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可別「一語成讖」
 
2005-9-23
 
【人民報消息】從來就沒喜歡過李敖,哪怕是他最「火」的時候。十幾年前第一次看到他的書時略翻了翻,就看不下去了,從此再也沒對李敖感過冒。

  這幾天關於李敖的報導實在太多了,不小心又看了幾篇。看到他最新的「清華」演講,不得不嘆道:這個以罵出名的文人,從此已不值一罵矣!

  先來看他的一段說辭:「現在沒有人敢打我們中國了,我在這裏公開和大家說,只有一個黨能夠做到這個現象,就是中國共產黨。

  「大家以為我喜歡罵人,不曉得我也喜歡捧人,該屬於誰的就是屬於誰的,我必須說剛才這個結論是正確的。」

  看到這些,說是不想「罵」他,一句民間常用的罵人話還是自己就從腦子中蹦了出來:「這真是不要臉到姥姥家了!」

  從十九世紀的外強侵入開始,到六十年前的抗日戰爭勝利,哪一次「沒有人敢打我們中國了」是由共產黨領導實現的?如果說中國大陸的民眾由於中共的洗腦宣傳會相信是中共領導了抗日戰爭的話,身在臺灣的李敖,該不會不知抗戰是由國民黨打下來的這基本事實吧?現在倒是「沒人敢打我們中國了」,可江澤民還沒等人打,就自動送出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給俄國,倒真是「只有一個黨能夠做到這個現象,就是中國共產黨。」

  李敖還說,「中國人沒褲子穿從唐朝就開始了,叫共產黨負責任負到唐朝未免遠了點。」以此理論,李敖為什麼要大罵國民黨?難道也是叫國民黨為唐朝人沒褲子穿負責嗎?

  兩天前,李敖還在北大大談「自由」,兩天後卻在清華宣稱:「我告訴各位,如果有可罵之處我會罵,大家發現我不但沒有罵共產黨,我現在放棄了我自己的東西,就是自由主義。」

  網上有人說,李敖在北大的演講出了「尺度」後,「在賓館,被人家血淋淋地『輪姦』了兩個晚上!一句一字地教他,哪些話可以講,哪些話不能講。哪些話講了,就要『堅決封殺』他以後的講演,哪些話講了,就要『活生生』地扯斷他和鳳凰衛視的『緣分』。於是乎,李敖成了一個慘遭輪姦的癱倒在床的可憐的『慰安婦 』! 」

  觀李敖通篇清華演講,不得不相信以上言論,尤其是他還來了一句:「外面謠言說我和鳳凰的情緣已盡。我告訴大家,胡扯!」——他對失去與鳳凰的「情緣」的擔憂,那真是有眼睛的都看見了。

  再來看看新華網對李敖「文化之旅」的報導。標題之一:「李敖清華大學演講 讚中國共產黨令國人擺脫外辱」。這篇報導因李敖的「政治正確」而對他大加讚賞;

  標題之二:「北大師生冷眼熱眼看李敖」。這篇報導說:「李敖這位被媒體熱烈追捧的文化名人,似乎在北大的校園裡並不是那麼被人尊崇。」這當然是因為李敖在北大講了幾句「黨」聽著刺耳的話。

  但無論怎麼樣,以李敖在新華網上所占據的「熱熱鬧鬧」的位置,可以看到「黨」在目前階段多麼需要李敖這樣「罵才出眾」的小丑來裝點門面。在撒出大把納稅人的血汗錢高規格接待這個既會「罵」,又會「捧」的「高級」文痞時,中共當局卻將鄭貽春、張林這樣的真正的文人和勇士投入大牢。內外交困、惡貫滿盈的中共,培養出李敖這樣的「盛世名流」,無非是要用他繼續放出障人眼目的煙霧罷了。

  看來,世上之邪,真是無出中共之右者。雖然沒看過李敖以前的文章,但以他不惜坐牢也要開「罵」的膽量,好歹也應該算是個人物。一經中共「調理」,怎麼就這麼下賤不堪了呢?

  天滅中共,這已經是定數了,所以也只能為李敖惋惜。他在清華還說了一句:「我已經年過70了,我已經等不久了。」

  唉,年過70了,還求什麼呢。但願這句話不是李敖即將為中共陪葬的「一語成讖」。

(讀者推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