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兩會打成一鍋粥 晉皖猛毆江家幫(多圖)
 
林立
 
2005-4-15
 

人大全體「通過」「反分裂國家法」!

【人民報消息】三月五日至十四日的橡皮圖章人大閉幕了,除了通過一個在全世界挨罵的「反分裂國家法」以外,就是打成一鍋爛粥。

圖片新聞透露,在這個中共自稱是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上,連從來不露倦意的胡錦濤也在打哈欠,下面那些人開會時更是睡的一塌糊塗。

雖然開會時睡覺,但地方部門在「兩會」分組會議上精神頭兒可大了,省市與省市之間,部門與部門之間,互不服氣,互相攻擊,互相揭底。對立的基本上分兩大派,沒娘的地方省市和作威作福的江家幫。

沒娘的娃與蟾娘養的蛙在保鮮膜裡互毆


開會睡的一塌糊塗
動向雜誌三月刊透露,三月七日、八日,「兩會」舉行分組討論時,出現了互相攻擊的場面。

山西省和安徽省代表團,針對上海市,提出了一項「關於提請常務委員會立法懲治大地方主義、大上海主義,維護市場經濟正常秩序」的提案。可見跟溫家寶的宏觀調控搗亂的就是上海幫。

屬螃蟹的上海市、浙江省人大代表團哪裏受得了這個氣,你要「立法」,我比你還橫,我要把你「依法查辦」!上海幫針鋒相對提出的一項提案是:「關於生產原料、燃煤地區蓄意提高價格、操縱市場,必須依法查辦」。

保鮮膜裡互毆,越打越爛,誰管它娘的「反分裂國家法」。沒娘的代表裡甚至有人說:陳良宇那王八蛋早就應該雙規了。另一個接著說:雙規?太便宜他了,早就應該槍斃了!

吳邦國吳儀抹稀泥

由於積怨甚深,開會時一談就決了堤,越談火越大,有的乾脆站起身大聲吼叫,有的氣得拍桌子瞪眼、青筋暴跳、血壓猛升……。服務員嚇得躲在一邊,也忘了往杯子裡續水了。有的人趕快向上面匯報。

吳邦國、吳儀去了,知道這是個死結,根本解決不了,只能抹稀泥。

吳邦國對上海市、浙江省代表團說:要主動打破本位主義、地方主義,不能對兄弟省區在技術上、人才上開高價,卡住別人。

吳儀在山西省代表團的分組會上說:各省之間相互卡脖子,至少每年損耗三千億。各地方黨政領導都要檢討,這是嚴重瀆職,怎麼能把國家建設、人民利益作為互卡互斗?

奇怪,為何國家領導人個個都是蹧蹋民脂民膏不眨眼的人?這些吸血鬼組成的政府根本不代表人民呀,誰也沒有選他們呀,為何還年年大搖大擺的到北京開什麼人代會,惡警還把老百姓監視起來,這樣的政府要它幹麼?!

中央各部委在保鮮膜裡下蛆


李肇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門面
中共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完了,這不是我說的,是高官們互揭出來的。

兩會上,金融、交通、建設、國土、電力、信息產業部委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在分組會議上互揭對方貪污、挪用公款、貪官外逃、濫發獎金等劣績。

建設部政協委員指責金融系統,說:金融機構是腐敗的集中地,世界聞名!

金融界的政協委員也不示弱,立即照準對方要害進攻:建設部的「百萬」家屬、「千萬家屬」(指有百萬家財和千萬家財者),排隊繞人民大會堂一個圈也不止。

中共花大力氣搞保先運動,原來是騙老百姓的,那些所謂的「人民公僕」個個都在保鮮膜裡下蛆!

政治局常委與豆腐渣工程既不同生死又不共患難

地方省市、中央各部委敢這麼幹,必然是政治局常委、委員們有光輝樣板在先。

山東省、四川省人大代表團,當著李長春、周永康、張高麗的面,提出:五省的高速公路成本是歐洲的二倍。當地交通廳長紛紛下馬。每修完一條高速公路,交通廳長就身揣數億壞賬。

這些壞賬到底在誰口袋裡只進不出的?又算在誰的頭上?江氏父子的壞賬不都算在王雪冰、劉金寶們的身上了嗎?有的代表尖銳指出:在位時的省委書記、省長,對此都會沒有知覺嗎?

這五省是:廣東省(原省委書記、現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福建省(原省委書記、現政治局常委賈慶林)、河南省(原省委書記、現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山東省(省委書記、原省長、中央委員張高麗)、四川省(原省委書記、現政治局委員周永康)。

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救嗎?

花瓶民主黨完全操控在中共手裡

「兩會」期間,八大花瓶民主黨派團體的政協委員,都提出了經費緊絀的問題。每年經費僅夠半年開支,要靠政協主席賈慶林批條「預支」經費維持運作。民建中央已累積預支二點三五億元,「九三」學社中央已累積預支一點七億元。

民主黨派政協副主席對溫家寶說:一年撥下來的經費,還不及國務院一個部一年派到外國考察的費用,這叫人怎麼理解!

其實這最好理解,其一、民主黨不是共產黨,共產黨是吸血鬼!其二、獨裁中共總是讓自己處於施捨的地位,讓花瓶黨永遠處於伸手乞討的位置。輸不輸血完全由中共操控,想靠中共豢養就必須永遠做邪惡共黨的馴服工具和傳聲筒!

鬧了半天,原來,森嚴壁壘、警衛重重、勞民傷財的「兩會」是在幹這些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