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了!上海燒活人清零 撐死餓死兩重天(多圖)
 
李廉和
 
2022年5月9日發表
 



中共折騰百姓與疫情無關,與維護政權有關。



2022年4月,上海送陽性患者到焚屍場,欲活燒。



2003年,薩斯患者逃跑被追回來,送焚屍場活活燒死。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李廉和綜合報導)讓所有人都像熱鍋上的螞蟻,有已經死的、有正在死的,更多的是還在逃命的。這就是中國大陸的現狀。發生了什麼事?中共要對疫情清零。

有一位上海人憤怒的說:你政府能把蒼蠅蚊子清零嗎?病毒是肉眼看不到的,怎麼清零?

所有人被運動了,明明是核酸檢測陰性,卻讓你進方艙隔離,有一對夫婦被突然強行帶走隔離,家裏只剩一個無法自理的2歲孩子,要餓死他嗎?!媽媽哭天喊地、悲痛欲絕,但無濟於事。

很多人看明白了,這不是一場疫情,而是一場運動。

自1949年中共非法盜取政權以來,一場場毀滅人肉體、泯滅人道德的運動就開始了,而且一直持續到今天。

◎ 活着的人就送焚屍爐

北京某衛生學校的學生透露說,多年前她的老師曾在課堂上告訴他們,2003年非典(薩斯、Sars)爆發時,很多患者都給活着焚燒了。

衛校學生說:「當時北京的非典特別嚴重,有很多人已經沒有什麼治癒的希望,但是讓他活着就散佈那個病毒,好多人其實就是直接給拉到火葬場去燒了,就是那病人還沒有完全嚥氣,然後就直接放棄了。」

過去19年,到了2022年,中共二十大召開前夕,上海又發生焚燒活人的事。

5月1日,上海寶山區殯儀館一輛運屍車停放在上海新長征福利院門口,身穿防護服的殯儀人員從車上拉出一具「屍體」。

多名身穿防護服的殯儀館人員在養老院門口掀開屍袋, 有人驚叫「活的,看到了吧!活的!」「不要再蓋住他了」,其中兩個男的說,「離遠一點,離遠一點。」

拍攝此視頻者說,把活人裝進屍袋裏,跟殯儀館的人說死掉了。殯儀館的人裝車時發現人沒死,「沒死沒死在動」。裝上車後又抬下來了。


有圖有真相,上海老人撈回一條命。
視頻顯示,福利院的醫護跟養老院人員在商量,最後,福利院把這名老人推回院內。

此事在網絡上曝光後羣情激憤,持續發酵,迫於輿論壓力,目前老人已轉運至醫院救治,撿回一條命。

據東方網報導,5月2日凌晨,從事發的上海新長征福利院及普陀區民政局了解到,確有此事。

這是被發現的,沒有被發現的有多少?上海新長征福利院名字起的冠冕堂皇,但實際上對老人如此清零!

◎ 大封城撐死餓死兩重天

22歲的中國比利時混血網紅錫蘭(Ceylan)在近日上傳的視頻中透露,他已成功逃離上海,回到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他形容,因爲中共當局「動態清零」,導致在上海發生連串亂象,「很魔幻」、「讓人喫驚」。

4月30日,錫蘭在YouTube頻道上傳以《我逃離了上海》爲題的視頻。他表示,在上海沒東西喫是真的,因爲政府最初宣佈只封城到4月5日,很多人準備的食物不足,政府提供的物資也少得可憐,他自己一個月只收到3次,兩次僅收到一點蔬菜和馬鈴薯,最後一次只拿到8個雞蛋。所幸他自己準備了微波飯以及泡面,才能撐到離滬的這一天。

錫蘭透露,雖然社區居民能一起團購,但因管控的關係,快遞不一定能送上門,錢等於是白花。


中國比利時混血的網紅錫蘭在吐槽。
他坦言,起初聽信官方說法,然而到官方聲稱的解封日,什麼也沒發生,讓他直呼被騙,認爲官方的說法是多麼荒唐。他痛批那些官媒報導「上海人能去菜市場買菜,還買得到菜」、「領導到上海人家裏看冰箱滿是食物」,全是作秀的假新聞。

錫蘭還提到,除了物資不足,因爲封控嚴厲,很多生病的人叫不到救護車,最後沒染疫但因得不到救治而離世。

還有一些視頻顯示,憤怒的上海居民崩潰、哭泣,貓和狗被裝在巨大的綠色垃圾袋中,送去屠宰。還有一段傳遍世界的視頻顯示,當主人被帶到方艙隔離時,一個「大白」(防疫人員)用鐵鍬將他的寵物狗當場打死。

還有另一則消息,近日,江西統計局正處級女官員在疫情期間讓米其林餐廳送大量名貴海鮮給上海兒媳的消息被推上熱搜,引起輿論廣泛熱議。

4月30日,上海一名女子在朋友圈曬出婆婆寄來的過節海鮮大禮包,她炫耀稱,「謝謝婆婆寄來的米其林餐廳海鮮,螃蟹還是活的。恭喜婆婆第一季度GDP全國增速第二好成績(喫人嘴短)。堅持宅家抗疫,就是缺個冰櫃,還對海鮮過敏。」

這些海鮮有黃魚、米魚、大鯧魚、凍蝦和鮮活的紅鱘、活螃蟹等,都來自米其林餐廳,看起來價值不菲。這與封控期間上海市民缺喫少糧、餓的喫屎而死的情景形成天壤反差。

◎ 我們有時也在助紂爲虐 這回輪到我了

以下是大紀元記者古清兒、顧曉華的一篇非常好的採訪報導。

上海疫情爆發以來,發生各種次生災難,引發民怨沸騰。孫思賢(化名)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在杭州一所大學教書。他和妻子因爲疫情滯留上海48天。日前,他向記者講述了他們逃回杭州的經歷,爲了救妻子,他甚至卑微地向防疫人員下跪。

孫思賢和太太3月3日到上海出差,他們住在上海一小區的出租房。沒想到碰上疫情,他所住的小區從3月13日開始全封閉,他們就沒出來過。

孫思賢的小孩只有12歲,一個人在杭州,他們很不放心,於是撥打上海12345市長熱線申訴,希望他們能夠回杭州隔離。

孫思賢5月2日表示,從3月13日以來,他申訴了十多次,最後上海方面說「你們跟杭州那邊聯繫,如果他們願意接收,你們就籤一個疫情不結束不返回上海的承諾書,就可以讓你走」。杭州這邊的社區也同意了。

4月底,孫思賢在所住小區開了證明、簽了承諾書。可是由於沒有車,高鐵票也很難搶,他表示,根本搶不到票,「我們回不去了,回不了杭州」。

孫思賢想了很多辦法,最後,他在4月30日花了6000元人民幣包租賃車回杭州。當時,他有得到杭州某社區防疫辦的承諾,他們才敢從上海回杭州。

「它(防疫辦)說在杭州任何一個高速路出口都可以下來,之後司機可以回上海,『你們兩人是疫區的危險份子,直接由我們統一安排拉到酒店隔離。』」他說。

但他們回到杭州一切都變了。「我們被阻斷在高速出口處的防疫中心。工作人員說『給你們兩條路:一是讓社區派車過來接你去酒店隔離;二是你從哪兒來的回哪兒去』,但這是不可能的,我們已經跟上海簽過協議了,不能再進上海了。」他說。

於是孫思賢馬上跟社區聯繫,請社區派車來接他們。大概等了半小時,對方電話打來說:「我們沒有這項服務內容,我們不負責接送,只負責隔離,你們自己想辦法。」

孫思賢說,「我能有什麼辦法。我說『能不能讓朋友開車來接我』,他說不行,『你不能跟其他人接觸』。」「我說『不能讓朋友來接我,你們又不來接,我能有什麼辦法』。對方說,『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們沒辦法幫你解決的,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

接着,孫思賢開始瘋狂地撥打上級部門電話投訴,但所有的電話不是佔線就是打不通。最後沒辦法,他撥打110,110把他們的訴求記下來了。但等了三個小時,沒有任何人跟他們聯繫。

一直折騰到4月30日晚上10點半。當時下着雨,孫思賢夫婦帶着一大堆行李,又沒喫飯,飢腸轆轆,實在受不了了。「這樣等下去肯定不行,我們可能被遣返回上海,畢竟這個身體也喫不消。」他說。

當時,孫思賢想乘別人的車、躲在後備箱裏逃走。但沒有司機敢接,因爲他們是上海來的,萬一被查到,司機也是犯法。

任何辦法都行不通,孫思賢有逃亡的念頭。他先觀察周圍地形,看到高速出口中間有護欄,護欄下面有縫隙可以鑽過去。他說,「我只能這樣做了,鋌而走險,我爬到對面,一看不行,對面也是防疫部門,也有人,還是走不了。」

孫思賢回憶,「那時候嚇壞了,我站起來就摔倒,一站起來就摔倒,後來就快速爬到高速路邊滾下去,下面是一大片果園,果園有鐵柵欄,也很高。那顧不得這麼多,爬過鐵柵欄,因爲太高了,我現在身上都是傷,直接翻到對面泥地上,再站起來後一路狂奔,奔了一公里左右,發現安全了。」

這時,孫思賢先打電話叫網約車,再給妻子打電話。「我叫她不要擔心,我會回來救她。我怕給網約車司機造成困惑,因爲我畢竟是從上海來的,所以我坐在後面座位,一句話不說,我怕影響到他。」他說。

孫思賢坐着那個車回到小區,再給社區打電話。「我說我已經逃回來了,你們現在趕快想辦法把我老婆接過來一起隔離。他(社區)還是說這句話:『你回來了,那你就去隔離,你老婆我們沒辦法的。』」

當時,孫思賢很生氣,「我說『你不把我老婆接過來,我不接受隔離』。然後他說,『你知道你是違法嗎?你違法你知不知道後果?』我說『我不怕』,我說『你們今天不把我老婆接過來,我堅決不去隔離』。後來他們打電話過來要強制執行。」

孫思賢害怕他們暴力執法,他馬上再打110,說明自己的狀況。最後當地派出所跟防疫部門四個人過來跟他談判,雙方僵持了半個小時,他們才同意派車接他妻子。

「我說『我要跟着你們一起去,我不放心』。然後再一起去高速路口把我老婆接上。大概到(5月1日)凌晨2點,我們才到達賓館隔離(14+7)。」孫思賢說,「我太太肯定嚇壞了,但是沒辦法,她只能在那邊無助地等待。」

◎ 我卑微的跪下了

爲了救妻子,孫思賢還下跪了。「你知道嗎?他們不肯,我還給他們跪下了。那時(4月30日)晚上11點多了,她一個人在那高速路口,那麼多的行李,下着雨。多可憐,我怕她受不了,我爲了她跪一下,我願意,我沒有其它辦法,我知道這些王八蛋沒有什麼同情心,談到後來他們不理我,我就跪在他們面前了。我一跪下之後,他們可能有點緊張,就說『你跪幹嘛?你先起來』,我說『你不答應接我老婆,我跪死給你看了』,我說『沒辦法了』。」

「我作爲一個老師,也算一位有點臉面的人,卑微到這個程度。我心裏很難受,一晚上沒睡着。一方面自己覺得難受、委屈;第二方面,我們老百姓活得太委屈了,這個社會這樣瀆職,不把老百姓死活放在心上。我覺得我必須要發聲。」他說。

隨後孫思賢做了一個視頻,敘述自己逃亡的經歷,他非常傷心、痛苦。他表示,視頻一發出來,有數十萬播放量,有上萬人評論點贊,但很快被強行下線屏蔽了。

孫思賢發聲之後,所有的親朋好友都打電話勸他不要做這個事情。5月2日,當地警方也打電話威脅他。孫思賢說,「可能他們看到視頻了,警察打電話給我,他要發一份告誡書給我,讓我簽字,警告了我。」

孫思賢表示,那份告誡書說他發佈不實信息。「我說『你沒有任何調查憑什麼說我是發不實消息』。他說,『你籤不簽字?』我說『我不籤』。他說『你不籤,等着公安來抓你』。然後就走了。」

◎ 一個可貴的反思

我們之所以轉載這篇報導,是因爲孫思賢的可貴反思,是牆國裏生活的人都應該有的反思。

「如果我忍下去了──因爲中國人已經學會忍氣吞聲,如果每個人都這樣忍,我們的下一代怎麼辦呢?這個民族永遠跪着站不起來,你說多麼可怕。」孫思賢說。

作爲一名教育工作者,經歷了這件事之後,讓孫思賢有強烈的感觸。「我們有時也在助紂爲虐,我們成爲一個自私自利、明哲保身的人。現在沒有一個人支持我去維權,越愛我的人越反對,因爲他們看得太明白了,都覺得鬥不過他們(政府),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整個民族都這樣想的話,我們這個民族只會『歌功頌德』,只有一種聲音。

此採訪文章轉載到這裏,讓我想起了過往的很多新聞,當百姓忍無可忍的時候,中共就妥協了,就跪下了,因爲它是非法的,而這片土地是上天恩賜給炎黃子孫的。△
 
分享:
 
人氣:227,86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