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做法是王朝末年某種徵兆(圖/視頻)
 
——把蓄洪區變城市(雄安) 把城市(涿州)變成蓄洪區
 
2023年8月10日發表
 
門頭溝街頭慘況(翻拍自微博)

【人民報消息】颱風攜帶大雨進入華北地區造成嚴重的洪災。中共領袖、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災害嚴重之時似乎不管不問,但近日中國媒體突然大力宣揚習近平如何關切北京的災情,卻對災害更嚴重的河北涿州的災情隻字不提。觀察家們表示,習近平及其宣傳班子的作爲凸顯出中國特色政治。

習近平爲何突出北京無視災情更嚴重的涿州

據美國之音報道,颱風杜蘇芮攜帶大雨登陸中國大陸,北上華北地區,在北京周邊地區造成嚴重的洪災。中國網民發表的視頻和文字顯示了汽車被沖走,樓房被浸泡水中,溺水死亡者、被淹死的牛和豬橫屍田野和路邊的災情。河北省涿州市周圍地區受災尤其嚴重。

然而,中共官方媒體卻不報道嚴重的災情。許多中國網民抱怨說,華北洪災肆虐之際,中共最高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習近平卻悠哉遊哉在中國西南地區的四川省成都市大宴到那裏去參加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的外國賓客,然後再去四川和陝西進行所謂的考察。

在對災情的一個星期的無視或輕描淡寫之後,中共新聞宣傳機構8月5日發表報道,高調宣揚習近平領導抗洪的豐功偉績。該報道的標題是,《風雨同心 人民至上 ——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堅強有力指揮 北京防汛抗洪救災》。報道援引習近平的話說:「北京市作爲現代化大都市,要經受得住這場考驗。」

習近平和他的宣傳班子爲什麼不提受災最嚴重的河北涿州,儘管涿州離北京不遠?沒有提涿州是否是因爲無意的疏忽?

長期研究當代中國政治和歷史的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榮休教授宋永毅對美國之音說,在涿州遭受無端的嚴重水災之際,習近平和他的宣傳班子不提涿州水災,卻大力宣傳習近平關注所謂的北京救災,這並不是他們的一時疏忽,而是中共北京當局的一貫作風,一貫政策;北京就是以鄰爲壑,平時爲了保障自己的供水而嚴格限制周邊河北省的百姓用水,來了洪水又把周邊當作排水的護城河,不管百姓死活。

宋永毅說:「從歷史上看,中共在這個問題上都是一樣的,(出現了什麼災情),第一要保的是他們這些中央領導人;第二要保的是他們的政權所在地;第三它才考慮一般老百姓,或者根本就不考慮老百姓。」

宋永毅接着舉例說,在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習近平所崇拜的中共獨裁者毛澤東一意孤行發動和推行所謂的大躍進運動造成經濟災難,各地出現食物短缺和饑荒,素有天府之國之稱的四川省餓死人最多,據信有一千萬人左右。然而,當時四川並不缺糧;但那時的中共四川省領導人李井泉把四川人活命糧強行調到北京。李井泉還公開說:四川餓死人不要緊,不能讓北京有人餓死。

爲何突出北京無視涿州?致命性技術問題

時間由1960年代初快進到2023年,批評者指出,中共體制再度毫無懸念地出產了新一代的李井泉式的省級領導人。在河北洪災給河北人民造成廣泛的生命財產毀滅性損失之際,中共河北省委書記倪嶽峯公開宣揚,河北就是要當好北京的護城河。

倪嶽峯的護城河論在河北和中國各地引起廣泛的衆怒和擔憂,因爲衆人擔心哪天自己也被中共當局視爲護城河裏的魚鱉。在衆怒之下,倪嶽峯沒有再宣揚他的護城河論,但倪及其下屬或上司也沒有認錯,沒有收回他的護城河論。

在紐約出版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學者胡平注意到,河北洪災發生,好多天中共控制的中共中央電視臺和其他中央級媒體都沒有報道;好多天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頭版滿滿都是習近平新聞,但就是不提河北洪災。然後,中共控制的媒體又突然大力宣傳習近平關心北京的防汛抗洪救災,但避而不提受災最嚴重的河北涿州。

在胡平看來,習近平及其宣傳班子避而不提涿州有其不得不避的理由,這就是,涿州是習近平宣揚的宏偉的雄安城規劃的直接犧牲品,而那個所謂的千年大計的規劃是習近平不懂裝懂又一意孤行的傑作,跟他不懂裝懂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防控有一拼。

在習近平提出要河北雄安地區建設北京的所謂副都時就有許多專家指出,那個選址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因爲那裏是華北地勢最低窪的地方,是溼地和天然蓄洪地白洋淀所在的區域。

胡平說:「就是因爲當年習近平一意孤行,硬是要把副首都建在(本應當是蓄洪區的地勢低窪地)白洋淀,到頭來就變成了今天這種情況。就像是一位網友用一句話概括的,這次涿州洪災就是因爲把一個蓄洪區變成了一個城市,把一個城市變成了蓄洪區。」

華北洪災所展示的中國政治

跟許多觀察家一樣,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榮休教授宋永毅注意到,面對災情,這一次習近平也是一如既往不去查看,他手下的總理李強也不去;而在毛澤東時代,雖然毛澤東也是不去查看災情探望災民,但毛澤東手下的中共總理周恩來會去。後來中共領導人江澤民及總理朱鎔基、胡錦濤及總理溫家寶都會去。

在宋永毅看來,習近平及其手下的總理李強如此作爲絕非中共政權的好兆頭。他說:「(涿州地區)未經通知就泄洪,給老百姓造成那麼多的災難,你中央主要領導非但沒有一個人說話,而且連前線都不去,非但你不去,你下面的總理也好,那些扈從也好,都不去,這實在不是一個好的跡象,而是一個王朝末年的某種徵兆。」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指出,自習近平2012年上臺以來,他從來都是盡力躲避災難現場和災民,但他手下的總理去災區視察的做法有微妙的變化。2020年8月,重慶發生水災,當時的總理李克強去災區視察;2021年河南鄭州洪災,李克強去了現場。但李克強去災區,中央電視臺沒有報道,是他領導的國務院自己發報道,可見李克強去災區不是習近平的意思。現在的總理李強是習近平的嘍囉,沒有任何的獨立性,當然不敢做任何習近平不喜歡的事。

說到習近平本人爲什麼避免去災區,胡平認爲有非常簡單的合情合理的解釋——因爲習架子大,喜歡擺譜,不喜歡到災區接觸污泥濁水;再就是因爲他特別注重他的個人安全。

胡平說:「我們看習近平每一次到地方,不管是視察還是開會,陣仗都擺得非常大。一路周圍方圓很大的距離都不能有任何所謂的閒雜人,不能有任何政治不可靠的人。而且明裏暗裏還一大堆保鏢。到災區做到這些就比較困難,那他乾脆就不去。」

中共權威媒體新華社8月5日發表的題爲《風雨同心 人民至上 ——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堅強有力指揮 北京防汛抗洪救災》宣傳報道說:「8月3日凌晨2點10分,最後一批滯留北京門頭溝區安家莊站、落坡嶺站的乘客抵達北京豐臺站。至此,因暴雨被困的K396次、K1178次、Z180次列車所有滯留旅客安全疏運完畢……連續多日的救援中,習近平總書記始終關心,反覆叮囑,作出重要指示:『就地安置旅客要做好保障,滯留旅客要儘快轉移,早日進京,確保安全。』」 △
 
分享:
 
人氣:39,87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