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瀕臨變天 西方已經看到 (多圖)
 
2005-9-3
 



「太腐敗了!」-2005年1月4日,北京秀水街。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曾妮撰文)中國一年74,000多起的中國民間抗爭事件正引起西方媒體的極大關注,用「中國(China),暴動(riot)」在google上搜索,能得到932,000條結果。《加拿大新聞周刊》直截了當地說:「中國瀕臨變天」。

迅速增加的大規模抗爭

紐約時報、路透社等主要西方媒體均引述了中共公安部公布的數字:去年一年全國共發生74,000起民間抗爭事件,共有376萬人參與其中,比上年增長15%。

西方媒體注意到,中共官方公布的「群體性事件」1993年有8700起,1999年32,000起,2000年5萬起,2003年58,000起,去年驟升到74,000起,是1993的8.5倍。




2005年8月19日,廣州,被侵害權益的居民掛出的抗議橫幅。

「理念死亡、精神殘廢、道德挑戰」是中共面臨的最大問題

《國際先驅論壇報》的文章《為什麼北京並沒有它看起來那麼強大》(Why Beijing's power is less than it seems)中說,對中國即將成為一個強級強國的假定必須建立在政治穩定的基礎上。現在民間抗爭如此普遍,共產黨內部在理念上早已死亡,在精神上已經殘廢,只是用一部殘忍的機器統治著國家。在這種情況下,能否維持政治的穩定已經非常成問題。

然而,這些民間抗爭事件(對中共)的威脅,可能還不如一種被許多人接受的看法,即共產黨已經不具備作為中國的統治者的政治合法性,或者說,已經不具備來自於精英階層的對自己的理念非常明確的道德合法性。現在的政權在智力上已經枯竭了。

西方世界通常會覺得對中共的挑戰來自民主;而在中共眼裡,道德上的挑戰更令他們不安。




2005年1月4日,手持寫有「太腐敗了!"標語的抗議站在北京舊秀水街市場前。

總有一天會發生點什麼

《國際先驅論壇報》的另一篇文章《如果中國出了意外怎麼辦?》中說,一隻蝴蝶的翅膀的扇動也許不至於讓國際經濟陷入混亂;確實需要好幾隻蝴蝶翅膀的扇動才能將商人們、銀行家們以及政府們驅入互相連結的經濟危機之中。1914年、1929年人們都看到了發達的國民經濟是如何很容易便陷入國際性的危機之中。在今日的中國——或不遠的將來——人們會看到同樣的景象。

政治危機正等著這個政權。中共缺乏意識形態上的合法性,只是靠著官僚機構、強權——和脆弱的經濟發展——才生存下來,政治和經濟的動亂到處都是。

總有一天會發生點什麼。(那時候)全世界,和全世界的經濟,都不得不注意。




2005年3月15日,在四川成都,被房地產商欺騙的購房者在抗議。

小事情引發的大事件

另有多家媒體報導了去年11月發生在廣東省揭陽市的群體事件,這起事件造成九人死傷、共有三萬人捲入。事情的起因在於一位婦女抱怨公路過橋收費太高而挨打。

「一名婦女的抱怨」很快演變成一場有三萬人捲入的地方暴動,這讓人想起1980年8月,波蘭一名女工因抱怨食堂肉價上漲而被開除一事最終引發了波蘭共產黨倒臺的事件。

這兩件「小事情」演變為大事件的背景極其相似,那就是社會的積怨已經太深。




2005年8月18日,上海,為維護自己商業合法權益上訪的婦女反被上海公安局非法關押。

抗爭已不只限於偏遠地區

外媒亦注意到,民間抗爭事件已不再只侷限於落後和偏遠的農村,在上海、廣州這樣的沿海發達地區亦有發生。

《紐約時報》在《7.4萬起抗議,但問題從來無法解決》(Land of 74,000 Protests but Little Is Ever Fixed)一文中報導,八月份,上海亦發生了示威活動。市民的憤怒抱怨在市中心都能聽到,特別是在正在召開政府會議的展覽中心街對面。

在某次抗議活動中,中年居民打出口號抗議房地產開發商和政府讓他們動遷,要求正當經濟補償。

另一天,在同一個地點,另一群也是因為拆遷而動怒的老年居民喊著上海市委書記的名字,說:「陳良宇,下臺!」附近有一個母親和她的孩子,她因為無法將小孩安置在附近的學校而舉著一塊牌子,上面大書:「為什麼我們要承受政府不負責任的後果?」

半個街區外,飯店職工集合在一起,抗議被解雇。他們說飯店不用廉價的民工,而去雇黑幫成員。同時,因為油價飛漲而不滿的出租車司機商量在9月1日停載一天。




2005年7月26日,廣州,購房者被開發商侵吞權益,政府部門坐視不管。

官員腐敗及貧富差距是造成民間抗爭的直接原因

《世界社會主義網站》上《廣東的暴動突顯了更大範圍內的社會動蕩》一文說,過去二十年中的巨大的經濟重組及外資帶來的衝擊,是造成越來越多的民間抗爭的原因。數百萬的國營企業職工失去了工作,農民被迫參與資本市場的競爭,並交納高額稅賦,數千萬農民工在沿海的血汗工廠中工作於極差的條件之下。這些都造成了巨大的社會不公。

澳洲ABC電臺的一篇報導說,幾億農民被排斥在經濟發展之外,巨大的貧富差距,腐敗以及特權階層濫用職權,使得憤怒在中國上升,示威成了家常便飯。

《綠色左翼周刊》上《中國:抗議在增長》一文說,發生在中國的越來越多的抗議活動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它們都發生在有權有勢者和掙扎著活著的大部分老百姓之間。當有權有勢者得到幫助——有時是很巧妙的幫助時——矛盾往往會加深。

為了應對民間抗爭,北京去年底發起了「和諧社會」運動。很明顯的,這場運動失敗了。




民眾佩戴布條和頭帽抗議。

資訊發達 村民維權走向世界

今年六月,河北定州繩油村的居民將造成六人死亡、四十八人受傷的暴力徵地慘案現場錄像帶交給了美國《華盛頓郵報》,這段殺聲震天,刀棍齊飛的實況通過《華盛頓郵報》網站、BBC電視等向世界播放,引起了極大關注。

這件事的意義還在於,它標誌著隨著資訊的發達,中國民間維權已走向世界。當偏遠地區的村民都學會了用錄像機來獲取證據,並找到將此證據交給國際大媒體的途徑時,傳統的控制方式就已經失靈。而「控制」一旦失效,對中共來說,也不啻末日來臨。




一男子爬上高塔抗議小吃店被關閉痛哭失聲。

別無他法加緊鎮壓

多家外媒報導了中共將在36個城市將設特警組織的消息。《自由共和》網站上《千人暴動,襲警燒車》(Thousands riot in China, attack police, burn cars)一文報導了第一支由500人組成的特警部隊已在鄭州開始運作的消息。報導還說,當權者還修改了上訪規則,禁止公民直接到中央上訪。

法新社亦報導,北京和上海兩市將裝備600名經過強化訓練的特種警察,重慶和天津將配備500名。

法新社的報導還說,中國已經有了專門對付大規模暴動的部隊,有一百萬的武警部隊,他們想問公安部,為什麼要組建新的特種警察部隊,卻找不到人回答他們的問題。

越來越多的民間抗爭事件已讓北京越來越不安。不過,無論是北京還是其外國支持者,都沒有找到解決這些所面臨的問題的方法——除了加緊鎮壓之外。

抓捕外國記者 難達封嘴目的

一名叫泰羅(Didi Kirsten Tatlow)的記者描述了他因到杭州畫溪採訪當地因土地引起的民間抗爭事件而被捕的過程。當時,一千多名趕來鎮壓的警察和官員被村民打跑,村民還驕傲地展示他們的「戰利品」——懸掛在被推翻的小轎車上的警服。

村民說,事情的起因是2001年地方官員未經村民同意就將66公頃的土地劃給13家國有和私營化工廠。這些化工廠造成了很大的污染,河水變得象醬油一樣,新出生的嬰兒要麼是死的,要麼是畸形的,去年一年就有九個這樣的嬰兒。

前去採訪的泰羅與另兩名外國記者一起被逮捕,他們做的筆記、拍的照片都被銷毀。

但是,獲釋以後,泰羅還是根據記憶將看到的事件經過寫出,並詳細揭露被捕的過程,稱自己被關在「籠子」裡——雖然這是個「金籠子」。因為他們被關押期間,地方官員招待他們吃豐盛的飯菜,但他們最寶貴的東西,筆記和照片,卻被毫不留情地毀掉。

泰羅還說,外國記者到北京之外的任何地方去採訪都必須事先申請,而審批的程序往往要一、兩個月才能完成,長到足以讓你錯過任何新聞。這是中共政府阻止大陸的真實情況傳到海外的一個重要方法。




西安一對夫妻爬上屋頂,誓言捍衛自己的公司。

部分外媒報導標題一覽

以下是本文參考的部分外媒報導標題:

紐約時報:《7.4萬起抗議,但問題從來無法解決》(Land of 74,000 Protests (but Little Is Ever Fixed))

國際先驅論壇報:《如果中國出了意外怎麼辦?》(What if things go wrong in China?)

國際先驅論壇報:《為什麼北京沒有它看起來那麼強大》(Why Beijing's power is less than it seems)

BBC:《中國為家園被毀而暴動》(China riot over demolitions)

BBC:《中國建立防暴警察部隊》(China sets up riot police units)

BBC:《錄像記錄中國的血腥衝突》(Bloody China riot caught on film)

世界社會主義網站:《中國:廣東的起義突顯更廣泛的社會動蕩》(China: riot in Guangdong province points to broad social unrest)

共同社:《電影攝製者指中國10萬人暴動 28人被殺》(Filmmaker says central China riot involved 10,000 people, 28 killed)

BBC:《起義的中國村莊吸引遊客》(China riot village draws tourists)

世界社會主義網站:《中國農村動蕩加劇 宣布戒嚴》(Martial law declared as unrest deepens in rural China)

世界社會主義網站:《中國的大規模抗議指向尖銳的社會矛盾》(Mass protests in China point to sharp social tensions)

法新社:《中國東部數百村民起義 抗議工廠污染》(Hundreds Of Villagers In Eastern China Riot Against Polluting Factory)

印度Rediff 網:《意外事故引發中國的暴動》(Accident sparks China riot)

華盛頓郵報:《一個中國城市對有權有錢者的憤怒》(A Chinese City's Rage At the Rich And Powerful)

《自由共和》網站:《千人暴動,襲警燒車》(Thousands riot in China, attack police, burn cars)

法新社:《中國建立特警及反恐部隊》(China launching elite riot, anti-terror squads )

合眾社:《中國村民宣稱將再次起義》(Chinese villagers threaten to riot again)

亞洲勞工:《中國:工廠為爭取加班權而起義》(China: Workers riot for the right to work overtime)

博客之家:《中國的民族主義:真實或被操縱?》(CHINESE NATIONALISM: REAL OR ORCHESTRATED)

澳洲ABC:《起義在中國西部暴發》(Riot breaks out in western China)

海峽時報:《中國深圳建築工人起義》(China: Building workers riot in Shenzhen)

路透社:《中國村民暴動 據稱50名警察受傷》(Villagers riot in China, 50 police said hurt)

西蒙世界:《在起義的村莊 政府被趕跑》(In riot village, the government is on the run)

印度每日電信:《中國被污染村莊中的死亡引發起義》(China Pollution Rally Deaths Spark Riot)

先驅報:《中國的政治混亂》(Anarchy in China)

臺北時報:《中國拘捕報告農民起義的活動家》(China detains activist for reporting on farmers' riot)

路透社:《中國的村民暴動》(Villagers riot in China)

《綠色左翼周刊》上《中國:抗議在增長》(CHINA: Protests escalate)

化工機械新聞:《中國為污染而起義——數千名抗議者擊退前來維持秩序的警察》(Chinese Riot Over Pollution-Thousands of protesters beat back police sent to restore order)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