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瘋狂的「烏克蘭戰役」中 普京剛剛遭受了第二次失敗
 
2023年6月3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法國《世界報》社論評論員阿蘭·弗拉雄(Alain Frachon)週四在其專欄中稱,瓦格納集團領導人發動的叛變推翻了俄羅斯就烏克蘭戰爭起因的國家官方敘述。

弗拉雄寫道,總司令普京在其瘋狂的「烏克蘭戰役」中,剛剛遭受了第二次失敗。

普京的第一次失敗是在2022年2月至3月俄羅斯對基輔發動攻擊之初的時候。當時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激勵同胞拯救了首都。接下來的幾個月裏,烏克蘭軍隊「堅守」甚至擊退了俄羅斯侵略者。作爲世界上所謂的最高效的軍事機器的首領,普京的聲譽已經相當地受損了。

第二次失敗的政治意義大於軍事意義。

普京的第二次失敗發生在俄羅斯的領土上,發生在6月23日至24日,瓦格納的士兵挑戰了克里姆林宮的權力。普京的作品、烏克蘭前線最顯眼的僱傭兵領袖普里戈津,派出了裝甲車縱隊向莫斯科挺進,讓他的教父普京顫抖了好幾個小時。表面上的理由是:改換軍隊的高層、停止瓦解瓦格納的計劃。

莫斯科感到了害怕,普京提到了內戰的可能。然而,通過談判來結束這場危機,對普京是有利的:俄羅斯人幾乎沒有流血。瓦格納和軍隊只發生了幾個小時的衝突。今天,克里姆林宮正在努力地讓局勢顯得已經恢復了正常。但是,從外部來看,損害已經造成了。

官方的國家敘事被推翻

弗拉雄繼續寫道,俄羅斯總統普京一直在努力營造自己是世界第一核大國的穩定的保障者的人設,給人以自己是無所不能國家的絕對不會失誤的老闆的形象,可是,這個形象因普里戈津事件而出現了裂縫,受到了損害。

關於普里戈津,不僅是他的坦克,他的話也備受人們的關注。他推翻了俄羅斯關於烏克蘭戰爭起因的官方國家敘述。他否定了普京在電視上夜復一夜反覆強調的言論。普里戈津說,「沒有,」北約沒有打算從基輔對俄羅斯發動攻擊;普里戈津還說,「不是」,「特別軍事行動」不是自衛;「不是」,頓巴斯的講俄語的居民不是「種族滅絕」的對象。

換句話說,這是一場基於謠言、在不負責任、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發動的無用的戰爭,目的是爲了滿足沙皇的新帝國的幻想。這就是普里戈津所說的。在俄羅斯,這些話可能被很多人都聽見了。

可想而知,普里戈津的這些話對於正在忙於擊退烏克蘭反攻的俄羅斯軍隊會造成怎樣的影響。這是不利於軍隊的士氣的。

普里戈津的這些話將對南方世界國家產生的可能影響,也是可以想象的。南方世界國家是俄羅斯外交的成功,就烏克蘭正在發生的悲劇,這些國家在很大程度上認同了普京的「一切都是北約的錯」的信條。

瓦格納:俄羅斯國家在非洲的武裝分支

中非共和國、馬裏、蘇丹這些其獨裁者把自己的貼身保護託付給瓦格納的非洲國家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他們用黃金、石油、木材和當地的其他自然資源獎勵瓦格納僱傭兵。

被指控犯有無數暴行的瓦格納,自稱是私人軍事集團、但這從未能騙過誰。今天,如果它繼續在非洲活動,它將和以前一樣,仍將是俄羅斯國家在非洲的武裝分支,是普京的俄羅斯在非洲大陸上的「展示櫥窗」。

但是,對莫斯科來說,更重要的是,兵變在中國領導層那裏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弗拉雄表示,北京相關反應的措辭反映出北京是擔憂的:北京是否會與一個國家受到動搖、名譽受到影響的領導人締結「無上限友誼」的協議呢?中國希望淡化普京總統本人所稱的「武裝叛亂」和「內戰」威脅,中國的用詞是「事件」,是「普里戈津事件」。簡而言之,對北京來說,這不是什麼大事兒,只是有點攻擊性的示威活動,是一場爲吸引注意力的邁向莫斯科方向的裝甲車拉力賽。

不是容易事兒

2022年2月,在俄羅斯進攻基輔之前三個星期,習近平確立了「與俄羅斯的無限友誼」是其外交的主軸,其目標很明確,這就是:對抗他認爲的西方在國際事務中的「霸權」。在這場十字軍東征中,他有一個盟友普京一次也不漏地祝他生日快樂。

但中國人似乎擔心這位「無上限」的朋友在攻擊烏克蘭時犯巨大的錯誤,並可能讓普京的信譽一天比一天差。北京需要在向俄羅斯總統表現忠誠、穩定中美關係以及加強與歐洲的關係之間權衡利弊。雖然北京擅長馬克思主義的辯證法,但要做到這些,也不是容易事兒。

普京的權力是建立在恐懼之上。在石油價格的幫助下,通過振興在後蘇聯動亂中迷失的俄羅斯,普京獲取了資本。但他始終依賴戰爭,無論是在車臣、敘利亞還是在其他地方。

普京表示,前去烏克蘭是爲了重新徵服「俄羅斯的歷史領土」,普京總統認爲,他的個人信譽和國家地位取決於這場「戰役」。他是否有能力(政治、智力、心理)來明白他在各方面都失敗了呢?△
 
分享:
 
人氣:18,70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