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預測:中國大陸退黨總人數將超過五千萬
 
作者:衛子遊
 
2005-4-4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時報推出的《九評》在全球範圍內產生強大反響,不僅吸引了全球華裔的眼球,而且引起美國加拿大和歐洲各國政要的普遍關注。隨著《九評》進入更多人的視野,很快出現一股退出中國共產黨的大潮。從退黨網站開辦以來,退黨人數每天以兩萬人左右的數量激增,目前總數已過五十萬。退黨人員既有昔日的高層幹部,也有今天的普通黨員,覆蓋全國各地,囊括工農商學軍各行各業,甚至出現不少軍官警察的署名。不少政治學者認為,中國政局已接近柏林牆倒塌前的東德,預測這股退黨潮流極有可能改寫歷史。

國際國內觀察家們的預測相當有理!筆者在中國大陸生活,熟悉國內情勢,知道大量潛在的退黨人群還沒有動作起來,如果《九評》和《退黨》真正能夠發揮正常作用,退黨人數完全可以沖上五千萬甚至更多。

這五千萬的構成是:

農村黨員約兩千萬。由於農村黨員普遍不具備任何馬克思主義「堅定信念」,「對黨的感情」完全靠利益附著和愚民宣傳來維系,但是,二十五年來,農村黨員始終淪落在疇形改革造成的弱勢群體裡,雖然算是農村精英,但對他們來說,對執政黨最為不滿的底層農民所遭受的種種不幸他們感同身受,因此,在利益上這些黨員與執政當局由土改時的依傍關係一變而為根本衝突的對立關係,同時,由於農村黨員在實利得失上大多精於盤算,又親身參與愚民宣傳知曉某些內幕,因而在今天農村最不相信執政黨的也是他們。農村黨員對自己邊緣化的社會地位和無力改變這種狀況的處境十分清醒,在黨員會議上,他們讓領導們無法辯駁的說法就是:當黨員,好處是沒有的,還得交黨費。明確向執政黨的基層組織要求退黨的黨員現在不絕如縷,執政黨對他們也大多採取放任的態度,這一千多萬黨員,即使沒有退黨,也基本上與執政黨貌合神離,很少參與執政黨的會議和活動,離退黨只差個手續了。

工人和城市底層就業人員約三千萬。執政黨讓資本家入黨,美其名曰代表先進生產力,殊不知將不再代表無產階級的本質暴露無遺,並剛好讓工人們看了個清清楚楚。勞資矛盾是一對根本無法掩蓋並且經常會激化起來的矛盾,共產黨自稱是工人階級政黨,當勞資雙方出現衝突時,卻一屁股坐在資本家的板凳上,工人會買你的帳?現在搞私有化,本人並不反對私有化,但私有化的得利者永遠只能是私企老板和拿權力尋租的權貴,改革的成本卻壓在工人職員們的頭上,失去依靠的工人和職員是最近幾年中遊行示威頻發的群體,既然執政黨已經選擇了「資本至上論」,又如何能防止「勞動力至上論」的得益者炒你的魷魚?

除去上述兩大底層階級,在知識份子和離退休人員中也不乏思想上早就與執政黨拜拜了的人們。只不過這部分人大多膽小怕事,飯票子被執政黨捏著,目前不敢直起腰桿說話,但到了樹倒猢孫散之時,他們是肯定不會將自己綁在一艘沉船上的。

吊詭的是,真正鐵桿的馬克思主義者,如鄧力群輩,如河南被判刑的張倩夫輩,恰恰是反對當局最為激進的人群,只不過,他們的目標是改造共產黨,是奪權,而不是退黨。

歷史上任何時期任何國家,共產黨始終是少數,從未成為多數,經歷「大躍進」、「文革」、「八九」和大面積腐敗的跛足改革等一系列折磨之後的中國,不說執政黨人心喪盡,也是元氣大傷,保黨護黨不會退黨反對退黨的人數自然更少,有黨內要員樂觀估計的數位是不超過一千萬,筆者預計,實際數位也許比這個數目要少一倍,他們主要是各級黨政部門中的主官,有晉升希望的中青年幹部,權重勢大的中高層軍官和警察中的主要骨幹,改革既得利益階層中的知識精英和經濟精英,以及一部分民族主義憤青和部分至今還迷信共產主義的中老年人。只要看看民主化之後俄羅斯久加諾夫的黨還剩多少人,就大致不難估計中國的情況。

除此之外,放眼今日天下,願意為共產黨賣命的人實在數不出幾個,已經是「多乎哉,不多也」!

轉載自《觀察》網站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