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趙紫陽去世和「保先」看中共
 
五柳
 
2005-4-21
 
【人民報消息】古人雲:「山雨欲來風滿樓」。此刻,搖搖欲墜的中共當局應該對該警句感觸猶深。一位比平民還不如的,被無期徒刑在家裡長達15 年的趙紫陽先生終於無聲無息地含恨而去。這位曾經氣詫風雲的中共總書記,因同情「六四」學生而被廢黜的85歲高齡老人的死訊居然都是當局的禁忌,可見這個利益集團無情的比起講究江湖意氣的黑幫都不如。

號稱依法治國的中共,一沒有給趙依法公審,二沒有給他定罪判刑,憑什麼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地把一位老人扣在家裡,不許出門呢?既然新華社發短訊時還稱其為「同志」,先別說封個什麼主義的偉大戰士或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一貫標榜自己「偉大,光榮,正確」 的黨怎麼這麼沒自信,連辦個追悼會都偷偷摸摸,如臨大敵?

有人曾把趙紫陽稱之為北京的張學良,不過趙的晚年結局比起張少帥卻悲慘多了。張少帥後來畢竟攜趙四小姐被「流放」到美國,自由自在地在療養勝地夏威夷享盡天年,而且喪事隆重體面,無人指摘。據網上報導,中南海最高層為準備趙紫陽的隨時離去,居然一個月前就成立了一個專門小組。然而其目的並非是屆時如何禮葬他們過去的老上級,而是如何將死訊化為烏有,防範出現類似因胡耀邦去逝而導致的 「六。四」風波。更教人匪夷所思的是,人已經離世諸多天了,還不能按照家屬意願舉行向遺體告別的儀式。據悉,官方悼詞非得要指出趙的「嚴重錯誤」。古今中外,在葬禮上如此刁難死者的無恥流氓恐怕唯有中共當局。

本來趙的生前親朋好友到靈堂悼念是人之常情,但是卻要經過當局的登記審查,私下錄像。後來乾脆許多奔喪人在趙家附近被攔截,不讓悼念。外地許多悼念者們就更慘了,不但悼念不成,而且因此被捕消失。結果教人感覺奔喪如同犯罪作案,惶恐不已。美國之音報導,趙過去的秘書鮑彤偕夫人剛邁出家門就被強制回去,撕扭中夫人骨折,也不能及時去醫院看大夫。

回顧中共五十多年來的歷史,其實這種絕事並不稀罕。當年革命時「親如手足」而後來反目為仇的例子不勝枚舉。文革時大家「親不親,階級分」;眼下是「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在自身利益面前,人人為近敵。

自江澤民上臺後,「穩定壓倒一切」便成了中共執政和宣傳工作的重點。也難怪,江是靠「六四」起家,開始政局就不穩。後來又發動鎮壓法輪功的持久戰,加上腐敗嚴重,貧富懸殊惡化,局勢便更加不穩。否則也沒必要強調「穩定壓倒一切」。

胡溫接班後,上述情形非但不見好轉,各種社會矛盾的激化反而愈演愈烈。失業大軍不斷壯大,民眾抗議各地烽起。特別是江下臺前把親信們都安插在各職能部門的要位上,其中政治局常委成員大都是江系人馬,搞的胡溫雖身居黨政首席,但卻無法隨意施展身手。尤其對江的主要政治黑鍋(「六四」和法輪功) 都難以脫身洗清,加上近期的言論緊錮和政治倒退,「以人為本」的許諾和樹立親民形象根本無法對現。

今年伊始,不知那位奸臣支出陰招,讓胡溫又開展所謂「中共保先」運動。歷時長達一年半之久,而且人人過關,要學習中共文件至少四十小時以上。首先,如果中共在各個領域的確領先於他人,「保先」尚有情可言;仔細端詳,除了腐敗黑暗遙遙領先別人之外,中共實在找不出任何比別人優越的地方。難怪中國的老百姓一針見血的流傳說,「如不根除腐敗,中國就完了;如果根除了腐敗,中共就完了」。如何自救乃是胡溫執政的當務之急,但絕不該是荒謬的重蹈「文革」政治運動之履。

既然中共在群眾中如此聲名狼藉,也無「先」可保,胡溫緣何不迎合民意,廢棄中共而另立新的政黨呢?也免得做個遭人唾棄的歷史罪人。回顧中共歷史,中共領袖人物,除了毛澤東以外,死前沒有一個落得好下場,這還不夠說明問題嗎?子張曾向孔子問政,孔子說要「尊五美,屏四惡」。五美是指「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驕,威而不猛」。四惡指「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慢令致期謂之賊,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以人為本的德政是上替天行道,下俯首為民,而絕不是中共今天的倒行逆施和壓榨百姓。

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中共的意識形態已經全面崩潰,厚顏無恥的「保先」將成為世人唾笑的話柄。稍微理性的人都會認識到這是中共末日時畫餅充饑的權宜之計。大江東去,任何阻礙歷史洪流的人都將無法逃脫被淘汰的下場。還望胡溫在有限的歷史時間關頭,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廢棄西方泊來的共產專制,另立新黨,為中華民眾和國粹恢復光彩,也落得青史垂名。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