吳俊寶中將,南部戰區副司令員、戰區空軍司令員喬相記中將,南部戰區副政委兼政治工作部主任尹洪文中將,西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張踐中將,北部戰區副司令員付國強中將,江西省軍區司令員黃文輝少將,湖南省軍區政委馬永生少將等。

可以想像,大水臨門,習忙於將官調度,哪管洪水滔天,保權力最重要。

(人民報首發) △
 
分享:
 
人氣:46,90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