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学子跳楼自杀频发 一死未能了之
 
2005-9-25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文华9月25日综合报导,近来大陆传来多起博士生硕士生跳楼身亡的悲剧,引起社会普遍关注。有学者称,自杀是种精神病变,自毁生命是种过失。中国的无神论宣传是其自杀高发病率的重要原因,中国政府应加强自杀流行病学的研究和防止,幷从全民道德伦理的基础上,教育民衆珍惜不只属于自己的生命。

36岁的人生经历写满了优秀

据新京报报道,9月14日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师,原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正研究员,36岁的博士生导师茅广军,从家属楼四层坠楼自杀身亡。

报道称,在旁人和父母的眼中,茅广军的人生履历写满了优秀。他曾两度获得德国洪堡奖学金和日本STA奖学金,由于工作优秀,32岁时就评爲正研究员。在他自杀前没有一点先兆,平时看电视看到有人自杀时,茅广军常常重复的一句话就是:“这人怎麽这麽傻,走这条路干嘛?” 没想到的是,他自己没留下一句话,只有沾满泪痕的一篓面巾纸,就扔下白发父母永远的走了。

报道称,茅的自杀可能与其工作困难和婚姻不幸有关。茅广军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期间,因改变了研究方向,未能及时发表文章,而在中科院三年一次的考核中被解聘,高能所要求他退回房子,幷在一年内另找单位离开。

茅广军曾有过一段婚姻,后来妻子不辞而别,他登报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2003年按照失踪离婚处理。直到茅死后,他的父母才知道他的前妻去了英国。

只顾自己的“最好”选择

另据梅州日报报道,8月20日下午,上海一研究所湖南籍在读博士生孟懿从7楼跳下,永远离开了人世。孟懿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是老师公认的好学生,孟懿的女朋友正在美国留学,孟懿的感情和事业都没有经历过挫折。孟在遗书中写道:“自杀原因:厌世、想偷懒、精神抑郁。”

孟懿走后,父亲孟范武常常以泪洗面,幷哭瞎了一只眼睛,靠着另一只眼,孟父仍固执地每天给孟懿写信,痛心于儿子不负责任的自杀。悲痛欲绝的父母最后还决定公布儿子遗书以警示他人。

孟懿在遗书中写到:“我由于对自己的极端失望而作出了选择。不管你们说什麽或做什麽,我都选择了逃避……只是希望你们明白,这是我自己最好的选择。”

据新京报报导,9月19日下午,北京交通大学机电学院男研究生郑辑朝,从15层宿舍楼跳下,当场坠地身亡。

9月13日,成绩优异的西安南郊某大学大四女生婷婷(化名),突然打电话给妈妈说:“妈妈,我的衣服里面夹着钱,你和家里人用吧。……我不想活了…!” 于当天下午从二号教学楼坠下,结束了22岁的生命。

另据京华时报报道,9月21日,一名以蓝布蒙住双眼的20岁左右青年,从北京地质大学家属楼26号楼10层跳楼身亡。

中国自杀率是平均值的2-3倍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自杀流行病学研究显示,中国是高自杀率国家,据中国官方数据显示,每两分钟至少有1人自杀身亡,有8人自杀未遂。中国平均自杀率爲23/10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到三倍,每年约有28.7万多人自毁生命。

中国还是唯一一个女性自杀率高于男性的国家,其他国家男女自杀者爲3:1左右,而中国女性比男性高25%,农村自杀率是城市的3倍,自杀已经成爲中国公共卫生领域中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关于中国高自杀率的原因,是因为人们不知道生命为何而来,和生命是有轮回转生的。

无神论国家的高自杀率

WHO研究发现,自杀率最高的国家多是些无神论国家,如中国和前社会主义国家,如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匈牙利、俄罗斯联邦还有古巴等。

中共大肆宣传及时行乐、没有因果报应、没有善恶有报。让人民漠视他人的生命,也轻贱自己的生命。

前不久台湾中时电子报总编辑郭至桢专访了台湾辅大神学院长艾立勤神父,艾神父强调说,“生命是一个礼物,是从爱我们的天主来的,……人不可以滥用”,但现在很多人迷失了这点,滥用生命,认为生命属于自己支配,从而干了很多错事。

许多有信仰的人认为,自杀实质上也是种杀人,无论从养育我们的父母或亲朋好友的角度,还是从社会人才的培养浪费上看,自杀都是极端自私的行为,所以自杀是有罪的。何况生命并不只属于个人,许多事也不是一死就能了之的。人的生命就是轮回转世的,今生误杀自己,来生也得吃苦遭罪来偿还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