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件事情我要说
 
作者:青山
 
2006-6-2
 
【人民报消息】我二姐夫的弟弟是一位肾脏移植的医生。大概是前年,也就是2004年的一天,他从南方回北方探亲,和我二姐说了一件很神密的事,并嘱咐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他在武汉一所医院学习肾脏移植的时候,有一天,一个死刑犯即将枪毙,他们接到“指示”迅速准备好一切必备器械(手术用和用来装器官的保温箱之类的东西)赶到了刑场。

车子是全封闭的,医生也是全副武装,口罩、衣服、手套把他们遮盖得严严实实,像在手术室里一样。当然,要手术就要全面消毒无菌;其实是为了遮人耳目,不让别人认出他们是谁。

当一声枪响刚过,他们就快速的冲下车子,直奔刚刚中弹倒地的犯人。几个人把尸体(也许人还没咽气)拖到车上,用最快的速度把胸、腹腔刨开取出肾脏,然后丢下尸体(尸体由专人管理)开车直奔医院,第一时间为手术台上的患者换取肾脏。

当然,这位死刑犯他不是自愿的捐献者,更不可能是家属替他捐献,不然的话就不会偷摘器官了,就应该在医院里,在手术台上为患者换取肾脏,还要折腾到刑场上去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