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广生首次公开露面 爆中共惊人黑幕 (图)
 
2005-8-8
 



中共前高官韩广生首次公开露面演讲

【人民报消息】据大纪元8月9日报导,8月5日,多伦多大学中国问题研究协会在多伦多大学的巴恒中心,成功举办了一场关于共产主义是否会在中国灭亡的研讨会。加前副总理Sheila Copps等政要及中共前高官韩广生到场演讲,听众反应热烈。

已经公开脱离中共的韩广生,曾经担任中国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和沈阳市司法局局长,这是他首次公开露面并演讲。韩广生以其亲身经历揭露中共惊人黑幕,并指出,“中共的腐败带坏了社会风气,使整个中国就像一个苹果,从核心向外,一点一点地烂透了。”“脱胎换骨改弦易辙是中共的唯一出路。”

以下是韩广生在研讨会上演讲的整理稿。

脱胎换骨改弦易辙是中共的唯一出路
 
几个月前,《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共产党》,非常深刻地揭露了中共的本质,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退党大潮,中共已经是处于风雨飘摇,“大厦将倾”的境地,封锁辟谣,“保先”运动,都将无济于事。共产党作为一个反人性、反天道的怪胎,有其生长也必有其灭亡。

共产党中有很多有正义感的有识之士, 渴望中共实行彻底的政治改革。回顾历史,展望未来,可以得出一个推断: 脱胎换骨改弦易辙是共产党的唯一出路。

在经历了从忠心耿耿到怀疑失望,再到彻底绝望这样一个漫长而痛苦的心路历程之后,我于2001年9月脱离中共并辞去了在中共担任的党内外一切职务,最近又公开退党, 站出来揭露中共的丑恶。下面我要讲的,就是我要脱离和揭露中共的原因,也是中共的现状。希望我讲的对大家真实地了解中共能够有所帮助。

共产党奉行的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

共产党口口声声说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事实上,每当人民群众反抗和背离中共的历史关键时刻,你就会清楚地看到中共奉行的是党的利益才是高于一切的。“反右”、“文革”等远的事例不说,1989年镇压“六四运动”,杀害许多手无寸铁的学生民众,1999年至今镇压和残害法轮功是又一次举世皆知的浩劫。

以我出走前所经历的镇压法轮功为例,中共从党中央到全国每个省市的党委成立了类似“盖世太保”的“610”办公室。之所以叫610是因为它成立于6月10 日,它的总负责人是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我所在的沈阳市是市委一个主管副书记负责,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安全局等都算它的成员单位,加上各个区、县局也都在镇压法轮功这一方面统一接受610办公室的领导,也就是各级政府部门受党中央指挥下的610的领导,超越宪法和法律对法轮功进行镇压。同时,所有相关指示,都是通过口头传达,没有文字文件。

成千上万的不过是为了寻求精神寄讬和强身健体而练法轮功的人民群众,在没有任何违背宪法和法律行为的情况下,不经过任何法律审判程序,就被投进了教养院,剥夺自由,强行洗脑,惨遭虐待,许多人被迫害致死,许多家庭家破人亡。

我所管辖的4个劳教所,通常关押大约1千名男劳教人员。镇压法轮功以后,其中3个劳教所额外关押法轮功学员,最多时达到近500名。我知道的在劳教系统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包括用一万五千伏高压电棍电击,15岁的小女孩也不能幸免,还有强迫洗脑,长达3天3夜不许睡觉,用针扎大腿等等。

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他们的信仰,并强迫违心放弃的学员去转化未放弃的学员,进行从精神到肉体的摧残。还强迫他们进行奴工,生产圣诞树、圣诞小礼品、小工艺品等产品,这些东西主要是出口。

虽然我尽力去保护法轮功学员,但所能做的也有限。

镇压法轮功,对中国也是一场经济上的大流血。我所管辖的四个劳教所一年的费用,一般情况下是一千万元左右(大约一百五十万加元)。增加了法轮功后,包括增建关押场所,洗脑用的广播器材、电视机,和管教人员的一些工作补贴,一年要增加七八百万元的经费,增长了70%-80%,这还不包括沈阳市的另一所关押法轮功学员,但不归我管的马三家教养院。公安系统镇压法轮功花费最多,估计是司法系统的两倍或更多。这只是一个城市的两个部门的一年的花销,过去六年全国各省市镇压的总花销保守估计是几百亿、几千亿元人民币(几十至几百亿加元),甚至更多。

有一些人不理解中共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其实问题的本质很简单,就是中共出于它的专制本性,不能容许越来越多的社会基本民众追随李洪志先生而背离共产党。中共为了维护它的一党集权统治,既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不在乎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这就是共产党的本性。

撒慌、腐败是中共的特征

共产党口口声声说它的思想路线是“实事求是”,其实,世界上最不实事求是的就是中共。从中国古代史、中国近代史到抗日战争史、国共关系史,中共进行了多少篡改和歪曲?从各级领导的报告讲话、报刊的社论文章到官方的统计数字,有多少真话?多少水分?

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中共打着反独裁、要民主、要自由的旗号,欺骗了很多满怀正义感的青年投奔延安,献身卖命;夺取政权之后,中共一直恬不知耻地向少年儿童以至全国人民灌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等等谎言,欺骗人民效忠共产党。我就是一个被共产党蒙骗,曾经衷心热爱、竭力追随的人。

当你从噩梦中醒来,发现你所崇拜的原来是个恶魔,它让你所做的与你的良知背道而驰的时候,那种发现被欺骗、受愚弄的感觉真是愤悔交加、痛不欲生。

共产党口口声声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共产党除了人民的利益没有自身的利益”。实际上,共产党的腐败程度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执政党。用中国老百姓的话来说,如果让所有的官员排成一行,全部认定为腐败分子会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人拉出一个来,会有漏网的。

1999年沈阳市发生的全国闻名的“慕马大案”,包括前市委书记、市长、常务副市长、市政府秘书长、副秘书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国税局长、财政局长等等20多个高官纷纷沦为阶下囚。那情景,就象雪崩、象塌方、象多米诺骨牌一样,令人震惊,发人深省。

共产党的腐败,不仅表现在许多官员利用职权攫取金钱,还突出表现在吏治腐败和司法腐败。在中国的官场,买官卖官现象相当普遍。一句非常流行的话是:“不跑不送,向下流动;只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立即重用”。吏治的腐败还滋生了一些神通广大手眼通天的人物,他们或是领导的秘书或是有钱的老板,靠着人脉,操纵干部调动任免,谋取好处。沈阳市就有一个叫刘向党的个体户,原沈阳市委书记进京拉关系都要靠他从中牵线,由此他也把这个市委书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司法腐败是中共腐败的必然结果和重要表现。在中国,一个普遍的现象是几乎所有的大款、包括黑社会分子,都在党政、司法机关内有其代理人、保护伞。这些党政、司法官员利用权力干涉执法,使那些大款、黑社会分子遇到经济纠纷时,无理可以变成有理,败诉可以变成胜诉;触犯了刑律,有罪可以变成无罪,监禁可以变成保外。

本人在公安机关工作时,最痛切的感受就是,表面上你的作战对象是刑事犯罪分子和黑社会分子,可是打来打去你发现实际上是在和内部人打,这些内部人有比你官小的,更有比你官大的,他们形成一种势力,足以使你心力交瘁,甚至粉身碎骨。本人曾经亲自指挥抓捕过的沈阳市最大的黑社会头子刘涌就是一例,原沈阳市市长慕绥新是他的大哥,原沈阳市中级法院院长刘实是他的干爹。在这些官员的保护下,刘涌为聚敛财富肆无忌惮地打砸砍杀,非但不受法律制裁,反而当上市人大代表。

中国的现实就是这样,许多地方可以说是暗无天日,老百姓伸冤无门,怨声载道。中共的腐败也带坏了社会风气,使中国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整个中国就像一个苹果,从核心向外,一点一点地烂透了。

高压治国 人民离心

中共的宪法中规定公民有种种的自由。可事实上,在中国,广大民众、普通党员以至党员领导干部,对共产党已经是不认同、不信任,不拥护,离心离德。为了维护危机四伏的统治,中共对广大民众,实行高压的警察治国,封锁境外信息,压制言论自由,甚至民众与境外的通信,也普遍受到国安部门的秘密检查。

中共对它的各级党政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也是不信任、不放心。副局级以上的官员,电话通讯普遍受到监控,以至一些官员除了公家配备的手机,自己还另有一部;副处长以上的官员不得持有因私护照,因公出国回来后护照立即收回。

中共通过秘密监控手段掌握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的经济或作风问题,作为把柄。如果你和以江泽民为首的党中央保持一致,就不查你;反之,就会用掌握的把柄将你置于死地。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对境外的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中共也是不遗余力地收集其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方面的情报。除了人所共知的使领馆人员、一些记者负有这些使命之外,在中国的商务考察团中,至少有一半成员是中共官员,包括政法机关甚至是国家安全机关的官员。2002年12月,我就在东区唐人街附近的一家中餐馆中见过辽宁省国家安全厅的官员。

结语

既然共产主义的幽灵已经不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徘徊,既然共产党这三个字已经是残暴和欺骗的代名词,既然在中共内部已经没什么人相信共产主义了,既然中共已经允许资本家入党,那么,中共就已经不再是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政党,没有必要再挂羊头卖狗肉。

决策者莫不如把共产党改为人民党,并真正实行民主、自由和法治。这样,中国免遭战乱,中共党员免遭人头落地,中国人民免遭生灵涂炭。这样,全世界将拍手欢迎。这样,中华民族有了大幸,中共决策者也积了大德。何乐而不为?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