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
 
 
 
 
 

 
 
2011年4月2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蔣方舟給清華大學的一封信(圖)
 
蔣方舟
 
【人民報消息】清華,你好!和你的故事要從頭說起,雖然並沒有什麼真正的開頭可言。2008年,我參加自主招生考試,被清華降分錄取。夏天自己拎著大包小包來學校,報導的地點已經有媒體圍追堵截,要求我暢想校園生活,我那時說“記錄生活的日子結束,生活開始了。”──奮不顧身飛蛾撲火,有“時間開始了”的自我感動勁兒。

如今我已大三,卻還沒有真正融入校園生活。現在在學校還常常迷路,同學討論的成績與保研,我也大都一頭霧水。嘟嘟囔囔對學校的不滿卻說了很多,拿人不手軟,吃人不嘴短。時值百年校慶,我想說給學校的,也不是感恩與頌聖,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怨言。

因為身在學校,所以不能僅抱怨些片兒湯的話。白衣飄飄的年代沒了,就別再緊緊拽住時間的裙角囁嚅呻吟;學術之不知禮之不存,也已經沒有再捶胸頓足的必要;大師離去,微斯人吾誰與歸。大勢如此,學院當然不能幸免,所以也別再長歌當哭了罷。

然而,除去以上這些,我對大學仍有抱怨,仍有不滿,仍有震恐,仍有大驚小怪,仍有不情之請。

大一、大二的時候,我喜歡拽著人聊政治。當然,大部份情況是我支離破碎地複述著我在網上看到、飯局上聽到的只言片語,駭人聽聞。我的同學們總是左顧右盼坐立難安,一副盼著人把他們解救走的樣子,實在被逼急才敷衍笑道:“中國就是這樣的。”

我那時還覺得奇怪,二十出頭正是對政治敏感的時期,即使是純生理上也應有些噴張和興奮,可他們是如此漠然或畏葸。那時,常常湧到我嘴邊的話是:“你們到底在怕什麼?”

現在我發現,他們並不是漠然,我的同學們不是不關心,而是自動維護著政府——彷彿維護著自己將要繼承的遺產。清華人是可愛的,憤青少,領導多,內心大概還是有天下興亡為己任的悲壯,表現出來卻是高屋建瓴,虛頭八腦的老幹部摸樣。

陳冠中的小說《盛世》裏有個叫做韋國的青年人,理想是進入中宣部,因為“一個國家民族不能只靠物質力量,還要有精神力量,人民才會團結在一起。硬實力重要,軟實力一樣重要……我是學法律的,可以替中宣部的每一項決策提供堅實的法律依據,配合依法治國的國家政策。”

韋國加入讀書會,組織同學有系統的駁斥網上反動言論,舉報反動網站,舉報“危險 ”教授。是年青一代的美麗領袖。

韋國說:“我今年已二十四歲。二十歲那年我做的十年計劃,正一步步實現,但我不能自滿。毛主席三十歲的時候在做什麼?中共中央局五個委員之一。這樣一想,我知道我要加倍努力了。”

我身邊就有韋國這樣的年輕人,越是高等的院校,就越多的如斯荒謬。這也不難理解,北大清華的學子一路都是教育和體制的少年既得利益者,成熟了,自然也是要沿著同一軌跡,而不能跌落到食物鏈的底端。於是,大學成了掠奪政治資本的地方。

我曾經旁觀過學校的幹部們做事,與教育和世俗標準下少年得志的成功者打過交道,他們毫無障礙地接受學校給予的一切價值觀,自詡主流,一百年不動搖、一百年不懷疑;他們青出於藍地運用官場技巧與規則,成者為王,敗者為寇。

有時,我看著他們滔滔不絕地在課堂、在會場說些“主流價值觀”的話,心想:“他們真相信這些,真可怕。”過了一會兒,又打了個寒戰:“他們其實並不相信這些,那就更可怕了。”

天真與成熟、愚昧與清醒、單純與複雜、糊塗與揣著明白裝糊塗,我無法分辨他們是哪一種,也無法分辨哪種更可怕。

可是,你分辨,或者不分辨,他們就在那裏。我的同學們,我的精英同學們,以後必然會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學術圈或者官僚體系的主要組成部份,手握生殺大權。空氣中有種緊張的成分,未來裏藏著某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東西。

百年校慶快到了,學校裏大興土木黃沙飛揚,新的大樓和建築一天天顯現規模,學術成果在日夜趕工,我剛路過操場,看到四千人規模的團體操在訓練彩排。

百年建築清華學堂去年年底在修繕過程中被燒,現在仍罩著綠色的大罩子,依稀只能看見腳手架。忽然想到,文革時清華“百日大武鬥”中損毀的建築,也早就被修復痊愈了吧。記憶失,而永遠不會復得。回顧既往歲月,將會把歷史理直、理順,甚至磨滅,下一個百年,又不知後人會怎樣回憶起現世。

百年校慶快到了,逢此盛世,錦上添花的話也不缺我一個人來說,潑冷水卻是我所擅長的。往小了說,“母校就是你每天罵八百遍,但不許別人罵一句的地方”;往大了說,“為何我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那麼,就此擱筆,是動情是矯情,就聽收信人的吧。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蔣方舟

2010年3月20日

-----------------------------------------------------------------------

蔣方舟——1989年10月27日出生於湖北襄樊。七歲開始寫作,九歲寫成散文集《打開天窗》(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此書被湖南省教委定為素質教育推薦讀本並改編為漫畫書,現已出版作品9部。在由《人民文學》雜誌社主辦的第七屆人民文學獎評獎中,蔣方舟獲得散文獎。2008年,蔣方舟通過清華大學自主招生考試,清華同意降60分調檔。同年,蔣方舟以561分的高考成績入讀清華大學,成為該校新聞與傳播學院本科新聞8班的一名學生。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4/26/54580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蔣方舟給清華大學的一封信(圖)
 
 
邱會作回憶錄披露中共高層內幕 鮮為人知 (圖)
 
 
百年慶 國父孫女孫穗華婉轉譴責馬政府(圖)
 
 
中共僑辦老幹部揭海外黨媒黑幕
 
 
清華百年校慶抹不去的陰影(圖)
 
 
網聞:夠邪乎 軍用物資照樣倒賣!
 
 
我的天人合一的故事
 
 
不能總吃獨食! "全國共享器官"體系啟動
 
 
 
艾青: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
 
 
一個好消息!日防長宣布聯合美韓制衡中共(圖)
 
 
網絡瘋傳的艾未未政治言論
 
 
沒有未來 中南海驚慌失措(圖)
 
 
北京風聲鶴唳 多項民間大型活動叫停(圖)
 
 
一段沒有誇張和虛構的歷史
 
 
歷史傳奇!老毛最欣賞的兩位女性(圖)
 
 
偷稅詐捐!陳光標玩兒的漏了底(圖)
 
 
 
 
朱鎔基罕見高調 揶揄央視「胡說、狗屁」
 
 
中共“美國萬歲”讓白宮噬臍莫及(圖)
 
 
加資深外交官:中共怕倒臺 控制民眾
 
 
1分50秒!從陌生人到鐵哥們兒(圖/視頻)
 
 
誰殺了留學生
 
 
中國過渡政府號召全國大罷工
 
 
國際媒體笑猜艾未未將獲何“罪”(圖)
 
 
不是幽默 公交車上的預測(圖)
 
 
精彩網語 黨越來越讓人民“激情”了
 
 
男子強抱女友跳江 薄熙來逼迫重慶人"殉情"(多圖)
 
 
一目了然 簡體字不為人知的秘密(多圖)
 
 
丫有賣點!宋祖英搶劉謙飯碗(多圖)
 
 
一場不可能告贏官司(圖)
 
 
中共欣賞薄熙來發出什麼信號(圖)
 
 
文革時期鄉村可怕的告密風(圖)
 
 
中共從煽動工人罷工到如今磨刀霍霍(圖)
 
 
 
 
啥?!什麼時候古巴有總統了(圖)
 
 
半笑話:新華網頭條:黨是弱勢群體(圖)
 
 
李莊漏罪案——憤怒過後猜想判決結果(圖)
 
 
李莊漏罪案——誰是司法玩偶背後的幕後導演?(圖)
 
 
賀衛方:為了法治,為了我們心中的那一份理想(圖)
 
 
令人感慨萬千的兩則新聞
 
 
網易愚人節惡搞當局 中南海對號入座(多圖)
 
 
日本地震,中國腦震(圖)
 
 
3個Wonderful 精采小品(圖/視頻)
 
 
跑題了!新華網駁趙本山住院傳聞(多圖)
 
 
薄熙來露出馬腳(圖)
 
 
中共高級將領大膽放言:去臺灣要首拜蔣介石(圖)
 
 
七級核事故 裂變人類科學觀(圖)
 
 
為什麼救狗不救人?(圖)
 
 
辛灝年,中國現代史忠誠的守護者(多圖)
 
 
中共與日軍秘密談判內幕
 
 
一位韓裔華人的寒心之旅
 
 
致敬!真正屬於人民的相聲藝術家(圖/視頻)
 
 
從日本的核電事故看中國的核電發展
 
 
中共不過是“泥足巨人”罷了
 
 
諷刺幽默:《美國人權記錄》背後的“陰謀”
 
 
針扎麵人!薄熙來果真近日心臟不適(多圖)
 
 
中共深圳“百日會戰” “殲敵”8萬餘人
 
 
大師已去,惟留余音在人間!(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