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解體倒計時從九評開始(二)
 
——2005年3月26日,北卡首場九評研討會上的演講
 
作者:章天亮
 
2005-4-4
 
【人民報消息】(接上文)

第二點,九評雖然揭露了共產黨很多的邪惡,但是九評你認真的讀一讀,你發現他字裡行間少一種東西——仇恨。很多人在控訴中共罪行的時候,他是抱著一種仇恨的心態在控訴的,有些人抱著委屈的心態在控訴,就是所謂的「傷痕文學」,有的人抱著跟中共抗爭的這種心態、斗爭的這種心態去控訴的。那麼不管你採用什麼樣的心態跟中共去抗爭,有的人希望中共改良,有的人希望推翻中共啊,有的人是把中共當作朋友勸說它,有的人把中共當作對手。不管是什麼心態,極少有人在批判中共的時候,採用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就像人看歷史的垃圾一樣去看待它,中共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陣勢。

用九評的公告來講,就是給中國共產黨蓋棺論定,就是採用一種高屋建瓴,居高臨下的態度去看中共,中共自從誕生之日起它就沒見過這個陣勢。這樣的高度去批判中共帶來一個什麼樣的特點呢,中共沒有還手的餘地,你是我的對手,我可以跟你打;你求著我,我可以去壓迫你。但是呢它一看,這個九評站的角度這麼高,他幾乎沒有什麼還手之力,高得它夠都夠不著。九評的目地根本上也不是為了推翻共產黨而寫的,但是客觀上它起到了一個解體中共的效果,正是因為不是為了推翻你而寫的,所以根本就沒有把你當作是對手。那麼就是因為九評他站的角度非常的高,他完全從精神層面的話,它是壓倒性的氣勢對中共,而且九評他是在中共的黨文化之外去看中共的,這個是截然不一樣的。

有很多人他們對中共的善與惡、對與錯的判斷都是站在中共給他長期以來洗腦形成的善惡標準上的,所以中共它非常迷惑人,它說黨雖然不好,但是黨在改進;或者說黨很好,黨內一小撮人他們做的壞事;或者說沒有共產黨了,天下就會大亂了;要給共產黨時間,等經濟發展了,中國就會走向民主化等等。中共給老百姓灌輸了很多很多這種黨文化的是非標準。

但是九評出來後,他是用天理來衡量共產黨,他不再採用共產黨的善惡標準去衡量共產黨,他採用的這種善惡標準是非常正的,而這樣的善惡標準能夠使人真正把共產黨看清楚。比如共產黨說,我們殺了一些人,我們殺這一小撮人是為了大多數人獲得幸福。那麼很多人就講,是啊,魚和熊掌不可得兼,反正中共是為了我們這些活下來的人好,那麼這種心態就是一種黨文化的心態。很多人就說,如果我是鄧小平,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得在天安門開槍;如果我是江澤民,我也鎮壓法輪功。他們這樣說的話已經在黨文化中看共產黨了,他們說雖然共產黨做這件事情是很壞的,但站在共產黨角度上講是不得已的。

而九評的出現他給人的善惡標準是以天理作為標準的:人命關天,你不能隨便殺人;那怕你是一個政黨,你也不能淩駕於法律之上等等。那麼這樣人和政黨之間,人和政府之間,人和其它人之間,人和自然之間,各種各樣的關係可以理得很順。在這種情況下,他實際上是取代了中共過去的善惡標準。

中共撒謊的目的是什麼?就像剛才胡平先生講的,專門從事製造和重覆謊言的部門叫真理部,為什麼叫真理部呢?他的統冶是希望能夠壟斷真理,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因為共產黨講無神論,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你們不要去看《聖經》,也不要去看佛經道藏,儒家經典。什麼是對的呢,黨就是對的,黨永遠是對的,你們跟著黨走就行了!

九評的出現使老百姓看到共產黨是錯的,他不是以一件事兩件事去看,他是以系統的方式去看到共產黨是錯的,老百姓已經不再以自身的受到迫害侷限性去看共產黨,他是以系統的,理論性的去看共產黨。其實叫「錯誤」,這個詞用的很不恰當,其實應該叫「罪行」。因為錯誤是過失,就是我一不留神或者我沒有控制好自己某些不好的思想,我犯了一點小錯誤,共產黨犯的都是罪行,它已經殺人了,這是九評的第二個特點,他並不是把共產黨作為一個對等的角度,它是以一種居高臨下的,精神的高度,遠遠超出共產黨的高度來看共產黨,我想這是九評的非常有力的第二個原因。

(待續) (根據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