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再臨中國 拜登示警 習不知禍之將至?
 
陳奎德、李恆青
 
2023年8月1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一、事出反常必有妖,天有異象國祚亡

恐怕很多人都感覺到了,近幾個月來的中國,災禍連連,亂象四出,怪事不斷,像涿州大洪水,高地涿州遭水淹 低地雄安保平安,接近百萬人口的城市浸泡在黃湯之中,政府不聞不問。這種亂象,其實在去年的殘酷清零政策時,就已觸目驚心,令人忍無可忍了。我稱之爲天地閉,亂局起,猶如世界末日,舉其犖犖大者有:

清零苛政 神州大獄

去年在新冠病毒變種毒性減低,各國已實施開放式管理的全球疫情下,習近平堅持絕對殘酷的清零政策,把全國變成一座大監獄,特別是上海的三個月清零,百業蕭條,人爲囚犯,淪爲死城,爲一百多年開埠以來僅有之絕境。

黑箱操作 黃袍加身

在草木皆兵下召開的中共二十大,習近平踐踏中共自己的規矩,排除所有異己,中共最高決策機構淪爲習的馬仔班底;並當衆架走其前任和恩師胡錦濤,公然炫耀權力,帝制自爲。

白紙運動 抗擊暴政

在清零酷政及攬權獨大的暴政下,中國民意忍無可忍,爆發白紙運動,石破天驚,呼籲習共下臺。

無預警放開 草菅人命

習驚恐之餘,在無全面接種疫苗,無預警無準備情形下,突然放棄清零惡政,遂致幾乎人口大面積轉陽,大量未種疫苗的老人死亡,火葬場所應接不暇,至今仍未敢公開死亡人數。

暗助侵略 無視公義

當俄國普京發動侵略烏克蘭戰爭後,習當局偏袒俄方,拒絕譴責其侵略行徑,違拗大多數國家民意,在聯合國投棄權票,並在經濟上大力援俄,力撐其不致慘敗。

外長失蹤 新貴失寵

上任僅幾個月的外交部長秦剛突然失蹤達一月之久,之後才宣佈其被免職外長,但仍未給出任何理由,且至今不見其蹤影,神祕詭異,人間蒸發。

火箭軍亂 清理門戶

不久,習近平最重視的中共火箭軍最高層(司令與政委)突然被全部清洗,而此前其副司令亦神祕死亡。習緊急從海軍與空軍調兩位軍官取代火箭軍的兩位軍頭。聯繫到幾個月前,美國軍方發佈的中國火箭軍的詳盡全面的軍事部署信息,內中黑幕重重,無人得窺。

棄千年古城涿州,保千年一夢雄安

近日,中國發生了一系列的天災人禍,最爲觸目驚心的是河北的大水災。民間組織救援遭遇行政阻撓,同時水利部指示保北京保雄安,政府在半夜悄悄泄洪放水,滔滔洪水在黨的引導下,竟然衝向海拔高於習近平雄安新區的涿州!結果導致河北千年古城涿州遭遇滅頂之災。一座近百萬人口的城市及周邊村莊因上游突然泄洪被淹沒,水位最高處達十米以上。就是說,無數在權力格局中處於較低地位的人,雖然地理位勢較高,仍然被浩浩蕩蕩的污泥濁水一掃而去。而河北省委書記倪嶽峯竟然喊出「「堅決當好首都護城河」的喪盡天良口號,視本省民衆爲祭品。

已身不正 焉能正人

在市民最需要政府緊急救援的時刻,中共最高層級官員,竟然在這慘絕人寰大災害面前無一人現身災區。國務院總理銷聲匿跡,國家主席在關注巴基斯坦自殺式襲擊,唯獨中華民國民選總統蔡英文發推特向大陸受災同胞深表慰問。

習近平擔任總書記以來,從來不肯去災區視察。以至於連中共官媒人民日報也意有所指稱:「正所謂『已身不正,焉能正人』,如果自己都做不到躬身力行、率先垂範,又怎能讓他人真心信服、甘願跟隨呢?「

天下圍共 斷其七寸

更加令北京寢食不安的是,今年以來,習政權受到國際社會的圍堵日益嚴峻,其孤立之態日益清晰。最近,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對可用來增強北京軍事能力的關鍵技術行業進行新投資,從而使其與中國的對抗加速升級。

經濟凋敝 垂直下墜

進入2023年後,期望中的經濟反彈並未出現,經濟凋敝,房產商恒大、碧桂園爆雷,債臺高築,通貨緊縮,外資撤離……接踵而來。

在中國與美國的貿易戰中,其它國家坐收漁利,獲得了全球供應鏈去中國化的好處,美國也沒有陷入普遍預期的長期衰退,只有中國是輸家,其經濟垂直下滑。

北戴河會後,中共「國師」金燦榮教授最近公開演說論及中美四種硬實力與四種軟實力比較,(GDP、軍力、高技術、美元,盟友、話語權、精英價值觀、精英利益被綁架)居然全盤貶中而褒美,令人喫驚難解。他獲悉內情?

德國《世界報》近日發表題爲"中國突然間面臨崩潰"的文章,列舉了中國經濟面臨的十大問題,分別爲:房地產泡沫、債務山、通縮、人口問題、美國製裁、投資者逃離、央行、政府、信任缺失和青年失業率。
而今天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已達7.3 vs 1.

二、1976年,再臨中國

近一年來的天災人禍連連:新冠大疫情、清零大暴政,權力帝王化、公然助侵略、高速升重吏、倏忽貶高官、涿州大洪水、經濟大蕭條、四面楚歌起。這一切令人不由不想起中國現代的轉折點——天象世象詭異的1976年:天降隕石雨,地震撼京華,天怒兼人怨。中共三巨頭相繼死亡,毛死而遺孀入獄,中國埋葬了毛澤東時代。

那年與今年,似乎運數如此相似,像是1976年進入了2023年,預示習政權氣數將盡。

1976一瞥:

1月8日,中共總理周恩來逝世。當其遺體送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時,過百萬人佇立在十里長街默哀送靈。
3月8日——吉林地區降落一次世界罕見的隕石雨。在一陣隆隆聲之後,吉林市郊區和永吉縣、蛟河縣五百平方公里的範圍內,落下大量隕石。
3月28日——南京大學爆發反對文化大革命的運動。
4月5日——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抗議事件。借悼念周恩來,廣場變成白花滾滾詩詞遍地的海洋,民衆稱「秦皇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矛頭直指毛澤東。這次事件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公開民意表達。當晚,當局出動幾十萬民兵,血腥鎮壓了羣衆的這一集會。
4月7日——毛澤東撤銷鄧小平的一切職務。
7月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朱德去世。
7月28日——中國唐山發生7.8級大地震,造成242,769到655,237人死亡。一座大城,哀鴻遍野,屍橫遍地,滿目廢墟。
8月16日、22日、23日——四川省松潘、平武相繼發生強烈地震。
唐山極大地震,按中國傳統,這是變天——即皇朝崩潰的前兆。果然,地震之後的9月9日,毛澤東駕崩,歷史的轉折出現了。
10月6日——懷仁堂政變,以毛澤東遺孀江青、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爲首的「四人幫」被逮捕。毛澤東時代終於結束。

其時,中國經濟已經瀕於崩潰邊緣。

三、美國總統警示中國之險

拜登突然重磅發聲:中國是正在「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

8月10日在猶他州籌款時談到中國經濟,拜登總統說,「中國正陷入麻煩」,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失業率飆升打破歷史記錄,老齡化嚴重,中國在許多方面就是一顆定時炸彈。他還說:「這很不好,因爲當壞人遇到麻煩問題時,他們就會做壞事」。

中國是黨國,一個黨,一個國,一個領袖,國家高度人格化,這裏的黨國與習近平是等量的。拜登的擔憂,其實也是國際社會目前普遍的關切,三年清零過後,中國經濟問題已十分嚴重,進入了通縮期;各種社會政治問題也如山湧現,如秦剛失蹤事件、火箭軍被一鍋端的神祕事件、涿州大洪災……。

習近平焦頭爛額,已無法解決。他將如何應對?

「當壞人遇到麻煩問題時,他們就會做壞事。「 此言當然不是隨口一說。考慮到拜登的情報資源,考慮到他對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準確預告,我們不能不認真對待拜登的警告:壞人遇麻煩就會做壞事。

習近平抱火寢薪,不知禍之將至?

在美中關係緊張、臺海局勢升溫之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月6日視察東部戰區機關時稱, 中國「安全形勢不穩定性和不確定性增大」,要求「深化戰爭和作戰籌劃」、「加快提高打贏能力」。習近平發表此番講話恰逢美國財政部長耶倫抵達北京、開啓爲期四太的「經濟外交」。

觀察家巴貝奇認爲,「發動一場針對美國及其盟友的重大戰爭將帶來高風險,但習近平可能相信中國的前景良好,採取果斷行動將共產主義中國變成印太地區的主導力量是一種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 。」

習近平相信在他有生之年可能需要進行這樣的一場戰爭,並且努力讓中國最遲在2020年代下半葉準備好迎接一場重大戰爭。中國計劃的戰爭類型將涉及遠遠超出軍事領域,持續的時間可能要比通常所認爲的長得多。

拜登所謂的定時炸彈,暗示習已經有了攻臺時間表。

美國及其盟國的策略是向走投無路的習公開顯示雙方力量,顯示其對比懸殊,他若鋌而走險則必敗。從而滅了他的妄念,預滅戰禍。所以才有公開中國火箭軍軍力部署的令人喫驚的做法。(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人氣:86,40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