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想不到!中共間諜打入新西蘭教會秘聞
 
——新西蘭大紀元專訪郝鳳軍(之一)
 
作者:袁黎
 
2005-6-30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袁黎新西蘭6月30日採訪報導)6月29日,新西蘭大紀元記者就中共間諜在海外活動情況對郝鳳軍進行了電話專訪。

郝鳳軍是天津前 610官員,日前攜帶大量秘密文件出走澳洲,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在採訪中,郝鳳軍披露了中共間諜刺探新西蘭教會和法輪功情報、610組織的特務活動、海外 「特情」的運作細節等大量秘密。

一、 中共特務刺探新西蘭教會情報   

郝鳳軍直接告訴記者,在新西蘭有一名代號180的間諜在向中共提供當地一教會(下簡稱A教會)的情報。以下是採訪內容。
  
記者(下簡稱記):你曾經指出你在國內接觸到海外間諜和特務發到國內的情報,其中較多的是來自美國、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請問你是否知道中國間諜在新西蘭活動的一些詳情?你能否舉具體例子?
  
郝鳳軍(下簡稱郝):我舉個例子,在中國叫地下教會,在新西蘭的奧克蘭它是基督教的一個分支。
  
記:我們這裏是不是叫A教會?
  
郝:是。他們在上海投資鋼材生意,這個人的代號是180,他是天津人,家住虹橋區,這個人現在應該在新西蘭吧。
  
記:現在這個人還在新西蘭嗎?
  
郝:對,因為他就是穿梭於新西蘭和中國之間。
  
記:郝先生,你說的這個人他是屬於A教會的會員嗎?
  
郝:對,他已經接觸到新西蘭A教會的重要人人物,他去年10月2號在天津開了一個交通聚會,這個會是被我們市局監控的。
  
記:他是來負責監控A教會的嗎?
  
郝:對呀。
  
記:你知道他的姓名嗎?
  
郝:知道。
  
記:是男的嗎?
  
郝:是男的。
  
記:你知道這個人多大年齡嗎?
  
郝:因為這個人我沒有見著他,他這個是存在復線的。一個負責新西蘭,另一個是負責美國的,我接觸的是179,他是180。180是由另外一個民警管的。

記:你是負責美國那邊的?   

郝:對。
  
記:請問一下他具體都收集哪方面的信息呢?
  
郝:就是他們具體的活動情況和新西蘭的A教會,告訴他具體怎樣經營上海的公司以便在中國發展會員。怎麼樣發展他的員工來信這個基督教。然後他把這些信息都匯報到虹橋區的代管他的警察,因為他住的那個地方是屬於天津市虹橋區,這歸我們市局下屬的一個分局。
  
記:他是以A教會會員的身份來參與新西蘭A教會的活動?
  
郝:對,他已經打入了新西蘭的A教會。
  
記:與這邊的A教會負責人有直接聯繫?
  
郝:對,有直接聯繫。
  
記:請問180是什麼時間被派過來的?
  
郝:他是一開始在天津的公司,因為新西蘭A教會的人在天津也有一個投資的公司,這個公司的辦事處在河西區,他是在2000年或01年被天津市公安局抓獲了,抓獲之後就給他策反。然後他就答應為公安局工作。因為之前他就與新西蘭這邊有聯繫,所以抓住他之後,為了減輕對他的處罰,大概關了有一半的時間吧,就把他放出來了,對他進行策反,讓他打入新西蘭的A教會。
  
記:請問一下他是因為什麼被抓呢?
  
郝:就是因為他們地方的交通聚會。
  
記:就是因為他當時信基督教,教友一起聚會被警察抓去的嗎?
  
郝:對,對。
  
記:也就是說他們當時在中國活動的情況,警察都是了如指掌的。
  
郝:對,了如指掌。一般來說他們的電話,往國外打的電話都是被監聽的,監聽一個階段之後,你要是沒有什麼事的話,他就不會再監聽了。
  
記:那也就是說在國內不光是法輪功,信仰其它宗教都是被監控的,對吧?
  
郝:對,只要不是三自愛國教會的,不是像中國承認的寺院的,都是被監控的,尤其在敏感日都是被監控起來的。
  
記:你說的這個敏感日是什麼日子呢?
  
郝:像法輪功有4.25、7.20、7.22,還有一些重大的節日,還有一些像基督教的日子,都是被稱為敏感日,然後根據不同的敏感日監控不同的人。
  
記:你說的敏感日除了這些教會和團體他們自己的特殊日子之外,還包括中國的一些法定假日嗎?
  
郝:對,比如五一、七一、十一、元旦、春節。
  
記:請問180把情況匯報給天津公安局之後他會得到什麼好處呢?
  
郝:他出國或一些其它的活動經費由公安局來提供,每反饋一份情報公安部會按等級情報來給他錢。
  
記:不同的等級他有不同的收入,對吧?
  
郝:對。
  
記:比如說他所掌握的A教會的情報,按照你的經驗這種情報是屬於什麼等級呢?
  
郝:一般境外的情況,像179,180所反映的情況都會到三級以上,在公安部(備案)。
  
記:你能否詳細說一下三級是什麼三級?
  
郝:就是公安部將情報分為三級、二級、一級、特級四個等級。這是他匯報情報的質量。
  
記:就是它(情報)的重要程度對吧?
  
郝:對。一般的情況,他的信息被公安部採納,公安部會發一份情報全國下發。一上等級就會發給公安部領導和中央政治局常委看。它(等級)下面還有採納信息,比如說新西蘭要召開一個什麼會,比如說我們上次接報的他們要在天津市南開區召開一個交通聚會,這只是一個地方信息,我們報到公安部之後,它會登在610的簡報上,登在公安部的簡報上,他也會給你錢的,只不過是幾千塊錢而已。
  
記:就通報一個聚會的情況就可以拿到幾千塊錢?
  
郝:對。
  
記:那收入很可觀呀?
  
郝:對,因為在我出來的年底之前,我所運作的179,他去美國這一趟光是在那裏的花銷,也就是活動經費就是2萬美金。
  
記:這2萬美金的活動經費是多長時間呢?
  
郝:一去一回,不算住宿、飛機票,就是在那裏的吃喝什麼的。
  
記:往返機票都不算哪?
  
郝:對,因為這些都是我們給他訂好的。
  
記:那他在那兒一般活動多長時間呢?
  
郝:一般一個星期或三、四天吧。因為這個是我上次親手辦的,我給要的專案活動經費。
  
記:叫專案活動經費?
  
郝:對,因為他已經打入地方教會的美國總部了,連美國的朱道殊(音)他都見過了。
  
記:你說的朱道殊(音)是人名吧?
  
郝:對,因為原來是李常受。李常受死了後,他的繼承人就是朱道殊(音)。
  
記:那180現在仍然在新西蘭、上海、天津這三地活動對吧?
  
郝:對,這個你可以在新西蘭移民局查,都可以查到,因為他都是真實姓名。
  
記:聽你這麼一說,這兒還是挺危險的。對新西蘭A教會中共就投入了這麼大的力量來監控。
  
郝:對,因為A教會除了在新西蘭活動,還有美國,臺灣……
  
記:你估計除了180之外,監控新西蘭A教會的還有其他線人嗎?
  
郝:有,肯定有。因為去年在179,180回來的時候,我們在北京召開了一個會。我們帶著他們一塊去的,我是帶著179一塊去的公安部。結果我發現我帶去的179和浙江帶去的也是秘密力量,他們認識,也就是好像復線一樣。你明白吧?就是我監控這個地方,他也監控這個地方。但是,我反映的情況他不知道,他反映的情況,我也不知道。
  
記:那也就是說雙向監控,是不是這個意思呀?
  
郝:對,這其中也有看誰反映的情況是真的,還起到一個互相監督的作用。所以我敢肯定不僅僅是180一個人,因為他不可能就派一個人。因為這是全國掌控的,肯定還有別的省市的在新西蘭,就包括法輪功也是一樣。因為以前我在監管法輪功那個隊的時候我看到最多的情況就是來自美國,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

(敬請關注後續報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