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爺爺專注製作精美木手杖 徹底擺脫酗酒(圖)
 
2023年2月4日發表
 



達納.弗雷澤將撿來的樹枝製成獨特的天然木手杖,從而在大自然中找到了平靜和專注,成功戒掉了酒癮。

【人民報消息】美國一位男子曾經在酗酒的路上苦苦掙扎,但他最終通過嘗試將撿來的樹枝製成獨特的天然木手杖這項手工藝,從而在大自然中找到了平靜和專注。他說這門手藝已經讓他保持清醒長達五年之久。

60歲的達納.弗雷澤(Dana Frazier)和他的孫子特雷弗.米肖(Trevor Michaud)在他們的家鄉緬因州波蘭鎮經營着一家名爲「藉助我們的手杖走路」(Walk With Us Woodworking)的公司。

弗雷澤最初來自馬薩諸塞州,幾十年來一直是一個脾氣暴躁的酗酒者,但他也一直試圖找到戒掉酒癮的辦法,不久之後,他真的如願找到一種能夠讓自己長期保持清醒的方式。

「當我開始製作手杖的時候,我才真正清醒過來,因爲我感到身心愉悅」,弗雷澤告訴《大紀元時報》,「我感覺非常好,不僅自己從中找到了快樂,同時還能爲別人做點什麼,我爲此感到開心不已。現在,我可以平和地與人溝通,不再好鬥。我走進森林,那裏環境很好、很安靜,我一個人靜靜地享受大自然。」

弗雷澤精心製作的木製手杖已經登上了美國多家新聞媒體的版面,今年還將在奧古斯塔的緬因州博物館展出。

事實上,弗雷澤的第一根木手杖是爲他的未婚妻瓦爾.裏奇(Val Ritchie)製作的,當時他剛剛克服酒癮,因爲他當時買不起市場上要價40美元左右的手杖。

「我走進家後面的林地中,撿到一根樹棍。我刮掉樹皮,然後用砂紙打磨」,他說,「說實話,我一直保留着我爲她製作的第一根手杖,上面刻有寧靜禱文(Serenity Prayer)。」

弗雷澤憶述,他15歲時第一次接觸酒精,他說自己喝酒最兇的時候「非常可怕」,當時他每天喝掉超過兩打(一打12瓶)的啤酒。22年前,當他搬進緬因州的一個拖車公園(即拖車式活動房屋停放場)時,他遇到了他的心靈伴侶瓦爾,當時兩人一起爲該公園的經營者工作。

「是她讓我保持了清醒」,弗雷澤說,「她叫醒了我。從那以後,我與成癮問題抗爭了整整20年。」

在努力掙扎約10年後,弗雷澤成功戒掉了酒癮,這時候他突然遭遇了一場嚴重車禍,導致背部骨折和腳踝骨折,爲了緩解疼痛醫生爲他開了止痛藥。當他的處方藥用完之後,他漸漸「對這類藥物成癮」,直到2017年才完全擺脫掉。

這些年來,米肖見證了爺爺巨大的變化。他說,爺爺「冷靜了許多」。

「他以前非常好戰、狂暴、吵鬧、不合作,他就像一個大火球」,米肖說,「他開始尋求從酒精中恢復的辦法,但苦於一直沒有找到,他需要做點別的事情來轉移注意力。他開始注意到,如果能夠給別人提供一些可以幫助他們的東西,會讓自己感覺良好。」

作爲一名退休的物業維修經理,弗雷澤現在在當地的工藝品展銷會和精品店以20到25美元的價格出售他的手杖,扣掉投入成本後,他將收益的一半捐贈出去,同時還將一半的庫存捐贈給有需要的人、養老院和戒毒中心。

弗雷澤說,當有人來找他並表示自己買不起手杖時,他會直接將其送給他們。

目睹爺爺找到並充份發揮他製作手杖的天賦,米肖幫他想出了公司的名稱「藉助我們的手杖走路」(Walk With Us Woodworking),並推出一個網站和社交媒體來分享弗雷澤的手杖作品以及處理捐贈請求。

談及迄今爲止收到的人們的反饋,米肖說:「他們喜歡這項工作、喜歡這則故事、喜歡這個創意,總之他們喜歡與之相關的一切。我們從未收到任何負面的反饋。」

弗雷澤終於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標和成就感,同時爲自己能夠遠離酒精而感到寬慰。現在已保持清醒的弗雷澤每天仍會提醒自己,酒精並不是解決他所有問題的萬靈藥。

「總有另一種辦法」,他建議其他人,「不要介意別人的看法和評價。如果你復發了,就繼續努力;你所能做的就是不斷嘗試。」△

(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翻譯 張雨霏)

 
分享:
 
人氣:29,36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