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樂滋滋 欣喜這本小說株連全家(多圖)
 
李子木
 
2022年10月17日發表
 



中共非法建政73年來,北京天安門廣場沒有晴過天。



圖左劉志丹,圖右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



李建彤的小說《劉志丹》被定爲反黨性質,株連六萬人!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李子木報導)因紀實小說《劉志丹》而被整肅的達六萬人,這百分之百是冤案,是中共百分之百不能說出口的醜聞。爲什麼?因爲當年中共被蔣介石先生領導的國民政府軍圍追堵截到幾乎被徹底圍剿的時候,發現唯一的逃生之地是劉志丹領導的陝北地區,那裏的主要領導人還有高崗、習仲勳。那時習仲勳才20歲左右。經過逃亡(俗稱長征)的中央紅軍到達陝北後,開始以清理內部的名義大開殺戒,由於劉志丹在那塊紅色根據地的聲望特別高,不能明目張膽的處決,就先把劉志丹的左膀右臂都酷刑折磨後殺死,然後利用劉志丹在前線視察的時候,讓自己人從背後開槍把他打死了,時年33歲。當時活埋習仲勳的坑都挖好了,毛澤東到了,發現他「還是個娃娃」,就放過一馬。然後開大會隆重哀悼劉志丹,說他在前沿陣地被國民黨軍隊打死了。很多知情人把這段歷史刻在心裏。

逃難的中共中央紅軍殺了劉志丹,奪了他的地盤,把這裏當成「革命根據地」發展起來了,正因爲此,劉志丹成了中共的一塊希望所有人都忘記的心病。李建彤以《劉志丹》爲書名寫成五十萬字的長篇紀實小說,留下了那段荒謬歷史的第一手珍貴資料。《劉志丹》無疑是哪壺不開專提哪壺。

在1962年的八屆十中全會上,毛澤東做了關於階級、形勢、矛盾和黨內團結問題的講話,公開提出了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當時康生遞給毛澤東一張字條,上寫:「利用寫小說進行反黨活動,是一大發明。」毛澤東唸了字條,然後說:「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階級是這樣,反革命的階級也是這樣。」

就這樣,「反黨小說」作者李建彤和她的丈夫、劉志丹的弟弟劉景範遭遇極其悲慘,還株連了六萬人,其中最高職務的是時任副總理習仲勳,他雖然沒有看過該小說稿件,但曾參加過一次討論會,原則上支持寫劉志丹。但「劉志丹」在中共的黨史中是個敏感詞。怎麼能寫呢?史實一曝光,那中共的發展史就齷齪了,長征變成了逃亡,偉光正成了假惡暴。於是習仲勳遭受了16年的批鬥、關押、下放,全家人從天上跌入地獄,長子習近平成爲小反革命,差點喪命。

● 小說《劉志丹》的來由

1954年,中共中央宣傳部要求工人出版社出一本關於「中共烈士」劉志丹的書,工人出版社約請劉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執筆。

1962年夏,小說《劉志丹》六易其稿後,開始在《光明日報》《工人日報》《中國青年報》上連載。不久,因當年與劉志丹發生過沖突的時任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極力反對而相繼停止。閻並將他的反對意見上報中共中央。

閻認爲,《劉志丹》中有一個正面角色的原型是高崗。這部小說是爲「高崗」翻案。

高崗是中共陝北根據地的創辦人之一。上世紀40年代中共延安整風時,閻向中共高層反映過高崗的問題,但未起作用。當時,高崗被中共中央認定爲陝北根據地的代表,一直受重用。閻一直不受重用。中共建政後,高崗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府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家計委主席。但是,到了1954年,高崗突然被打成「高、饒反黨聯盟」,高實在想不通,自殺身亡,年僅49歲。

李建彤在寫作《劉志丹》的過程中,徵求過習仲勳的意見。習仲勳與高崗、劉志丹都是陝北根據地的創建者。到1962年,習仲勳官至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務院祕書長。

閻紅彥誣告《劉志丹》是習仲勳「主持」寫的,後來竟胡說習仲勳是《劉志丹》的第一作者。

1962年9月,中共召開八屆十中全會,毛澤東在會上大講特講階級鬥爭,批判「翻案風」。時任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對《劉志丹》一書的看法,正合毛的心意。

毛在會上說:「利用小說進行反黨活動,是一大發明。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階級是這樣,反革命的階級也是這樣。」

爲什麼毛澤東說這部小說是反黨活動呢?因爲這部紀實小說觸動了毛的軟肋。

毛此言一出,《劉志丹》被定性爲「反黨小說」。從此,因爲一部小說,一個歷時17年、株連六萬多人的重大冤案被製造出來了。

圍繞這部「反黨小說」,先打了一個習(仲勳)、賈(拓夫)、劉(景範)反黨集團;賈拓夫被整死後,把接受過採訪的時任勞動部長馬文瑞拉進來,打了一個「習、劉、馬反黨集團」;之後,升級爲「彭(德懷)、高(崗)、習(仲勳)反黨集團」;再後來升級爲「西北反黨集團」。

受這部「反黨小說」受牽連的人主要有: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劉志丹的弟弟劉景範、劉志丹的弟妹李建彤、毛澤東到延安的帶路人賈拓夫等,還有寧夏、青海、甘肅的官員、在中央黨校學習的二十多位西北高官、西北籍或在西北工作過的一批高官、陝甘寧基層官員與羣衆,竟高達六萬餘人。

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習仲勳因審看過《劉志丹》,被打成「習賈劉反黨集團」的總頭目。這部小說被「認定」爲習仲勳篡黨篡國的綱領。習仲勳被批判爲「野心家」、「陰謀家」,被停職審查三年多;後下放河南省洛陽礦山機器廠任副廠長。文革爆發後,被監禁8年。1975年5月,下放到洛陽耐火材料廠。直到1978年,16年之後才回到北京,但並沒有得到鄧小平的信任,一直被邊緣化。

● 王友羣博士如此評論

從1962年至1978年,已經是副總理的習仲勳因爲一本小說而被整了16年,他的一家老小都受到牽連。說起來讓人不可置信,但這種事情發生在中共統治區就令人完全置信,現在貼一個帖子就可以被判刑就是例證,這說明中共的本性從來都沒有改變過,無論是建黨初期還是黨的末年都是一樣。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羣博士寫道:

劉景範是劉志丹的弟弟。當年,也是陝北根據地的創立者之一。中共建政後,曾任政務院監察委員會黨組書記、第一副主任。1954年高崗出事後受牽連,1955年被調任地質部副部長,有職無權。

李建彤寫成《劉志丹》之後,空閒時間較多的劉景範,曾幫助修改此書。《劉志丹》成「反動小說」後,劉景範被停職檢查。之後,在家閉門思過。

文革爆發後,劉景範一再挨批鬥。1968年,因揭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康生的老底,被打成「現行反革命」,戴上手銬,逮捕入獄,坐牢七年。

毛澤東到延安的帶路人賈拓夫是唯一一位從陝北到「中央蘇區」工作,又從「中央蘇區」長征到陝北的中共官員,是「毛澤東走向延安的嚮導」。

中共建政後,賈拓夫官至國家經濟委員會副主任。1959年,在廬山會議上,隨着中共元帥彭德懷被打倒,他也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反黨分子」。撤職後,被髮配遼寧撫順發電廠工作。1962年在中共七千人大會上獲平反。之後,被調回北京,還沒有安排新工作,小說《劉志丹》事件發生了。

作者曾將小說稿送賈拓夫審看,書稿被送到賈拓夫的祕書張致祥手上。張致祥還沒有來得及給賈拓夫看,小說就變成了「反黨小說」。不容分說,賈拓夫被打成「反黨集團」成員。

因爲與這部小說確實沒什麼關係,事後,賈拓夫被安排到中央學校學習三年。1965年,被分配到首都鋼鐵公司任副經理。1966年文革爆發後,康生在一次會議上說:「陝北的那個賈拓夫,是一個老反黨份子」。從此,對賈拓夫的鬥爭陡然升級。

1967年5月7日,賈拓夫被發現死在首鋼的一個苗圃裏。他到底怎麼死的,至今是個謎。他的屍體火化後,裝骨灰的罐子上寫着:「畏罪自殺,反革命」。

李建彤在《反黨小說〈劉志丹〉案實錄》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1962年1月,中共召開七千人大會。會議期間,李建彤的丈夫劉景範約了幾個陝北老鄉到家裏喫了頓蕎麥面條。不料卻惹下大禍,來喫飯的寧夏、青海、甘肅的官員,後來都被「認定」爲參加了寫作《劉志丹》,都是陰謀家。

結果,喫了這頓蕎麥面條的寧夏回族自治區副主席羅成德、青海省委副書記譚生彬、甘肅省副省長張鵬圖、蘭州市委書記王耀華、甘肅省酒泉地區專員毛應時等,均受到專案審查,並被打成「西北反黨集團」成員。

李建彤還談到,1963年,從西北5省調到中央黨校學習的二十多位西北省部級高官,也都因涉及「反黨小說」,被「認定」爲「西北反黨集團」成員。其中許多人跟作者李建彤根本就不認識,連面都沒見過。

除了三任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高崗、彭德懷、習仲勳外,在西北工作過的何長工、周揚、宋任窮、馬文瑞、郭洪濤、潘自力、李志舟、高登榜、朱理治、高錦純、王兆相、王恩惠、吳亮臺、高朗亭、趙連壁、張邦英、趙耀先、方仲儒、秦川、蘇一平、聞捷、張秀山、張策、高峯等一大批人被打倒。不少人被迫害致死。

李建彤說:「陝甘寧老區的基層幹部和羣衆,有上萬人被打成『彭、高、習反黨集團』的黑爪牙。甚至我到陝北採訪時給我帶路的羣衆,也被打死了幾個。」

工人出版社的工作人員及全總的領導、出版《劉志丹》的工人出版社,從社長到責任編輯無一倖免。

社長高麗生被髮配到外地勞動改造,文革中再揪回來鬥爭,遭到滅絕人性的毒打,最後被折磨致死。總編輯呂寧在審訊中被打得死去活來,後來下落不明。

責任編輯何家棟,全家被趕到鄉下,母親和兩個兒子在貧病交加中死去。他本人在文革中遭受造反派毒打,雙眼幾乎失明。另一位責任編輯王勉思和她的丈夫康濯也慘遭批鬥。

編輯室主任杜映被康生點名批判,被整得很慘。她的丈夫,一位參加過「長征」的老紅軍、軍隊某部政委也受到株連。

工人出版社的上級主管領導,全國總工會主席馬純古、書記處書記張修竹也受到批判。

● 劉志丹之死的知情人如是說

劉志丹被自己人暗殺的那天是一九三六年四月十四日,在黃河渡口三交。中共謊稱一挺敵人的機關槍,在掃射進攻的紅軍時,打中了他的心臟。但劉志丹並沒有在進攻的紅軍行列裏,也沒有在兩軍的交叉火力線上,他在兩百公尺外的一座小山上用望遠鏡觀戰。如果打死他的真是一挺機關槍,那挺機關槍也太神奇了:它本來在朝一個完全相反的方向射擊,突然一下子轉了個大彎,就那麼一顆子彈,從兩百公尺外準準地射在劉志丹的心臟上,精確度真能使神槍狙擊手汗顏。

劉志丹中彈時,有兩個人在身旁,一個是政治保衛局的特派員,姓裴,裴周玉,“長征”時他負責看守紅軍的金銀財寶。另一個是劉的警衛員。

根據裴自己的描述,劉志丹中彈後,他叫警衛員去找醫生,「當醫生來到時,他(劉)已完全停止了呼吸」。也就是說,劉志丹死時,身邊只有裴一個人。

劉志丹死前的一系列事件顯示,要他死是毛澤東的意思。死前八天,毛下令:「二十八軍以後直屬於本部指揮」。這意味着,劉志丹一旦死亡,向上面報告就是直接對毛。兩天以後,毛任命劉志丹爲他迄今一直被排斥在外的「軍事委員會」委員。這等於劉獲得全面平反,進入軍事決策機構。

這樣,劉死後會被當作英雄對待,他手下的人不會憤怒造反。最後,13日那天,是毛親自下令劉志丹去三交(地名)的,去的第二天劉就被打死了。

劉志丹下葬的時候沒讓他的遺孀同桂榮看遺體。她回憶說:我要開棺看他一眼,周恩來副主席勸說道:「劉嫂子,你身體不好,見了更難過。」所以沒看到。 七年以後終於讓她開棺看了,但那時遺體已腐爛。那一年毛澤東整飭在延安的中共幹部,特別需要根據地的穩定,需要利用劉志丹的名字。他爲劉志丹舉行隆重公葬儀式,把保安縣改名爲志丹縣,毛親筆題詞,說劉志丹的 「英勇犧牲,出於意外」。

在中共史上,劉志丹是唯一一個死在前線的根據地最高領袖。不僅他,他在陝北的左右手都在他死的幾個星期內先後被打死:楊琪死於三月,楊森死於五月初。也就是說,毛到陝北幾個月內,當地的三個紅軍最高指揮官都 「死在戰場」。這樣的命運在紅軍裏絕無僅有。

● 爲什麼毛澤東無法容忍《劉志丹》這部小說




副總理習仲勳受牽連,在文革時被遊街,兒子習近平受父親牽連被打成小反革命,差點喪命。



中共二十大黨代會,習近平說:「共產黨說到就要做到,也一定能夠做到」。

並不是老毛無法容忍這部小說,而是害怕這段真實的歷史重新被提起。絕大多數人並不知道紅軍當年是怎樣狼狽逃竄的,更不知道紅太陽還有一段走麥城的慘劇,更不知道乞丐進了救命恩人家,先把人殺了,隨即搖身變成了主人。

按照中共自己的說法是偉光正,毛是紅太陽,「一句話頂一萬句」。怎麼能容忍劉志丹威望比毛高?因此陝北根據地的三位領導人:,劉志丹被殺,高崗自殺,習仲勳至死沒有了卻自己的心願:爲高崗平反。

中共二十大黨代會,習近平說:「共產黨說到就要做到,也一定能夠做到」!

爲什麼一個死裏逃生的孩子掌握中共最高權力後,會變的鐵石心腸,遭千人罵萬人恨?這並不奇怪,如果您看了《九評共產黨》就會知道,中共是個不折不扣的邪教,邪教培養大的優秀接班人,會忘記人性。(文/李子木)△

 
分享:
 
人氣:165,13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