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玮平案株连亲属 妻子悲愤讨公道(图)
 
2021年1月17日发表
 



常玮平妻子陈紫娟1月在推特上为常玮平鸣冤,并向陜西宝鸡国保提出控告。

【人民报消息】陕西人权维权律师常玮平被指定监视居住、秘密关押超过80多天,妻子陈紫娟打破沉默,曝光过去一段时间中,国保多次上门威胁、要她禁声,换来的却是不许会见律师,令她感到悲愤,决定讨回公道。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36岁的常玮平是国内维权律师的新生代,自2013年起担任律师后,接手的案件都与公民权益有关。2019年12月下旬,多名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在厦门聚会,讨论公民社会及中国时政。2020年1月,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与会多人,常玮平是其中之一。他被秘密羁押10天后取保候审,但是要留在家乡陜西宝鸡,律师执业证也被注销。

2020年10月22日下午,常玮平被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的警察「无手续」带走,家属获通知时「连罪名都没有」,只听说是「涉嫌违法犯罪」,要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被带走前,曾预先拍影片声明自己无罪,不会接受官派律师,也不会自杀。

2021年1月8日,常玮平的妻子陈紫娟在推特上为常玮平发声。

陈紫娟说,从(2020年)10月22日到12月23日,宝鸡国保先后8次到深圳找我,以让我丢工作,威胁要我禁声。而我的忍耐服从换来的却是律师不许会见玮平,玮平父母被禁足、禁声在宝鸡,其它亲人也不被允许与我联系,令人悲愤!2021年,我决定要为遭遇酷刑的玮平找回公道!

陈紫娟表示,当局在不遗余力地置常玮平于死地,「我必须要站出来了。」

目前,她独自一人为丈夫维权,常玮平的父母自从去年12月到高新分局前举牌后,被多次传唤,多位亲属也都被严密监控,有的手机被剥夺与外界失联,有的甚至被软禁在家。

北京维权律师王宇说,对家属的株连已经有多起案件,包括我自己的家庭,也出现这样的情况。当局都是这样操作的,不只株连家属,还包括对财产的限制。

陈紫娟表示,当局还在全国各地寻找与常玮平接触过的人,搜刮笔录,歪曲事实。

她向宝鸡市人民检察院投寄「控告信」,控告宝鸡市公安局对常玮平实施酷刑(把他锁在宾馆房间里面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时,连续10天),致使他右手食指和无名指至今依然没有知觉。

陈紫娟还上网曝光,1月13日深夜12时20分,她正准备睡觉时,二名穿警服(警号074074和170371)自称是深圳市公安局的男子敲门,说是来「关心」她一下的。第二天晚上9时,又有三名警察(警号066297为首)来敲门,说是给她「普法」。陈紫娟对深圳警方的这种骚扰行为表示将维权到底。

另据维权网报导,律师谢阳和陈科云计划到宝鸡探望常玮平的父母。1月16日,二人搭车在上午9时38分抵达西安后发推文表示,将搭乘D2665 车次的火车前往宝鸡,订于12时26分抵达宝鸡。

但是他们二人在11时11分联系常玮平的妻子后就告失联,电话通着,却没人接听,目前不知下落。△

 
分享:
 
人气:83,43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