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用林:中共正坐在火山上 (图)
 
2005-8-16
 
【人民报消息】中共前悉尼外交官陈用林公开与中共决裂并爆光中共海外间谍及迫害法轮功黑幕震惊世界。南华早报日前发表报道指出,象陈用林这样一位外交官,说只为了迷恋悉尼的海滩和酒吧而放弃14年成功的外交官事业和冒着再也不能回到家乡的危险,未免太牵强附会。他对共产主义政权践踏人权的公开抨击让人对他观点的真诚毫无疑意。陈用林指出“中共政府正坐在火山上”。

据南华早报报道,穿着合宜的灰色西装、黄色领带和金丝边眼镜的前中共悉尼领事馆一等秘书陈用林,这些日子来,在温和的声音和不失一位外交官的风范下发出了对他从前为之工作过的统治集团的沸腾的愤怒。

“我对中国共产党的不满逐渐在增长, 像一座火山,” 他安静地说。“它的热能已经长期积累,直到有一天它终将爆发。”

他说,在共产党领导之下,中国绝不可能走上民主之路。唯一的选择是革命。他相信它即将发生,而且就快了。

“我相信在可预见的将来专制政权即将崩溃。看看苏联的情况。人民的愤怒在高涨。”

陈用林的生活在5月26日那一天开始永远改变了。那天他从悉尼中共领事馆出走,并向澳大利亚移民部门寻求政治庇护。

6月4日,在悉尼纪念六四集会上,他告诉澳大利亚新闻界和公众, 北京在澳洲布建了1,000 个间谍和耳目的网络。法轮功成员、民主支持者,活跃份子和其他异议份子都被长期监视。许多人被骚扰, 并且有少数人被绑架,并且强迫遣返回国, 他表示说。

他的声明立刻遭到在坎培拉的中共使馆攻击,指内容都是虚构, 但没能挡不住澳大利亚媒体对声明内容的巨大关注。

澳洲政府发现了自己进退两难。处于与中共贸易成长中的时刻, 坎培拉当局为了不触怒北京吃尽苦头。陈用林令他们为难, 但他引起的关注意味着不能忽略他。

霍华德总理的政府在被反对党工党谴责延迟授予陈用林签证为“不可原谅” 之后终于软化了。

7月8日, 陈用林获得永久居留权。他和他38岁的妻子金萍、六岁的女儿方蓉, 2年后将能申请公民身份。

“我们将在澳洲展开新生活,”37岁的陈用林说。“过自由的生活是我的梦想, 而我将尽最大力量来帮助仍然受中共专制政权迫害的人民。”

针对澳洲授予陈用林签证,中共恼羞成怒,中共外交部发表声明,声称陈用林指控的间谍网络“是一个不值得回应的谎言” 。声明中说陈用林的出逃只是在他任期结束时“跑掉” 而已。“为了永久停留在澳洲, 他制造了各种各样的谎言。”

中共驻澳洲大使傅莹说陈用林的出逃可能鼓励其他中共外交官效法他。她说。“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1991年陈用林在北京的外交事务大学完成4年学业后,进入了外交部。在大学的其它课程中, 他学习了西方的政治哲学。像数以万计的其他学生一样, 他参与了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然而背离的种子在更早之前就已深植他心中,──陈用林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中共活活打死。

1994 年, 陈用林被任命派往斐济,担任政治事务秘书,待了四年, 参与阻挡台湾对南太平洋国家的外交努力。他对中共政府的不满情绪逐渐增长,“我们花了很多金钱在那些小国家上。但我认为中国许多地区的人们仍然遭受饥饿和贫穷之苦 。这实在是个错误。”

他在2001年4月到达在悉尼的领事馆就任, 他说,他的主要任务是监测法轮功修炼者的活动和制定针对法轮功的“反制措施” 。

这意味着收集成员的名单, 暗中侦察会议和集会,并设法煽动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反对法轮功。

“我对法轮功所知不多,” 陈用林说。“中共宣传说这是邪教。但自从我与他们接触后,我体会到他们是无害的。他们的价值是真诚和慈善。真正的邪教是共产主义。”陈用林相信“ 中共害怕法轮功,一部份是由于追随者的惊人数量, 更因为此一修炼运动能填补中国精神层面的真空,令它感到威胁。”

他对于背叛国家的指控不以为意。但住在浙江省的他的家人, 被朋友和邻居告知, 他们的儿子是叛国贼。

“我反对中国共产党,但我不是反对我的国家或中国人民,”他指出,“中国共产党不代表中国人民。”

没有人会怀疑悉尼的魅力。但如果说, 一位像陈用林这样的外交官只为了迷恋悉尼的海滩和酒吧而放弃14年成功的外交官事业和冒着再也不能回到家乡的危险,未免太牵强附会。

他对共产主义政权践踏人权的公开抨击让人对他观点的真诚毫无疑意。

他说他在悉尼领事馆的四年中,秘密地帮助法轮功, 支持西藏团体民主活跃份子。在任期结束时,他必须在澳洲寻求政治庇护,因为他知道他的继任者会发现他的秘密。

陈用林已向澳洲情报单位做简报,他不愿泄漏他告诉坎培拉谍报部门的细节──这是可以理解的。

澳大利亚政府对他所能提供的情报没有足够地重视。但当陈用林上个月访问华盛顿时,美国的态度就完全不同了,他向美国国会委员会揭露了中共暗中压抑海外法轮功修炼者的企图。

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赞扬他的证词, 描述它是“绝对爆炸性的 ”。

的确具爆炸性,实际上, 陈用林仍旧担心会遭到中共间谍绑架,他相信它们“什么肮脏事都能做得出来。”

这位前外交官承认, 在澳洲平稳开始新生活将会很困难。他的英文很得体, 但绝不流利。他已洽询几家政治顾问公司, 希望能以他对中国国家机构精湛的知识谋职。他的妻子是一位律师, 也希望工作。在此同时,他们的女儿在靠近他们住处的一家悉尼的小学重新报名上学了。

陈用林承诺将尽他所能来帮助异议团体,并促成“邪恶的”共产主义政府的崩溃。他指出中国某些省份暴动与暴力示威增加, 这些事件据报导大多数是关于土地的争议。他相信,政权变动是不可避免的。

“人们知道他们是由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在统治,” 他说。“他们的愤怒已经累积很久了。” 在回到最适切的隐喻之前,他停顿一会儿以找寻适当的用语,他说“中共政府正坐在火山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