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大勢已去」 拜登「故意唱衰」
 
梁京
 
2023年8月15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最近,國內外有越來越多的聲音,或直白、或婉轉地表達了同樣的判斷:習近平「大事不妙」。這種聲音來勢之快、之猛,頗令人驚訝。國際方面,拜登對習近平大事不妙的表達,衝擊力最大,也最令人意外。他不僅直截了當地說「中國是定時炸彈」,還給出了背後的邏輯,那就是「當壞人遇到問題時,他們就會做壞事」。拜登的表達,一方面明確地指出了中國已經成爲全球風險之源,同時也毫不掩飾他對習近平的輕蔑和敵意。儘管拜登講話的場合是競選籌款會,但沒有人懷疑他的「出格」言論也是說給全世界聽的。

中國經濟和金融雷暴不已,而且老天也不幫老習的忙,習近平「大事不妙」人所共見。不過,對這個事實的解讀,不同視角強調的方面不同。一些人認爲「大事不妙」意味着「大勢不妙」,甚至是「大勢已去」,這些人不僅有習近平的政敵和反對者,也包括一些長期押寶習近平成就帝王夢的人。拜登雖然也看到習近平越來越難以自拔,但他強調的是,壞人倒黴反而更會做壞事這個邏輯,也就是強調習近平「大事不妙」對美國和世界並非好事,而是有嚴重風險。他的這個邏輯是否站的住?他該不該在此時此刻,如此公開地強調習近平的困境會加大世界秩序的風險?

對此番拜登的「出格」言論,中共官媒的批評是「惡意唱衰」,這種老調不值得評論。也有媒體假充公允,說拜登高估了中國實力,而低估了美國,也就是說,拜登爲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有意誇大中國危機的全球風險。這種批評也毫無意義,因爲無助於理解當下中國極其嚴峻且微妙的政治形勢。對拜登說「中國是定時炸彈」,我雖感意外,但認同他這句話背後的直覺判斷。關鍵的問題是,如何理解習近平的個人權力危機與中國危機和世界秩序危機之間的關係。

深陷經濟危機和社會(人口)危機的中國之所以對美國和世界能成爲一個「定時炸彈」,隱含着這樣幾個大的直覺判斷,第一,中國內部的糾錯能力太弱,第二,外部世界對中國內部失序的制約或干預能力也太弱,第三,中國內部全面失序不僅風險大,其全球的外部負效應也極大。這三條不同時成立,「中國是定時炸彈」的命題也就很難成立。問題恰恰在於,與歷史上中國改朝換代或大的秩序危機相比,當下中國上述三條同時成立的跡象是相當明顯的。也就是說,歷史上,當中國面臨內亂危險的時候,內部重建政治秩序的力量,外部介入和干預中國政治秩序重建的力量,以及中國內亂殃及外部世界的能量,都和當下的中國大不一樣。

這是否就一定意味着中國和世界都在劫難逃呢?這顯然不是一個靠預言和押寶能回答的問題。在這個意義上,拜登的「出格」言論,是一種有積極意義的行動干預。有人會說,拜登以這樣激烈的言論來刺激習近平、刺激中國,豈不是反而會加劇中國危機的全球風險?我的理解是,拜登與習近平打交道的多年經驗,尤其是近年與習近平一對一對話的失敗經驗,讓他做出了這樣一個判斷,對習近平的中國,已經不存在刺激與否的問題。拜登用「中國是定時炸彈」這樣的激烈話語,一方面是爲了警示世界,同時也是告知不願坐以待斃的中國人,美國不會袖手旁觀。 △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人氣:32,10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