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警衛護駕!江澤民的重頭戲在南京(多圖)
 
姜平
 
2005-5-27
 

江澤民標準像
【人民報消息】中共宣傳說庫恩寫的那本《江澤民傳》中文版非常火,我給大家透點風兒,是很火,街頭巷尾當作笑料來談,侃起來個個捧腹大笑,尤其是江澤民家鄉的鄉親們,說江澤民出這種東西簡直丟揚州人的臉。

以美國花旗銀行執行董事庫恩的名義所寫的《江澤民傳》出版已經有幾個月了,這本書的中文版製作得非常粗糙,滿篇謊言,任何一章一節裡都可以看到大窟窿小窟窿。不知為何當初不找一個推理小說家潤潤色。

我手裡有一大把的第一手資料,今天只隨便舉一個小例子,在第1章第6節「出類拔萃」裡談的是江澤民過繼問題。

文章說:在傳統中國文化中,沒有兒子是讓人無法接受的,以至於人們找到了一種變通之道來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一個人有幾個兒子,而他的兄弟又死後無嗣,他便會把自己的一個兒子過繼給他的兄弟家。江世俊沒有猶豫。他和他的妻子吳月卿,把他們的兒子江澤民過繼給了江上青的遺孀王者蘭。

一位看過《江澤民傳》的揚州朋友說:我們江南的習慣,兄弟活著時可能會過繼一個兒子給他,兄弟死後就不過繼了。

他說:誰知道兄弟媳婦會不會改嫁,如果改嫁了,那兒子還跟過去改姓嗎?何況江上清的遺孀年紀輕輕自己還找不到飯口呢,怎麼可能再過繼別人的孩子呢?

他忍住笑念了傳記中的下一段:「我希望這個孩子能夠繼承他父親的遺志,」江世俊在過繼儀式上說道,「向萬惡的敵人復仇。」那年,江澤民13歲。

念完後他哈哈大笑,說:哎喲,臺詞編得太假了、太假了,這種東西怎麼能出版呢,大概老江只會往宋祖英手裡塞小紙條吧? 有腦子的人一想就知道,那是1938年哎,(抗戰從1937年至1945年),那時江世俊做漢奸高官,共產黨被稱作共匪,到底誰是「萬惡的」,向誰復仇啊?

還有,他指著下一段直搖頭,說:你看看,哪個正常的人會這樣講話呢? 我一看也笑了:


盡給江澤民捅窟窿的江澤慧
「要理解江澤民主席,」江澤慧說,「就必須懂得他的養父,也就是我的生父,江上青。他的生與死象徵了三哥在長大成人的過程中所經歷的那個動蕩時代。」

確實沒有一個人在談到自己親人時會這麼說話的,哪怕他是總書記,不信你問問鄧小平家的孩子,趙紫陽家的孩子。鄧榕等不是都接受過記者採訪嗎,看看人家是怎麼說話的。江澤慧的這段證詞描寫簡直是敗筆!

還有,江澤民不是江上清一手培養起來的,為何說理解江澤民就必須懂得江上清,為何非把江澤民和死去的叔叔生拉硬扯在一起?還不是為了避開自己有一個漢奸父親嘛。

這一章節中還有一個大窟窿,就是對母親的稱呼問題:

「在以後的日子裡,江主席一直叫他的生母『媽媽』,叫他的養母『娘』,」江澤慧解釋說,「在我們的文化中,這兩個稱謂都是『母親』的意思。不過,它們在親密程度上還是有細微的不同。『娘』要顯得更親一些,更像一個愛稱。」(這兩個稱謂之間的區別很像英語裡面「Mother」和「Mom」的區別。)

我又問這位揚州人說:你們那裏怎麼稱呼母親?他說「姆媽」(1音、4音),「阿母」(1音、4音),。我問有沒有叫「娘」的,他吃驚的看著我,反問道:那不是北方人的稱呼嗎?我又問了一遍:有沒有叫「娘」的?他使勁搖了搖頭,堅決的說:從來沒有!又補充一句說:到了五十年代我還聽到有人提到老婆時用「我娘子」,但沒有管母親叫「娘」的。

他又提到這一小節裡的一段話說:瞧瞧,「隨著正式過繼儀式的舉行,他在法律上成為一名共產黨英雄和烈士的兒子。」可不可笑,三十年代還是宗族長來決定一些事情,過繼兒子哪裏有什麼法律啊,證書啊,編得太離譜了!

怪不得庫恩的《江澤民傳》笑翻揚州人!

其實出身是不可選擇的,但是篡改出身就成了品德問題,禍國殃民、出賣國土、虐殺無辜那就更是罪上加罪。雖然江澤民以庫恩的名義寫了一本傳,但畢竟是假的,心裡不踏實、也知道會穿幫,所以總處於驚恐之中。

被中共收買的星島日報日前獨家報導了江澤民本月一日至三日率全家返回家鄉江蘇揚州祭祖。這麼多年,腿腳利索時為何不去祭祖,偏偏在下臺以後又出書又祭祖呢?

報導說,「引人矚目的是,江澤民參觀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率眾鞠躬祭拜,顯示這位前國家元首對日軍侵華刻骨銘心。」

原來,江澤民的重頭戲在南京!

在五千警衛護駕下,在兩個人攙扶都哆哆嗦嗦時,江也要去「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一來表示父子倆與「漢奸」沒有任何干系,二來表示自己對「群體滅絕」決不認同!

如果心裡沒鬼,忙乎成這樣幹什麼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