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一片哀鴻遍野的末世風景(圖)
 
顏純鈎
 
2023年8月10日發表
 
河北省門頭溝經歷的泥石流後的慘狀。(翻拍自微博)
【人民報消息】小半個中國泡在水裏,河北災民向政府討公道,災區滿目瘡夷觸目驚心,各級官員對民間疾苦置若妄聞,而紅十字會救災物資,竟然是自己接收,中共國一片哀鴻遍野的末世風景。

天津告急,保定浸水,其他省份沒有颱風,也滿城汽車耕水而行,證明都是人禍放大了天災,正當雨季,長江與黃河流域還會發生不同的水患。

與人間的災情相對應,自然界也呈現種種異相:山東地震,東北蝗災,夜空紅月亮,盛夏飄雪,田土冒汽翻漿,河岸水柱沖天,滿天燕子亂飛,魚只集體躍水。一種異相是偶然,衆多異相是必然,大自然向苦難人間發出預警。

災民數十萬之巨,家宅夷爲平地,無處容身,政府如何安置?百姓的生財工具盡失,農民丟去土地,生意人血本無歸,一家人如何活下去?城鎮遭水劫,清理重建是大工程,地方政府囊空如洗,去哪裏找錢?

中央電視臺指水患是雨多的關係,與泄洪無關,災民集體到政府門前討說法。政府諱言泄洪,因爲泄洪是政府行爲,造成的人命財產損失政府要賠償,推給天災,政府就可以撒手不管。在災民看來,災情的起因不弄清楚,日後政府卸責,民衆便無處說理。

現在鄉鎮一級最多的是失業的大學畢業生,回鄉的農民工,正當血氣方剛,本來對社會現實就一肚子不滿,再加上災後生路盡毀,再加上政府不作爲謊話連篇,再加上向政府討公道還要被噴胡椒水,試問這一口氣如何吞下去?

災區的政局必然惡化,官民衝突難免升級,河北出動武警對付災民,各省市也要出動武警鎮壓各種社會動亂,終有一天,武警不夠用,到那時,靠什麼維持政權穩定?

正如一艘船艙漏水的破船,中共在歷史洪流急湍的波峯浪谷之間載浮載沉,正失控被衝下歷史長河的入海口,更慘的是,沒有人在遠方搭救他們,中共靠自己也無以求生了。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是一天毀滅,中共走到今日的困境,都是習近平一手一腳胡亂作爲、倒行逆施造就的。

習近平上臺之初,少數仁人志士要求政治改革,大多數中國人仍沉迷於現世安樂,對中共的專制隻眼開集眼閉。習近平極端倒退的國策,加劇中共與底層百姓的對立,舊的矛盾沒有疏通,新的矛盾不斷疊加,經不起一再激化,官民已到決裂的地步。

官民矛盾的激化,從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開始。江朱胡溫朝也有官民矛盾,但當時中共還有一定聲望,社會相對穩定,經濟情況尚好,人民生活過得去,政府說的話還有人相信。輪到習近平,政府撒謊更公開更無恥,手法更低劣嘴臉更難看,結果是喚醒更多被洗腦的民衆。

中國十三億人,表面看得罪一些人無關大局,但今日得罪城市中產,明日是農民工,後日是大學生,再後日是中小企,每幹一事,只問中共利害,不問人民禍福,如此日積月累,量變造成質變,漸變釀成劇變,突然有一日,習近平回頭一看,只剩九千萬黨員站在身邊。

九千萬也不是實數,少數高官利害相系,其餘也都是中下層。武警是專制鷹犬,但武警也出身底層,父母生活困頓,兄弟被拆遷,孩子失學失業,武警能同心同德嗎?中共家底厚,官員依附體制吸血,一旦政府囊空如洗,官員便樹倒猢猻散。

經濟救無可救,外交空前孤立,民生凋蔽無以治理,因此習近平近來既不談經濟民生,也不談外交工作,一心一意搞黨內鬥爭和準備打仗。內防部下譁變顛覆他的地位,外防美國與西方步步壓迫不給生路,滿目蒼涼,寢食難安,只想到「最是倉皇辭廟日,重淚對宮娥」的悲慘結局。如此的精神狀態,豈有自信可言?又如何談得上東昇西降的大話?

黨內鬥爭傷黨的肌體,準備打仗傷國之根本,兩件事都不利於國計民生與江山整固,等於在那條漏船上鑿更多大窿,讓水進得更兇,船沉得更快。

一隻漏水的船,半船人半船酒,沉船在即,船上人還在借酒澆愁,恰在此時,來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歷史大洪潮波濤洶湧,中共這隻船載浮載沉,此後江山傾覆,生民塗炭,要再經幾番磨難,中國人才能重整乾坤?

中共四十年改革,只顧積聚財富,不顧人民死活,就像地方官的爲官之道,只求表面燈紅酒綠,不重視地下排水的設施,也就是說,他做作張致,謊話漫天,冷酷鎮壓,都只爲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 △
 
分享:
 
人氣:68,45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