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80后说 良知让我无法沉默(图)
 
2021年10月15日发表
 



现在生活在自由国家的刘飞龙呼吁更多中国年轻人能够翻墙了解更多真实信息,不要让中共的谎言一直蒙蔽双眼。

【人民报消息】刘飞龙是广东一名很普通的80后青年,但从2011年至2021年的10年中,他先后经历被中共4次请去「喝茶」、被关进看守所、取保候审、监视,甚至被判刑。他说,这一切仅仅是因为自己翻墙了解真相、使用推特发表心中所想。

2019年,刘飞龙被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时,中共对他的指控为「于2016年开始使用手机在推特上发布、转发丑化执政党、国家、政府及领导人的虚假信息8,000条,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

刘飞龙告诉记者,他转发的只不过是被中共极力封锁的真相,例如迫害人权、活摘器官等,与丑化国家毫不相关。他否认这些罪名,也否认「造成社会秩序混乱」。因为自由表达想法和使用推特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这在自由社会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2021年,刘飞龙选择逃离中共的集权统治,抵达荷兰。

80年代末出生的刘飞龙,儿时因家境贫寒、母亲早逝,13岁便辍学到肇庆市做锁匠学徒。在200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翻墙阅读被中共封锁的六四、迫害法轮功等各种真相,观看「伪火」等视频。特别是在看完《九评共产党》后,被共产党的残暴血腥历史与本质震惊了,他回想自己曾举着拳头宣誓,要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这个邪恶组织,就觉得恶心。

刘飞龙说,2011年初,互联网上有人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当时中共加强封锁,在百度贴吧屏蔽相关词汇,连「明天」这两个字都发不出去。他就用词语「赶明」代替「明天」,在贴吧上转发这个消息。

第二天,肇庆市端州区的国保大队队长就带着一车人来到刘飞龙开的锁店,控制他,并把他的笔记本计算机存有(被中共封锁的)禁书等的硬盘格式化了。他还被迫写下「不再翻墙、不传播中共不允许的信息」的保证书。

刘飞龙说,他的第二次被传唤,是被「骗」到派出所的。

2014年,因佛山市的陶瓷产业转移到肇庆市高要区,肇庆市的PM2.5污染成了全省最严重地区,市区内常年灰霾笼罩。到了7、8月份时,微信圈、百度贴吧-肇庆吧流传周末到市区牌坊广场发起「反灰霾游行」。当他如约而至,却发现广场没人。他就自拍了个人照片上传到百度肇庆吧,吐槽怎么一个人也没来?第二天,国保以换锁为由,把他骗到宝月派出所对面,然后把他叫进派出所,做笔录、写保证书。

2017年,刘飞龙再次被肇庆市国保传唤,原因是他在推特上订一件写有「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文字的文化衫。

2018年7月4日,董瑶琼因反对中共集权暴政,在上海海航大厦前开视频直播泼墨,这起事件在推特上掀起一股「泼墨潮」。

刘飞龙在推特上呼吁网友们关注被捕民众,并呼吁大家参与泼墨运动。

肇庆国保很快就找上门,把刘飞龙带到端州区湖滨派出所的审讯区,然后采血、验尿、拍照、录指纹和掌纹等,每天在不锈钢审讯椅上审讯十几个小时,审了数天也找不到刘飞龙参与泼墨的证据。就把他在推特上的数千则推文作为「证据」,以「寻衅滋事罪」进行刑事拘留,并押送到端州区看守所关了二十多天。

2019年,肇庆市端州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刘飞龙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在缓刑监管期间,他要提供手机号码给司法所便于定位,每个月到司法所做思想汇报,并集体劳动。

在长达3年被监控的日子里,刘飞龙切身感到国内已经容不下任何异议,民众时常面临着被迫认罪的威胁。

刘飞龙出于对自身安危的担忧,以及对自由的向往,在今年拿到护照后就逃离中国,辗转到荷兰难民营。

通过自己过往10年的经历,他希望更多的国内年轻人能够走出中共的信息茧房,翻墙到外面的网络世界了解更多真实的信息,不要让中共的谎言一直蒙蔽双眼。△

 
分享:
 
人气:75,01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