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驚雷滾滾 習近平已預感崩潰(視頻)
 
2023年8月17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淨世界和油管的各位新老朋友大家好,我是李沐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今天是美東時間8月15日星期二,亞太時間是8月16日星期三。

今天我們着重說說危機重重的中國經濟。年輕人失業率暫停發佈、恒大爆雷、碧桂園爆雷、遠洋集團爆雷,銀行下調利率、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逼近歷史低點、股市重挫等等,中共似乎都不溫不火,看着不管。這一系列滾滾驚雷之下,很可能已經在醞釀一場大風暴了,最有可能的就是年輕人。中共國安部炒出舊案,提到了敢死隊的問題。



敢死隊欲推翻中共?

今天(15日),中共國安部微信公衆賬號突然披露了一樁舊案,雲南曾有一支「敢死隊」,準備武力推翻中共政權。隨後中共各家官媒紛紛跟進,對這件事進行渲染報道。

文章表示,雲南省某學校退休幹部肅某主動聯絡國外「敵對組織」,「策劃從境外購買武器」。同時肅某在境內招募「敢死隊」,密謀實施「中國班加西工程」的暴力行動,準備推翻中共政權。

文章稱,肅某等人準備2017年過年期間「襲擊雲南昆明派出所,並搶奪駐軍彈藥庫,實施斷水、斷電及縱火行動」。但是最終中共國安提前行動,將肅某等人抓了。

不清楚是不是真有這樁案子,這還是第一次聽說曾有人組建「敢死隊」,準備推翻中共政權。中共國安拿出幾年前的案子來說,顯然是爲了表現中共國安如何有本事。但任何一件事出現,都有正負兩面,說不定這個消息是給中國百姓提醒了。

事實上我相信,要推翻中共政權的中國人是非常多的,只是苦於手中沒有武器。如果有了傢伙,他們一定不會放過真正敵人的。

賠償災民人均30元

今天(15日)看到一段視頻,河北泄洪區的一位官員拿著揚聲器,對災民們喊話。大概意思是,不管損失的是物還是錢,都按著人均30元進行賠償。

有一位災民發視頻表示,官方的災情損失「評估團」終於進村了。但是「一萬的空調賠你八百」,「一畝地9塊?」「房子裂了賠了200」等等,災民們反映的各種類似情況非常多。

許多IP地址顯示「河北」的災民各種吐槽嘲諷,有的反映評估團來了,但是這個不算賠償範圍、那個也不算,好多都不算,不知道評估啥。有的說,「放心吧,早把咱們算計得死死的了,提前最好心理準備,別太傷心。」

有一位河北的網民寫道,「2012年7‧21那次,我家一層進了一米(深)的水,一層的東西都泡了。鎮上評估的來了好幾次,可最後也一分錢都沒給。」

我在前面的節目中已經說過了,別指望中共會給賠償,那是不可能的。百姓永遠是不會被中共珍惜的「代價」,損失一些財產,倒塌多少房屋,死去許多百姓,那都不算事。

另有網絡截圖顯示,河北涿州的企業主爆料,遭受中共製造的人禍,企業不但拿不到任何補助,反而要比災前繳納的費用多了。雖然至今廠區依然沒水沒電、滿屋淤泥,院外滿地屍體,但官方已經催繳電費了。

企業主表示,電錶被洪水損壞了,但當局要求按照上月的標準繳納;記賬的電腦和稅控盤已經報廢,但是如果過了今天(8月15日)不繳納,就要產生滯納金。而且工業區的公共基建維修費用,也需要企業擔負。

「感覺這場災難的施暴者是企業,所以企業要承擔責任。」這位企業主表示,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資格說不願意這三個字,畢竟,人爲刀俎」。

這位企業主的描述非常準確,中國人就是中共砧板上任意宰割的魚肉。這種情況下,任何稍有血性的人,都會站起身來,爲自己討一份公道。

看到這麼一個消息。有當地網民拍下視頻,表示中共已經向涿州派出了全副武裝的部隊,裝甲車也開進了涿州市街頭。這個消息雖然反映的是中共要對災民們進行鎮壓,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很可能是災民們已經不願繼續做砧板上的魚肉了,他們是不是也組建「敢死隊」了呢?

網絡流傳的一篇網文中有這麼一段話,「災區的政局必然惡化,官民衝突難免升級,河北出動武警對付災民,各省市也要出動武警鎮壓各種社會動亂。終有一天,武警不夠用,到那時,靠什麼維持政權穩定?」

停發青年失業率 經濟支柱出大問題

其實眼下的中國,許多觀察人士的看法都趨於相同:國內國外陰霾籠罩、危機四伏。但愁眉不展的習近平遇到的最大、最急、最嚴重的難題,就是目前的中國經濟。

從今年上半年官方公佈的數據分析,支撐中國經濟的幾大支柱都出現了極大問題。在經濟領域,幾乎每天都可以聽到不好的消息。

中共國家統計局今天(15日)宣佈,從現在開始,暫停公佈中國青年失業率的相關數據。也就是說,7月份的青年失業率不公佈了。中共給出的理由冠冕堂皇,聲稱「勞動力調查統計需要進一步健全優化」。

中共表示城鎮青年在校學生規模不斷擴大,去年有9600多萬16到24歲的青年,其中在校生6500多萬人。聲稱學生主要任務是學習,畢業前找工作的學生是否納入調查有不同看法。

不知道有幾個人相信當局的解釋,這顯然是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因爲根據中共統計局的官網,按照之前的統計方法,「就業人員並不包括實習的各類在校學生」。

中共統計局官網也明確了就業人員的標準,指的是「年滿16週歲,爲取得報酬或經營利潤,在調查周內從事了1小時以上勞動的人員」。

所以中共統計局的所謂解釋是自相矛盾的。已經把工作了1小時的勞動人員納入了「就業」範圍,已經是讓世界驚掉下巴了,不知道中共國統局還有什麼驚人大招,不知道要怎麼調整和健全優化統計方法。

根據中共官方數據,今年前6個月,16到24歲的城鎮青年「調查」失業率一直處於較高的水平,並且是一路攀升。前三個月分別是17.3%、18.1%、19.6%,後三個月分別是20.4%、20.8%、21.3%。

而相比之下,今年6月美國的青年失業率是7.5%,歐盟是14.1%。但是從中共國統局的官方數字可以看出,從4月份開始,城鎮青年調查失業率就超過了去年大學生畢業季7月的19.9%。而且是不斷創出2018年統計這項數據以來的最高比率,這意味著有許許多多的大學生「畢業即失業」。

但是請大家注意,這只是「調查」得出的結論,而且是官方公佈出來的美化數據。即使這樣,失業青年的數字也是非常龐大,統計出600多萬的青年失業。那麼真實情況呢?

上個月,北大研究院經濟學副教授張丹丹在「財新網」發文,表示中國青年失業率可能被低估了。文章指出,如果講1600萬「躺平」、「啃老」不工作的也計算進去,中國3月份青年實際失業率可能已經高達46.5%。

要知道經濟的好壞與失業率是相輔相成的,失業率越高,表明經濟越差。也就是說,中國經濟是非常糟糕的。如果中國青年的失業率3月份就高達46.5%,那麼在經過了4個月的發酵後,現在的城鎮青年失業率是多少呢?

雖然我們沒有具體數字,但這是無庸置疑的。尤其是7月又有1000多萬大學生畢業,一定會使青年失業率有一個跳躍式的增長。有關統計表示,上岸和就業的畢業大學生最多隻有一半。也就是說,至少有500萬大學生失業了。

所以毫無疑問,青年失業數字現在應該更龐大、更驚人。即使上重妝美化也不行了,所以中共乾脆不公佈了,要避免中共最擔心的問題發生。這種做法,中共可不是第一次了。

掩真相難掩痛感 年輕人或推翻政權?

大家知道有個衡量社會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聯合國規定基尼係數超過0.4,就定義爲收入差距較大。中共以前也是每年都發布基尼係數,但是從2004年開始,就不再發布基尼係數了。

因爲2003年,中國的基尼係數就已經高達0.479,此後更是年年升高。據北大社科調查中心謝宇教授等人發佈的《中國民生髮展報告2014》顯示,2012年時的基尼係數已經高到了0.73。

幾乎要高出一倍的基尼係數,說明中國社會的貧富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中共不敢公佈基尼係數了,害怕引發巨大民怨,導致社會出現動盪。

說起來中共這招也確實有一定的效果。即使有許多人早已活不下去了,但是不了解真相的百姓仍然逆來順受、任由中共宰割。所以中共在青年失業問題上,再一次使用了掩耳盜鈴的做法,試圖像掩蓋真實貧富差距一樣,掩蓋青年人的失業問題。

但是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說過一句話,「生活水平究竟怎麼樣,人民對這個問題感覺敏銳得很。我們上面怎麼算賬也算不過他們,他們那裏的帳最真實。」

就是說中共掩蓋數據,並不能減輕人們的疼痛感。不公佈數字,失業率仍然是存在的,人們都會看得見。以前掩蓋貧富差距,窮苦的中國百姓會忍受,但是現在面對的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他們也會逆來順受嗎?那可不一定。

今天(15日)的「香港01」評論中表示,近代以來世界範圍內的經驗說明,青年失業問題如果持續加劇,有可能引發社會問題甚至政治問題。

文章指出,一個家庭如果有年輕人失業,整個家庭都可能難以安寧;一個社會如果失業的年輕人較多,整個社會可能都將爲此煩惱不已。

爲什麼?因爲年輕人就是一個家庭的希望所在,是一個社會和國家的希望所在。如果年輕人都失業了,證明家庭的希望渺茫了,社會和國家的希望都渺茫了,所以自然會引起人們的擔憂。

這家香港親共媒體憂心地表示,「從中長期來看,若不能有效緩解年輕人失業問題,不排除會造成經濟問題之外的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的可能」。

文章並沒有說明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分別是什麼。在我們的印象中,社會問題通常是指社會發生動盪,政治問題則通常是指政權發生變化,這是中共最擔心的問題。

除了政權之外,其它什麼中共都可以不在乎,只要政權穩定就行。但是「香港01」已經暗示,中國失業的年輕人可能會造成社會動盪,進而導致政權生變。

我剛才已經提到了,年輕人都是血氣方剛的,尤其是有知識、有文化、有思想、有眼界的年輕人,當他們看不到希望的時候,會唯唯諾諾、忍氣吞聲地苟活嗎?

當年輕人尋求改變的時候,除了躺平之外,會不會採用其它的方法呢?我期待著年輕人能夠乳虎嘯谷、鷹隼試翼,推動中國的政局發生變化。但中國年輕人並不是唯一的力量,他們一點都不孤獨。

三市齊挫經濟羸弱 中共開耍雙刃劍

網絡上流傳著一個說法,現在的中國經濟有三個「看不懂」。一是三市齊挫,原因在哪看不懂;二是爆雷連連,官方不溫不火不出手,讓人看不懂;三是調控政策取向爭議激烈,當局卻不做表態,外界看不懂。

三市指的是股市、匯市和房市,「三市齊挫」,意思是說這三個市場都在下挫中。

在今天(15日)的香港離岸市場交易中,人民幣兌美元跌破了7.31元,觸及了去年1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從今年年初以來,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已經累計下跌超過了5%,目前已經逼近了歷史紀錄低點。

人民幣匯率的下跌,意味著中國商品的競爭力不強,需要用價格優勢來爭取市場。同時又因爲人民幣匯率下跌,造成中國的進口數量減小,這對中國的經濟也會形成抑制。也就是說,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下跌,表明中國的經濟整體狀況是很糟糕的。

今天(15日)上午,中共央行下調了一系列關鍵利率。一年期中期借貸便利中標利率從2.65%下調至2.5%,同時向銀行系統投放4010億人民幣的信貸款。《華爾街日報》指出,中共這個舉措實施後,面向家庭和企業的銀行貸款利率通常會在幾天內下調。

此外中共央行還表示,將進一步下調多項政策利率,調低了隔夜、7天期和1個月期常備借貸便利貸款利率等等。《華爾街日報》表示,中共的這一系列降息,是對中國經濟走軟之下一系列負面數據的回應。

我們說的通俗一點,這就是中國經濟狀況糟糕的直接反映。因此中共要用降息的方式,吸引人們貸款投資,對人們形成刺激。但是這個刺激性措施有可能帶來雙向反應。

一方面可能會吸引一部分人,貸款投資、擴大經營,這是中共預期達到的目的。但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已經全面趴窩的情況下,許多人都在觀望,儘量減少投入和購買大宗商品。能夠維持原盤不動已經實屬不易,更有大量企業爲了縮減成本在減產裁員。

中共官方今天(15日)公佈的數據,7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額總額同比增長2.5%。比6月份的3.1%下降了0.6%,遠低於經濟學家們預測的4.4%,顯示消費相當疲弱。

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3.7%,比6月份的4.4%下降了0.7%。前7個月,建築、機械和其它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3.4%,比上半年3.8%的增速下降了0.4%。這都反映出中國內需疲軟,工廠在苦苦掙扎。

而中共央行在這個時候調降利率,勢必會引發並加劇人們的恐慌心理。老百姓一定會想,經濟狀況這麼差,我貸款了,能不能還得上呢?如果還不上怎麼辦呢?所以在這種心理作用下,中共央行調降利率並不一定會起到正面作用。

至於房市,壞消息就更多了。1—7月住宅銷售額同比僅增長了0.7%,與1—6月的3.7%增速相比明顯放緩。1—7月房地產開發投資下降8.5%,1—6月位下降7.9%。房屋新開工面積大降了24.5%。

中共統計局數據顯示,6月份70個大中城市當中,31個城市的新房價格環比小幅上漲,但有38個城市環比下跌。而在二手房市場,價格下跌的趨勢和範圍更加明顯,統計的70個城市中,63個城市的二手房價格環比下跌,跌幅最大的是上海。

房地產業的長期滑坡,引發了中國房地產市場出現一個趨勢,很多人「提前還貸」。《人民日報》海外版分析認爲,民衆「扎堆提前還房貸」的動機包括節省利息,減輕月供壓力等等。而無論提前還貸還是房價下跌,都是對投資的嚴重扼殺。

房企爆雷不斷 習近平已預感崩潰

房地產業的嚴重低迷,直接導致了大型房企的頻頻爆雷。今天(15日),中共國企遠洋集團股價開盤大跌了14.86%。後來跌幅有所收窄,但收盤仍下跌了8.108%。這是遠洋宣佈在香港股市停止交易後,產生的第一個直觀惡果。

遠洋集團昨天(14日)表示,一筆明年到期的6%有擔保票據未能支付利息,因違約停止交易。遠洋自稱有兩個原因,整體房市低迷導致營收利潤下降,以及分佔合營企業和聯營公司的業績下降。

遠洋集團是中共的房地產國企,主要股東是中國人壽和大家人壽,涉獵範圍非常廣泛,包括房地產開發、物流、養老、裝飾等等。現在連國企都爆雷,更反映出房地產業的困境。同時也表明中共當局已經無力繼續支持國企了,救不過來了。

習近平當局一直強調要把國企做大做強,但是現在也不得不允許國企爆雷。這已經證明,中共政府的財力已經枯竭了,力不從心才會眼睜睜地看著國企死去。

國企是中共的親兒子,中共都沒有能力去救,那麼民營房地產企業就更不要想了。在深陷財務危機後,只有等著爆雷,而這可能就是一個時間早晚的問題。

在此之前,兩家體量差不多大小的房企碧桂園和恒大都出現了財務危機。在中共不出手的情況下,也相繼宣佈爆雷了。昨天碧桂園旗下的11指公司債券已經停牌了。

據第一財經統計,碧桂園目前未交付房源大約是90萬套。如果碧桂園不能正常運營,意味著會有90多萬業主家庭的資產受到影響。

上海易居研究院研究總監嚴躍進指出,一旦碧桂園倒下,將影響到更多民營房企,可能出現連鎖反應。因爲碧桂園的問題,並不僅限於碧桂園一家企業。那麼這將意味著什麼?

僅一個碧桂園就影響至少90多萬個家庭,遠洋集團影響到多少個家庭?恒大影響到多少個家庭?全國有多少個房地產企業,會有多少個家庭受到影響衝擊?

所有這些家庭,會白白看著全家人辛辛苦苦積攢的一點錢打水漂嗎?我想看看全國各地民衆追債的情況就知道,人們一定會去追債,想追回損失。未來將會發生什麼,應該是可以預見的。

野村證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表示,市場低估了房地產行業大幅崩潰的後果。

香港作家顏純鉤先生認爲,中國正在發生著金融危機,中共只是把社會危機在往後拖。但是越往後拖,爆雷的規模就越大、越難收拾,中共已經黔驢技窮、進入瀕死狀態。

顏純鉤先生表示,中共的家底還能撐幾年,崩潰就會在幾年後發生。但是無論東西方,都已經看到了中共正在崩潰,「連習近平都預感到崩潰」,目前就是時間與形式的問題。△
 
分享:
 
人氣:31,99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