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拖到現在 中共「高明」在哪裏
 
作者:張傑連
 
2005-7-2
 
【人民報消息】黨文化「高明」在哪裏,為什麼能騙人,就在於你只要陷進它的磨盤,就能推出它的鬼粉,它是一種構陷式文化。

在正常社會裡生活的人都能區分黨派與國家、民族的概念,可是在中國,共產黨通過幾十年的洗腦教育,成功地把自身黑幫式的政黨和整個國家與民族在概念上死死捆綁在一起,中國人被共產黨罐了這碗迷魂湯後,就陷入了痛苦不堪的自相矛盾的不解心結。

「黨」、「國」不分是黨文化最核心的表現,由於是構陷式文化,你越陷得越深,就越覺得對,最後還將有「事實」證明。

一個簡單的整個過程可以這樣描述。

中國人頭腦裡關於「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一概念,是通過從幼年時就開始進行的洗腦教育而取得的,猶如植入大腦的晶片,一生控制著腦神經。

然而面對嚴酷的現實狀況,誰都知道共產黨腐敗得要完蛋了,似乎是大勢所趨。但是由於黨、國概念不分,加之人們在黨文化下常被煽動的愛國情,民族緒,自然害怕黨死而國破的那種所謂失落。所以除非共產黨真的垮了,也就無可奈何花落去的認了,而在其咽氣之前,大都傾向承認它還代表著國家、民族,不願從內心中將其分割了清。不是說人們是對共產黨還有什麼好印象,主要是為了借它立著個「國」字,心裡似乎得些安慰。

可是恰恰就是這種臨死前人們對其的好心「承認」,被共產黨利用來做最後的支撐,得一口活氣,拖著不咽氣,目的就是不能白白辜負了人們的「承認」,並至死為黨文化寫個「高明」的結論。

垂死,意味著持續的瘋狂無度的敗壞,最後就是玩真的了,就是把整個國家也拖垮,把整個民族也敗壞。到一切都被崩毀之時,再也無能量可充的共產黨也就是亡了,然而那時人們也確實看到了一個可怕的結局,整個國家民族也被其消耗殆盡,生氣皆無。

臨死前的中共就真的會得意留言:告訴你們沒錯吧,亡黨就亡國,黨國不可分吧。

再比如當今流行的一個說法:「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也是一個典型的構陷式黨文化的概念。中共推廣這個說法,讓你陷進去,也是為了讓你把黨、國的命運連在一起,承認誰也不能亡的背後是大家一塊死,也是上述那種結局。

實際上,「腐敗」是共產黨一切只為其政權集團利益本性的必然結果,腐敗就是共產黨的特徵之一,共產黨與腐敗分不開,可以說是等價名詞。

所以再看「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跳出黨文化的構陷,應該理解成為:反對一個腐敗的黨,亡之有理,而不反之,將來禍及亡國,黨、國兩分,亡黨方救國。可是又有多少人能把黨與國分得開呢?

黨文化禁錮著百姓的思維模式,牢牢控制著你的思維言行,罪惡在麻木中橫行,真理在嘲諷中淹滅,與其說這就是黨文化所謂的「高明」,倒不如說是中國人的至極的悲哀。

有本小說,描寫了這樣的故事,一個與世隔絕的村莊裡的人從小就相信人不能睡覺、一睡就死的說法,代代相傳,人們在和睡魔搏斗,終於挺不住的人,就倒下了,果然一睡下就真得沒再醒,這就更加證明人睡覺就會死去了的理,這種構陷式的文化,終於有一天被從大山外來的一個人給打破了,他只是睡了一覺又醒了。

被固守了幾十年的黨文化也是極其脆弱的,就看人自己願意站在黨文化外面看問題,還是站在裡面想。當然站在裡面是想不明白的,而站在外面就需要有尋求真理的勇氣。

2005年金雞年初,「九評」在中國大陸陸續傳播,對渾厄多時的國人來說是好似震徹心肺的一聲喚醒,天降「晨雞一聲」,中原曉白。

《馬前課》預言當今的篇章中「晨雞一聲,其道大衰」,點出了中原這場驚心動魄、扣人心弦的大戲主題。

50多年來,共產黨的所做所為,自毀自破,什麼「共產主義」,什麼「為人民服務」等等謊言已無人再信,唯獨一套構陷式「黨文化」還牢牢的箍在國人的頭上,中共一念咒,人們就不能自控。這就是共產黨尚能維持生存的鬼「道」。

所謂「其道大衰」,就是「九評」 神道大破中共洗腦愚民的黨文化的鬼道。人們從根本上認清了中共,在其名存實亡,大限將至之時,為了國家、民族的大義毫不猶豫的把頂著亡字的中共送進該去的地方。

那些共產黨員們更應及早行動,於「獸貴人賤」(《推背圖》第50象語)的正邪顛倒的亂世之中,如韓國著名預言《格庵遺錄》第五篇「末世論」中所述:「速脫獸群牛之加一,遲脫獸群者危之加厄。」

「牛之加一」就是生字,近來看到澳洲、加拿大等多位前中共官員公開站出來「速脫」中共的勇士,乃順天而行的有識之士,將成為人類公認的英雄豪傑,只是時間而已。再看那些不僅未考慮「遲脫」,而且還被黨文化騙得傻氣直冒的「危之加厄」者們,真是為他們捏把汗。

把自己的未來寄托給黨文化的人們,可曾想過犯下「弒神大罪」的黨文化的製造商,來日下煉獄之時又能帶給你來什麼樣的未來。

(原題目:黨文化「高明」在哪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