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正體版
 
抓了!中共把孙大午数十亿产业全吞(图)
 
张目
 
2020年11月18日发表
 
孙大午曾明言,自己「是个干净的人」,可以成功,但在中共国不会有好下场。

【人民报消息】亿万富豪孙大午,1954年6月出生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高林村镇郎五庄村,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监事长。曾获颁河北省养鸡状元荣誉。他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农民,不是任何人的白手套,纯粹是汗珠子摔八瓣儿,摸着良心趟过来的。 1985年,孙大午和妻子以一千只鸡与50头猪起家,直至创办大午集团。孙大午想凭本事真诚经商办企业,为社会多做一些好事。他开办免费农民技校,培训养殖户。投资办平民学校,低收费,对极贫困人家孩子上学不收费。要求小学生背诵《千家诗》、《三字经》,宣扬「孝悌」等传统儒家精神。他创办的大午医院,不许赚钱,不许吃回扣,可以免费给病患看病。他用其他公司赚的钱来弥补医院的损失。这让当地政府和官办医院非常难堪。因为他不与官员勾结、吃请,不行贿不玩回扣等社会潜规则,他被中共体制内群体潜规则的人视为敌人。用他的话说,他没有一个私敌,却一直官司缠身,甚至「被投毒、剪电线、毒打、暗杀、诬告……」几乎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他都闯荡过了。 10年后,大午集团跻身中国民企五百强。如今,大午集团有9000多名员工,总部占地5000亩,固定资产20亿元,年产值超过30亿元。集团下辖28家独立子公司、一家合资公司,是河北省级农业产业化经营的龙头公司。 现年66岁的孙大午是个正直的民营企业家,他是一个亿万富翁,却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当了董事长没有别墅,没有专车,还帮工人掏粪。然而他却实现了让村民住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学的梦想。 他以正道经商,既不走跟政府官员勾结的黄道,也不走坑蒙拐骗、逃税漏税的黑道。在中共国能够出现并存在至今本身就是个奇迹。用他早年的话说,他的企业的经营方式不能学,他只是个「死里逃生者」。孙大午曾明言,自己「是个干净的人」,可以成功,但不会有好下场。 今年11月11日凌晨1点左右,在黑色的夜幕下,人们都进入了梦乡,保定公安警察采取行动,六辆大巴载着手持冲锋枪、牵着警犬和带着梯子的特警,闯入河北保定徐水区高林村镇郎五庄村的大午新民居。这是大午集团自建的小区,孙大午一家人和集团员工都住在小区里。 据报导,孙大午夫妇二人、他们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长孙、20名集团高管全部抓走。孙大午一个年幼的孙子被留在家中,由警察看管并且不让保姆靠近。随即,大午集团由官方接管,所有的财务资讯被官方带走了,公司被数百名警察包围。大午集团的28家子公司,也被保定市派出的大量工作组进驻,要求除财务部门之外其它所有分公司和服务网点照常营业。当局给孙大午等人定的罪名是「寻衅滋事」和「破坏生产经营」,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河北省政府、河北省公安厅都假装冬眠,拒绝回应此事。 孙大午第一次入狱被广为关注,是2003年他被定罪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300多万元。那时候国内还有一点良心记者和人权律师为他发声,不像现在此类人都被中共彻底扼喉。因此,我们从当年的报导得知了孙大午冤案的真相。孙大午的理想是让无钱的孩子也能享受良好的教育,为了办学,他向亲友和熟人借钱凑款1300多万,自己又投入3000多万建设优质的平民学校。为啥不向银行贷款呢?因为他不行贿,没有银行贷款给他。就为这个,妒恨他的当局把他抓起来,定罪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学校当时也被政府接管,两个在读的无钱孩子,差一点被学校赶出去。幸好,在社会舆论的谴责和人权律师的帮助下,地方当局放了孙大午。 这一次孙大午一家被抓,大午集团所有产业已被当地政府全面接管,大午集团企业恐怕再也不能「死里逃生」。在中共2.0版的公私合营模式下,就是因为孙大午不是官员的白手套和私家提款机,才会被官府痛下黑手。他和他的家人不仅是倾家荡产、恐怕还有坐牢的性命之忧。 洗劫民营企业的这一套路,从中共非法建政之前就开始了,刚建党时「共产共妻」就开始了,共别人的产、共他人的妻。 1930年8月1日,在江西(老革命根据地),中国工农红军宣传标语写道:「你想有饭吃吗?你想种地不交租吗?你想睡地主老财的小老婆吗??赶快参加红军。」 当时,很多地痞无赖二流子就是欣喜这个流氓党指引的那个方向,才积极投奔过去的! 所以,中共国不允许有良心的企业家生存,孙大午和大午企业的被宰割命运,就成了必然。 孙大午好友、企业家和民权活动人士王应国说,孙大午这些年发展迅猛,已经建成了独立王国。他的体育馆可以容纳两万人,大午医院至少有16层,装修豪华;郎五庄村的村民和大午集团职工每月只要交一元人民币,看病不花钱,做个B超和验血的全套体检只要10元人民币……这些极受人欢迎的福利强烈冲击到地方政府的权威。他们太妒忌了,不把孙大午白手起家的企业夺过来归为己有,他们死不瞑目啊! 推特上热传的视频显示,孙大午明言,大午医院不许赚钱,他用其它产业来养医院。他说,医院赚钱是他的耻辱。医生就是治病,光想着赚钱能把心思用在治病上吗? 王应国还透露,孙大午在微信朋友圈发的文章都围绕民主理念,任志强、胡德华等人经常到孙大午的休闲度假山庄──温泉酒店聚会聊天,这在当局眼里肯定是不能容忍的,被视为反党的。 熟悉孙大午、流亡美国的民营企业家王瑞琴形容孙大午是个有思想有担当的人。但是「你的企业规模过大,政府就认为你对它形成威胁,这是中国共产党不能接受的。同时企业主对国家的未来比较关注,关注时政,这更是(政府)他们不能接受的。只要你一关注时政,你对邪党一定会有看法,跟它不一致,你就是离心因素,不是跟党走的人,(官方)就要对你进行限制甚至打压。」 孙大午一直不隐藏对中共极权体制的负面看法。2012年,他撰写的《中国城镇化要走怎样的道路》一文中指出,「在农村,八个『大檐帽』管一个『破草帽』」,揭示处于中国底层的农村和农民受到政府极度碾压的现实。 孙大午2003年第一次被抓后接受财经记者专访,他认定自己「是个干净的人」,但「孤立,不被社会兼容,和大环境不匹配。我明白潜规则,但不去适应,依然我行我素,我可以成功,但不会有好下场。」 今年11月11日,这个不修道已在道中的憨厚汉子遇到彻底的残酷洗劫与人身折磨。 好在,天快亮了。(文/张目)△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255,66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